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0



作者:蒲利彦
图片:五阁堂.主人


当我老去时,孩子,请千万别用你的孝心与善良绑架我的意愿。





  今天,当我走进医院,看着那些全身插满管子,周围围了一圈亲人的病人时,我陷入了恐惧,陷入了沉思……




  孩子,当霓虹闪烁,觥筹交错,我们被眼前的花花世界所吸引,我会选择去医院净化自己。在这个地方,当你目睹各年龄段、各阶层的人忍受病痛,失去自由,失去快乐,再没有权利、金钱、地位之分时,你会放下一颗浮躁的心,会沉寂自己,会认识到拥有健康身体的平凡生活是可贵的。你会更加珍惜亲人,珍惜眼前的生活。在平常生活中,你会少一些计较,多一点宽容。同样,你也会放下攀比,摒弃虚荣,远离名利的角逐。



  我是这样顿悟的,也是这样做的,我感觉自己的生活一下简单了许多,快乐了许多。



  几年前,我一同事因车祸险些丧命,我去医院看他,在等电梯的时间,看到被医用推车从手术专用电梯推出推进的患者,有的痛苦的呻吟着,有的连这种呻吟声都发不出,垂头、闭眼、木讷地坐着。当时我震颤了,说真的,我是第一次进大医院,第一次看到生命呈现出来的残缺与无助。那一刻,我拥有的不仅是震颤,更像被某种强大无形的冲击波击中,一时抬不动双脚。



  惊惧生命脆弱无常的同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是个幸福的人。我可以自由地行走在阳光下,可以任性地享受晨曦雨露,可以听,可以看,可以跑,可以跳,高兴了,我还可以大声唱两句……直到此时,我也才意识到以往的生活中有那么多的事我做错了。为一句话和亲人争执,为一点小利丧失尊严,为证明自己好胜争强。这一切,对躺在病榻上的人而言,都是无意义的,对我们而言,实际也是没有必要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放下虚荣名利之心,友爱温善地活着呢!



  后来,每当我快在名利欲的洪流中和最初的自己离散时,我会在医院呆上半天,会让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拉我上岸。这些,对我而言是行之有效的。所以,我才能身处闹市,过一种山林一样清净无忧的生活,才能不争不比不慕地走自己的路。



  可是今天,当我再次走进医院,我更多的是恐惧。孩子,你知道我恐惧什么吗?



我恐惧的不是近距离看到由疾病、意外带给人们的灾难和毁灭性的打击,不是一个家庭因此而承受的痛苦,更不是不可逆转的死亡。我恐惧的是当我们老去,面对疾病,面对死亡,我们失去掌控自身的权利。
  

在医院,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满身遍插管子走到生命尽头的,一次次开刀化疗却明知生命维持不过数月的,我想知道,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吗?这是他们愿意的生命状态吗?
  

  在我心里,我是不愿意以这样的状态结束生命的。躺在那儿,不能听不能看,不能享受鸟语花香,不能感受轻风明月,甚至听不见看不清说不出,只有微弱的呼吸,这样多呼吸几日又有何意义?



  当我老去,面对这样的问题,孩子,请先征询我的意愿。不要把生命最后的时间看成特别的日子,生命中,每一天都是特别的,只要我曾经感受过经历过就够了。过度医疗,是我不认可的。有时我甚至认为那只是亲人被虚伪道德所捆绑,为使自己不受良心的谴责而做出的错误决定,是不人道的。尽管表面上,我们培养出了一大批贤孙孝子。



  死亡是生命之内的事,为什么我们不能正确面对,自己做出决断?难道每个人在生命尽头,即便靠着呼吸机维持心跳,也要与死亡斗争到底吗?那该有多强大的内心世界啊?!每个病患最后接受治疗的过程,无需感受,仅仅看看都让人畏惧。



假如有一天我不得不面对死亡,请让我按我的意愿走最后的路程。我愿享受着阳光与音乐,在亲人的陪伴下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
  

  孩子,记住,请千万别用你的爱与善心绑架我的意愿。


文中图片由五阁堂.主人提供,不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