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定好了去清迈看水灯节的,因为上年十一月在清迈停留的几日已经感受了它的清新和价格公道,留了点遗憾就是错过了堪称养眼奇观的满天孔明灯天象。可惜没有买到亷价机票,加上被事情一拖再拖,接近年底再不休年价就泡汤了。急急上蚂蜂窝去浏览,被一篇游记攻略眐住了。据说曾几何时有一个名曰吴哥的王朝鼎盛之极,称霸东南亚。最后被弱小的泰王朝灭了,沦落到世界最穷国家之列,而依仗着那个近乎分崩离析的辉煌遗迹,吴哥王朝的后裔们用近千年的传奇微笑征服了全世界。好动听的一个传说,冲着那个亘古微笑我们选择了年末去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国度---柬埔寨。
来不及去看蒋勋的《吴哥之美》,卡门的《五月盛放》,以及LP的柬埔寨。 于是找旅行社,办电子签证,香港港龙航班,出发
话说东南亚是中国游客境外初游首选地,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柬埔寨是基本的目的地时间线。而泰国又成了中国游客深度自由行的最佳选择。 按照这个排列顺序,泰国的旅游市场最完善,资源也最丰富,而柬埔寨无论巿场化和资源丰富度方面距离都不是一星半点。 12月正是柬埔寨的旱季和凉季,也是旅游的旺季。在我们的行程中,圣诞节是其中一个主打项目。东南亚的西化程度决定他们对圣诞节的重视,拭目以待吧。
深圳蛇口码头去香港机场很方便,托运行李可直达目的地,省去不少周折,一般来说深圳游客基本选择从这里出港,半个多小时就直达机场候机楼,无缝对接。
下午四点的航班,六点半到达金边,当地时间五点半,办“快速通道”过关,据说是旅行社提前由内线给了额外的通行费,因此过关很顺利。忽然想起柬埔寨那个机场小费的奇葩说法。
正在装修的金边机场很旧,只有两个行李提取口,因为装修,这天还关闭了一个。
出来机场,夜幕己降临,正值国内下班高峰。没想到的是心目中贫困的柬埔寨让我们看到的第一场节目竟然是堵车。各式豪车和清一色本田摩托交织在狭窄的车道上。
据说金边聚集了全国60%的人和70%以上的财富。有意思的是金边的车牌是论长度卖的,车牌越长预示地位越显著。而金边主要街头两边的住宅价格奇贵,好象快赶上2015年的深圳了
晚餐草草而就,接下来赶去洞里萨湖边的酒店。这个旅行社提前订好的酒店位于金边的开发区,又据说因为酒店价格昂贵,平时客人很少,旅行社更不会安排了。果然大吃一惊。房间大,特别是洗手间奇大,金自动应声冲水马筒,加上超大一个院子,中国国内也少见。
第二天清早金边游,主要景点是皇宫,在东南亚这是常规项目,皇宫与故宫比体量相差得太多,难怪西哈努克要一直待在北京,直到客死他乡。
其实有个景点倒是很有特色,可惜没时间去了。景点叫杀人博物馆,其实原是一座学校,在红色高棉时期由学校改建成一座杀人监狱。本应是孕育文明的摇篮却讽刺的变为了泯灭人性的地方。联想起中国,是不是也该有个文革博物馆
金边只有半天行程,午餐后有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就是坐7个小时的车去吴哥
柬埔寨是个没有铁路和高速公路的国家。一路颠簸,好在沿途风光尚可。
入夜时分进入暹粒城,这座首府一路灯光昏暗,接近市中心,一个个闪烁的圣诞树扑入眼帘,这才想起现在是平安夜。导游特意安排了圣诞大餐。
吴哥游是柬埔寨之旅的重头戏。修整一晚,期待第二天上午的巴戎庙。
巴戎寺,著名的高棉微笑图案就出自此庙宇的浮雕,吴哥行程中最适合沉思和拍照的寺庙,最值得看的石头之一。明暗分明光影印在佛像的嘴角,四面佛迷人的微笑俯视熙来攘往的游人,他神秘的高棉微笑里会有一丝对人类痛苦的解读吗。
傍晚要去巴肯山看日落,怕人多,顶着酷热赶路,沿土路上山,十分钟样子到达山顶,进寺庙俯看日出的黄金宝地由于限制人数,队伍一眼望不到头,排了半个小时后依依不舍地放弃了。
相比巴肯山的日落,我更喜欢在金边至吴哥沿途稻田边看到日落,真实中透着些许的梦幻,椰树、白牛,如果没有稻田的的映衬,我会误以为自己置身于非洲大草原上。
日落时分,坐热气球俯瞰整座吴哥,树荫、古堡、夕阳,想必应该是件很值得人向往的事情,在暹粒3天,也琢磨去尝试一回,直到最后走的时候也没有实现,留点遗憾吧,也许还有再来的时候。
吴哥第二天的重头戏容易引起分歧,因为要看日出必须早上四点起床,摸黑去小吴哥景点。 准备的小手电筒终于派上用场,当然更多人是使用手机照明。
吴哥看日出据说是三、四月雨季效果最佳,旱季的时候能否有好收获全凭运气。
到达现场己是人山人海,许多欧美人似乎整夜未归,守候了通宵。最好的拍摄地点都被他们占据了
看吴哥,先看㚈围大圈,最后定格在小吴哥窟看来深有讲究。看了几天石头,眼睛疲惫的时候,这是会让你眼睛又一亮的地方。
出了吴哥窟赶在太阳落山前还有个地方不能落下,那就是女王宫。
一处精巧的庙宇,粉红的墙砖,雕刻细致入微。借用LonelyPlanet《柬埔寨》对女王宫的评价“建筑物内部几乎每寸墙壁都装饰着精美的浮雕图案
吴哥游第三日要去柬埔寨的母亲湖洞里萨湖看看。 湖水汪洋似海,可惜湖水浊
水上人家的孩子早早挣钱养家了,不知他们长大后还读得懂吴哥神秘的微笑吗?
要离开这个微笑的国度了,听说暹粒机场的海关收小费在国内自由行游客中鼎鼎有名。
导游叮嘱我们每人交上两美金就可以办快速通关,攻略上有说小费一事关乎民族大义国家尊严绝不妥协。但现实中更多人不会在意那区区两美金,而是会考虑如何让旅途更顺畅。到底是吴哥海关制造了小费,还是国人态度助长了小费,这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古老问题考验着每个来到柬埔寨的旅人。
我在幻想:当我们在巴戎寺虔诚面对着那个闻名世界的微笑时,那个微笑很亲切,很深情地低声问候我们:“小费。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