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小时候,总是盼望着过年。

在年前,大人们就开始准备年货,开始熏腊肉、做蛋卷、做肉丸,炒花生、炒瓜子、炸油货……

反正是要做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

湖南人爱吃腊肉。在乡下,还记得熏腊肉的时候,我们会偷偷把土豆和红薯埋在柴火灶里,等到差不多了,就小心翼翼地从一层厚厚的灰里扒出灰不溜秋的土豆和红薯,那叫一个香呀。虽然一个个吃得灰头土脸的,但其中的乐趣无穷,那时,真觉得那才是人间的美味。

记得有一次,看着外婆腌好的肉,挂在火灶上熏得油亮油亮,那才真叫人眼馋,就偷偷用菜刀割下几块,用早就准备好的竹条穿上,在腊肉上面撒上香料,用手拎着坐在烤腊肉的柴火上烤着吃,那烤出来的肉片异常美味,比起现在街头上的烧烤不知要香多少倍,简直让人回味无穷。以后每一年,把腊肉穿起来烤着吃,便成了我们兄弟的保留节目。

后来,回到了母亲身边,也是在过年的前几天,母亲炸着酥肉,看着一条条金黄色的酥肉起锅,我们就在一旁不停地吞口水,酥肉一定要吃刚炸出来的,趁母亲不注意,伸出脏兮兮的小手从盆里偷上一条,又酥又香。就这样,母亲一边炸,我们就一边吃,到最后,满满的一盆酥肉已经被我们这些“小馋猫”吃去了一小半。

如今,这些快乐再也找寻不到了,越来越多的东西已经被摆上了超市的货架上,生活水平提高了,钱包比以前鼓了,为省时间,大家为图方便,便都选择到超市里买来成品,那些简单的快乐离我们越来越远,回忆只能留作怀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