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黄昏



久立窗前身意懒,看花看月黄昏。

看它飞鸟落重门。

指尖轻复转,无意二毛分。 


忽笑今生休若此,何须黑白真真。

纵然辨却剩销魂。

糊涂心上坐,我亦薄情人。





喜欢未必就要拥有,得到或许意味着失去。

真性,在一念之间,亦可云泥之别。

此际,无雪,有霾。

花未放,心覆尘埃。

有淡殇,独于梅前,黯然叹息。


能懂者,毋言,不懂者,懒言。

言内言外,不过水月镜花,谁又能观照自心自性。

我悲凉着不是我的悲凉,却沉痛着自己的沉痛。




1

他说,你是哀伤的。

我说,不,我没有。

他依旧说,你是哀伤的!

我说,好吧,如果你执意。那你告诉我,我为何哀伤?

他说:句子。有一种句子,属于前世的印记,你来时,带着它。

我说,嗯,好吧。

若如此,我确实是哀伤的,并,难以自拔!


2

他说,那你放下好不好,那本来属于人间。

我说,人间也是有主的,它该属于谁?

他说,不用管,随它去吧。

于是,我沉默着我的沉默,哀伤着人世的哀伤。路过红尘,无以为名!


3

他说,你亦是入执。

我说,是。

他说,执就会痛,痛就会殇。

我说,是。

他说,走吧,看云卷云舒。

我说,好。

可是,转身,泪如雨下。


4

诗为魂,词为魄。七情为心,六欲为神。如此如斯,慎之重之,以亵玩之心,终究成殇。




卜算子.花耶人耶



去岁薄情花,今日多情我。

碾到诗中论短长,入骨花千朵。 


一朵寄秋风,一朵云山锁。

一朵佛前合十看,句句勘因果。






听这风声起,听这风声落。


听这大千世界,一场尘世的你我。


谁,会成就谁的传说?


谁,又会是谁的因果。






临江仙.望江



立尽芳华天色晚,秋声卷起斜阳。

一行鸥鹭远清江。

眉山多少事,摇曳水中央。


欲掬浪花千万朵,随风洗尽鬓霜。

莫教岁月老痴狂。

人间情未了,不敢道沧桑。





我说,我是如此孤独,即使在那喧嚣的街。

人来人往,沉寂于自心的冷清。

默默念想时光的印记。

那些穿梭在生命中,渐行渐远的背影。


从不曾忘记,亦不想提及。

或许,等到老去的某天,梅开时拎壶老酒,和着漫天飞雪,饮尽这悲欣交集的人生。


沉醉不醒。





这个天,春雪姗姗来迟。

放下书本,望远方。

鼻子酸涩,像是经历了无以名状的沉重。

是被这污浊的尘世?

还是自心偶尔的阴霾?


或许,什么都不是。

琴弦,有了些许尘埃,轻吹,我终究与你,渐行渐远。





鹧鸪天.记梦



一梦沉沉力不禁,何如梦底复川寻。

观梅十里皆我友,听雪三分是本心。 


添月色,换晴阴,此间妖道可沉吟?

前生君我风流客,记否落花香满襟。




人的一生,有时候并不能沿着自己预定的轨迹前行,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或者淡了。


在下个拐弯的路口,或许遇见。


然而,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们没有理由去埋怨生活,能做的,仅仅是抓紧手中的幸福,走过冰霜铺就的寒冬。





此刻,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窗,暖暖地照在天花板上。

闭眼,开始怀念,曾经也有那么一段时光,静谧而美好。


或许,人,从来不是知足的动物,只有许多许多年以后,才会明白,如今拥有的,正是当初舍弃的。


兜兜转转,回到原点,与我,恍然半生。


———记,十九年前的冬日




鹧鸪天.梅花魂



前世梅花今世人,雪为知己玉为魂。

幽香陌上逢缘坐,清冷禅中画字焚。


虽寂寂,却真真。心同缺月扫浮尘。

元知醒也非非梦,不负如如是此身。




我走过一念之间的荒芜,来到这片冰封的城。

风起的时候,是谁对着夜空,声音嘶哑。


很想拥抱。

哪怕拥抱的仅仅是一种虚无。

哪怕,仅仅是来不及温暖的灵魂。


闭上眼睛,颠倒无数的众生之口,云云不已。

挥手,微笑,无需道别。





就这样,走吧。

安静地,走下去。

走到暮色苍苍,走到山穷水尽。

或许,继续走,还能走到时间的无涯里。

走到,再也走不动。

我在这里,等你。


(本文所有图片皆来源于网络图库感谢无名氏)

(本文书法作品远山老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