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直接敲击晚空,

星星的海洋,
星星瞬间全部迸裂了。

我是琴,

抑或琴就是我?
猎豹全身充血激动的奔向了太阳。

极热的火焰

在坚硬的冰上剧烈燃烧。
指尖在琴版上揉出了蓝色的闪电。
三个月亮,
催动着黑暗里的战马到处冲峰。

生命根本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天风搅动曰冕,
用伽马射线击穿骄傲的北极光。
一万只羚羊因此受惊而四散奔腾。

但是,

这些都是真实的。
年轻的弓爱着年轻的弦,
不是反抗也不是若即若离。
巨大的头颅撞击大地,
太阳里就下起了鹅毛大雪。

生命万岁,

这是你们激昂的弓想要诉说的。
对永恒的向往,
生路和死路,
纠缠于无形的舌头?
整个星系都被你们震动了。
这是多么瑰丽的畅想,
可是却从来没有谁能挣脱大地的引力。

那时候巨鲸在深海里游弋,

番红花在海岸线上盛放。
星海之中,
汗如雨下。
琴终于疲倦了。
虚脱的臂膀彻底失望,
跳舞的指尖开始哭泣?

大提琴,

大提琴,
本来你是应该表达深沉宽厚的感情的。
可是你却选择了一再的反叛。
现在好了,
疲倦之后,
所有的一切重又回归了各自的本位。

人和琴终于分离。

两个英俊的青年结束了他们的演出,
所有人的血液开始逐渐平静。
就是那些被音乐送上了云端的人们。

“我不过是沿海原野上的一朵番红花......”--雅歌

雪中太阳......

曲终人散......

指尖与琴版......

喜乐的大提琴双杰。人有智慧、能力、爱心、公正感、思考力......动物却只有本能的智慧......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