2017.03.21

今天在微信里看到赵大姐怀念丈夫李先生的文章,突然就勾起了我深埋在心里的一段久久不能忘怀的往事。

李先生是我最崇拜的人之一,也是我一生中交往时间最短的人。

与李先生夫妇的相识,是因为一次共同的旅行,一次只有仅仅86天的环球航行。
记得,在上海刚刚登船,李先生就念念的说,要好好看看马六甲海峡的地形和航道。说,这儿,关乎着我国石油供应的咽喉命脉。为此,他还不惜重金在船上买了一部高倍望远镜。
先生的谈吐和风度,从一开始就吸引了我的注意。

船驶过马六甲海峡刚好是午夜。
我陪着他在空寂的甲板上观望,夜色茫茫,迎着湿咸的海风,边看边听他给我讲述,关于石油运输对于国家战略的重要性。
交谈中,他对国家前途的关切和对石油事业的热爱溢于言表。
原来,他是位老石油,是一位我年轻时曾经非常羡慕的“头戴铝盔走天涯”的人。

四周漆黑,海天一色。虽然对马六甲海峡的地形和航道没看到什么,可是,对身边这位老兄,却越看越觉得高大起来。暗暗的感到,他一定有一个传奇的人生。

一路向西,船进印度洋,常常看到他在后甲板的游泳池里游泳。虽已年迈,竟然还是个浪里白条! 他说,他年轻时曾经是学校里的游泳队队长。哇,真没看出来,这老先生还有这么两下子!


天天在后甲板的游泳池边见到他,天天盼望着能听他讲点走南闯北的精彩故事。渐渐的在泳池边的躺椅上陪他聊天,就成了我在船上的日常节目。一天不见就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慢慢的了解到,他们老夫妇俩,都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自从分配到克拉玛依油田,一生就都献给了我国的石油事业。不由得对他们的崇敬悠然而生。

一天,老先生游过泳,躺在阳光下昏昏睡去,坐在阴凉里的大姐,神秘地朝我招招手,把她的手机递给我,指指,悄悄地说,你看,你是大夫,你看看他的病历......
哇!让我惊呆了。
原来他是个胃癌晚期的病人,发现时,已经广泛转移,已经丧失了手术治疗的机会。这就是发生在临起航前不久的事。

病情如此严重,也瞒不了他。全家开会,都建议他放弃此次出行。他经过慎重的考虑,还是毅然坚持参加这次环球旅行。

大姐还压低了声音告诉我,临行前,他们两个都写好了遗嘱,都做好了应对最坏情况的思想准备。还嘱咐我,別说!就当不知道。
我,无语。看着他静静躺在沙滩椅上的瘦小身躯,回想着他的侃侃而谈和游泳时矫健的身姿,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唉,一个与死神牵手而行的人,居然如此这般的若无其事!他让我见识了什么叫意志坚强 。

虽然我是个医生 ...... 几十年来,生离死别早已经司空见惯。

这时,对李先生,崇拜已经变成了敬仰。

船一路向西,穿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

我与老先生已经越来越熟悉。
一天,对了,就是两年前的今天,就是2015年的3月20日上午。老先生突然对我说,今天晚上请你到我们的餐桌来吃饭,我买了红酒,呵呵,今天是我的生日。
好啊!我带上萨克斯,給您吹上一曲《祝您生日快乐》好不好?
別,別,別,我不喜欢张扬。
老先生一脸的严肃......恭敬不如从命,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大家知道,船上新朋友众多,生活丰富多彩,尤其是我这个人啊,是个爱凑个热闹又常常丢三落四的人,鬼使神差地不知道那天哪个热点吸住了我,晚上,竟然忘记了这件事。至今我也回忆不起来,那天的晚饭,到底是跟谁一起吃的了。
总之,那天晚上我真是愧对了老先生,愧对了老先生对我的盛情邀请。伤了老先生的面子。
唉,这件事成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憾事,关键是不容弥补,是,是不容弥补啊!
第二天,老先生问起我,羞得我连拍脑袋,追悔莫及。怎么道歉都不足以表达我内心里的歉疚。
因为,大家知道,因为在这一船的人里,只有我一个人,才真正知道,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个生日!
呵呵,也许还有他自己,也知道 ......

隔了几天,当我再次向老先生致歉时,大姐幽幽地说,那天我们等了你好久,老李还特意换上西装,紥上领带。


哇,我更加无地自容!我知道,我无意间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面对着如此庄重的道别,我张了张嘴,一时间绞尽脑汁也搜寻不出合适的词汇,只好低下了头,默默地,到底没敢吱声。

精彩的日子就是过得快。

跨越了大西洋,横渡了太平洋,大西洋号终于停靠在日本。这是我们此次环球航行的最后一站。
在日本停靠两天,又启航了,继续向西,横跨黄海。再有一天一夜就将完成绕地球一圈的航程啦!

快到家了,一船的人都兴奋异常。
要分手了,三个月来新结识的朋友之间,惜别之情汹涌蔓延。
突然,怎么好几天没见到李先生夫妇了?

马上到处打听。
有人说,他好像不舒服了。
心咯噔一下,坏了!
在船友的带领下,径直去他的舱房看望。

李先生已经卧床了,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经验告诉我,可怕的事情来了。血色素不足8克,是肿瘤在渗血。
原来,他在日本登富士山时出了症状。
他平静的喃喃的对我说,可能是出了高山反应,不要紧的......
是,是的,可能是......可能是高山反应。
我只能言不由衷的随声附和着。
一个医生,职业道德告诉我,不能把真相告诉他 ,那样太残酷。
也许,也许,他也清楚真相。只是,在这种场合,他不想让拽住了他的死神,吓着了我们!
我默默的,尽量不说话,与他握了握手。
他的手冰凉,无力。
握在了一起的手,仿佛可使心灵相通,我们相互在诉说,“挺住,挺住!快到家了。”




告别李先生,一直沉浸在惶惶之中。不知道下一个小时将发生什么 ...... 只盼着他,血渗得慢一点。


天终于亮了,早饭后,船已经驶进长江口,远远的看见了上海港。


在准备下船的人群里,终于找到了赵大姐,她推着一个空轮椅。

李高工,李先生呢?我急切的问。

大姐眼神一指,去厕所半天啦,一脸的无奈。

容不得多想,立即冲进卫生间,挨间搜寻。
唉,老先生满头大汗一脸苍白坐在恭桶上,两只眼睛直勾勾渴盼着有人来 ...... 他已经无力站起来了。
一看就知道,屏临休克,血色素不足4克,唉,情况严重啦!
立即通知船方组织紧急救援,争分夺秒,一阵忙乱。可是,这是在船上,不具备输血条件,我也无能为力啊! 李先生,您可挺住哇!

谢天谢地,船终于靠岸了。在船方的协助下老先生的担架一路无阻,终于顺利登上了上海的救护车。
车发动了,握住他的手,还是那句话,“挺住,挺住! 北京见!
老先生坚定的看了看我。没有悲哀,没有恐惧,没有呻吟。

从上海到北京的归途中,一直与赵大姐保持着联系,听到先生已经得到输血抢救,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一周后,得知李先生夫妇将凯旋回京,甚是高兴。

火车站上,先生与我的手终于又握在了一起。老先生脸上笑容可掬,手也温暖有力了许多。仿佛在说,你看,死神还是怕我 ! 呵呵 !


人生能有几回搏?

他的这一次拼搏,精彩,惨烈,惊心动魄!

在船上,他曾经深情的回忆起年少时的理想,原来他的志愿竟然是研究海洋生物。可是,祖国的需要,却把他发到西部荒漠,毕生贡献给了石油事业。

这让我肃然起敬。突然明白了他苦练游泳并坚持终生的原因,也理解了他明知自己即将赴死,却毅然决然的仍要参加环球航行的初衷,原来,他心在大海啊!


人活着是需要一点儿精神的!

这精神就来自理想,就来自对理想的追求!


李先生就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人。

您,就是我学习的榜样!

回京后,李先生的病情,一度恢复的还不错。船友们都在关心他,为他庆幸。

不久,远在杭州的童大姐还特意来北京看望他。

大家都惊叹他生命力之顽强,感慨他视死如归的冷静。老先生傲视死神的大无畏精神一直在感动着我们。


2016年的春节过得沉闷,天气也一直阴沉。

得知先生再次住院,立即前去看望。

先生静静地躺着,整个人好像小了一号。平静的面孔看不出一丝痛苦。

看见我来了,拿眼神示意我坐到他的床边,离他近一点儿,嘴唇颤颤地动了几下,眼神流露出一丝歉意......

我明白他在说什么......握住他的手,鼻子一酸,眼睛湿了。


他在与我道别,是真的道别。一个生命向另一个生命的道别。

我们俩都知道,这回可是真的了, 真的道别!

可是,不能说,不能,不能说出来,

永别,只能心照不宣!


两天以后,噩耗传来,我已经波澜不惊了。

先生的故事我已经听完了。

我对他的敬意也已经表达完了。

我相信他遨游在大海里的灵魂会原谅我的。

虽然,虽然我们相认相识仅仅11个月又19天。


附丧礼送上的一幅挽联

《悼李高工》

红二代接班奉献至死可敬可佩

石油人创业奋斗终生屡立新功

环球旅行船友 索群 敬挽
2016-2-11


2017–3–20 于广西北海
2017–3–24 修改
【后记】
尊老先生的遗嘱,一年后,大姐携女儿陪着他(骨灰)再次登上大西洋号出海。
他终于可以全身心的投身于大海的怀抱,惬意地在大海里遨游,随心所欲地潜心考察他喜爱的海洋生物了,圆了他毕生的心愿!

尊敬的李先生安息吧!我会常常怀念您的。

2017-3-24 索群 又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