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開始


近數年,我希望以我所學,和一些老人拍照。最初除了父母外,便是身邊的親朋戚友。

聽我細説

我數年前拍的一張照片。我也喜歡。不過,相中老人拍攝後不久已離開了。這張是我最後一次和他拍的照片。

舅父舅母

專程從波士頓帶器材到紐約和他們拍的。

有朋自遠方來

台灣來的朋友

一個機會


去年尾,有了一個機會,我和幾位朋到了老人院,和一些院友拍照。


不過,我第一次到老人院拍攝,心情確實有點矛盾。


當天開始,看到一些健康,快樂的家庭,大家拍照時非常開心愉快。"好,給我一個最好的笑容......""再來一張........."

合家歡

一張得到家人同意可以公開的照片

一個疑問


到了中午,來到一個三口子的家庭。媽媽老得眼睛差點也爭不開的瑟縮在輪椅上,由六十多歲的兒子推著進來。另一位是那位男士的太太則用著助行器,吃力地慢慢的走進來。心想,眼前的畫面,怎樣也沒法拍出美感吧。當然,我們也為他們拍了一些照片。最後,我們為那對夫婦拍了一些合照。過程中我們不停的希望男的展示一點笑容。


當時我在心想,當事人這樣的遭遇,還可開心大笑嗎?而我們還要繼續嗎?


最終,拍攝就在悲喜交集的心情中完成了。

非常完美

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張完美的照片

一個值得


回家處理相片時,這家人確令我印象深刻。我應該為他們拍照嗎?"給我一點笑容"又是否強人所難呢?


不過,我細心留意到,不管她們的身體現狀,她們是悉心裝扮來拍照的。是希望用相片來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在他們生命中,我相信他們一定開心過,快樂過。而我今天可以用相片為他們記錄了此刻的歡樂。我想我是做對了。


他最終也給了我們一個笑容不錯的相片。


我想,這是個有意義和值得的拍攝。

相片

這個佈景,確實為很多個家庭帶來一點歡樂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