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你的枝条的冬的风,
透出我的世界的那片天,
春花夏叶秋色不过一转脸,
纵使叶落归根飘落终不见。


冰冷的世界仅存这凝固的枝干,
寒风的雪里又见你化解的容颜,
你我的变幻何须沧海桑田亿万年,
片倾的凛冽便已风干泪湿的双眼。


谁说过春去春来草木无情仍似前?
谁唱尽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过隙犬?
谁看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永不变?
终归这白雪茫茫他乡林岗枝理间。


穿过你的枝条的冬的风

透出我的世界的那片天

春花夏叶秋色不过一转脸

纵使叶落归根飘落终不见。

冰冷的世界仅存这凝固的枝干

寒风的雪里又见你化解的容颜

你我的变幻何须沧海桑田亿万年

片倾的凛冽便已风干泪湿的双眼。

谁说过春去春来草木无情仍似前?

谁唱尽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过隙犬?

谁看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永不变?

终归这白雪茫茫他乡林岗枝理间。

涂军2017年3月10日晨摄于波士顿郊外Larz Anderson Park 。所有图片和文字均为原创,版权所有,欢迎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