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的蒲公英(诗3)

盛开的蒲公英 (散文)


文/高亚丛


在荒山野岭的漫漫杂草中,蒲公英和小草一起生长,而且在向阳的山坡上土坝下,要比小草更先一步从地下长出来,一点一点地伸展出象锯齿样嫩嫩的绿叶,率先迎接春天。为大地点缀早春时节少有的绿色,让春天充满生机。
    蒲公英,是学名, 老家的乡亲们叫它婆婆丁,山野菜。蒲公英还是一种中药,有清热解毒启脾健胃之功效。蒲公英的花儿不是很大,但却早早地开放在早春二月里。那一朵朵黄色的小花儿,排列成头状的花序,挺直头,抖擞精神,在乍暖还寒的气候里,傲然地给大自然造就美丽的景色。
    曾记得,在我童年时代,蒲公英是我最喜爱的山间野草花儿。每当温暖的阳光解冻尘封的大地,我就和同村的小伙伴们,沿着土沟土坡在一点点的绿色里,寻找蒲公英的身影。找到一棵蒲公英,就涌来了一阵不知从哪来的惊喜,于是,就小心翼翼地把它从泥土里挖出来,回到家,去掉根和枯叶老皮,洗净,摆到餐桌上,蘸酱吃,感觉很爽口。有时,也在放学的路上,采上一朵盛开的蒲公英,边走,边用嘴吹掉蒲公英花朵上的一个个小伞兵,看小伞兵们四处飘落,以消除走在乡间土路上的寂寞--------但我那时却不知道那些飘落的小伞兵,是蒲公英依靠风力来繁育后代的生物特性。
    人啊,一上了年纪,就特别怀念小时候的生活。梦境里一次次的总是回到孩提时那天真幼稚的时光。闭上眼,就呈现出小时候的故乡情景——敖汉南部山区,怒鲁尔虎山脉深处,一个三面环山的小山村。那里的春天,河套旁,树林里,田垄上,坝沿下,土沟阳坡处,抬眼望去,到处都有盛开着黄色花儿的蒲公英。当年,我们这些山村里的土孩子,整天活跃在蒲公英中间,天天看到这山野菜,这中药草,对蒲公英产生了一种与故乡联系在一起的难以割舍的情愫。一想起故乡,一想起故乡的春天,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惹人喜爱的举着一朵朵小黄花儿的蒲公英。我喜欢蒲公英的美丽与典雅;喜欢蒲公英对生存环境的适应性;喜欢蒲公英独特风采的质朴和不张扬……

  田埂
文\高亚丛
从春到秋
过去是牛后来是驴
现在是机械
就在这土地上
翻开地皮
修成蕴育丰收的条条田垄
魔术般地把庄稼整合成
一片列队的紅高粱
一坡沉思的红谷子
一洼迎风招展的胖苞米
一块白花花的荞麦苗
信步走在田埂上
周身包裹着蒸腾的喜悦
满眼皆是鲜活生机
梦的现实延续着儿时的景
欢快跳跃的片片绿叶
感染着脚下
贴着地皮的嫩芽小草
秋天收割的时候
尽显田垄的伟岸

  大雪
文\高亚丛
当北半球
进入大雪时令
北极村童话
就悄然飘入雪屋
在孩子耳朵上
挂成摇篮曲
长龙般舞动的黄河
让咆哮凝固成肃静的梦
孕育黄土高坡发芽的
一曲曲怀春的信天游
等待放歌春天的浪漫
东北雪地上拉爬梨的狗
用撒欢的爪子蔑视着
洒落一地清脆响铃的马
拽着爬梨
争宠着为主人卖力的骄傲
乡野村头的老榆树
发射出一波一波的麻雀声
烦恼着黄昏的脚步……
小时候的大雪节气
热气騰腾的粘豆包
一锅锅地报道着
年味腊月慢慢走近
炊烟招手
于房顶上
似母亲无言的呼唤
弥漫出成串成串的乳名
在山村空中亲切激荡
走进大雪
大雪漫过山岗
长江北,黄河不再黄
一片雪国白茫茫
寒上寒,天地连一色
造出无数长白山
一派北国风光
2016.12.4

  小雪
文\高亚丛
小雪来了
踏着云朵
轻轻落地
迈着飘逸的脚步
停留一切可以停留的地方
因为是小雪
所以点到为止
告诉人们
身后跟着,小雪的姐姐
一一大雪
大雪厉害
能把梨花冻的满天飞
还能在西北风中裹刀子
专刮裸露的血肉
小雪温柔
可以容忍园林路上空的乌鸦
成群结队地
在人们头顶拉屎
把街面涂成梅花床单
逼着夜市的买卖人偷偷备了弹弓
小雪来了,悄悄地
把西伯利亚冷血公主
带在身边
伴着人们的无夸
演绎一个叫冬天的季节
好让各类人藏起各类心
连同浮在胸口的心事

  冬至
文\高亚丛
冬至时节怀春日
白昼天短夜长时
踏入数九消寒路
六九微风杨柳枝
冬至岁寒需大补
馄饨水饺南北吃
终藏阳气益身心
祖训传承代代事
冬至民间讲祭祀
祈福新运壮大志
日长夜短融冰散
塞上梅花怨春迟
冬至犹如分水岭
雄鸡报春喜乐滋
枯荣草木升希冀
四季轮回重复始

  迎新
文\高亚丛
攥在手里的时光
总是不断地从缝隙溜走
不知不觉中
挪进了2017年
回想昨夜星辰远去
黑发被漂白
心中难免凄凉
拽不住的岁月
无休止地日子
只有天天洗脸
才能跟上太阳
一天一个新太阳
装点生活畅响
迎新是事物的规则
迎新是时空的动力
躯体这样
灵魂也这样
一页页地扯下日历
耕种历史
划出田垄一行行
回转身
品味丰收
忆起沙石薄地
昔日耕耘的忧伤
翅首前行
若现若隐着
一串串诱人的渴望
荒芜中蕴藏的友情
伸开拥抱的双臂
我把辛勤汗水
注满水桶
泼一路花香
只为
不断走近
鲜红的太阳

一朵花坐在书中间

文\高亚丛


翻开久违的书
我种在书中的这朵花
依然安静地坐于页间
红唇绿衣
蕊动美奂
书中的热
顿时扑上我的脸
春风温柔
开启时空原点
眼前一样的夏日
你在荒野中
燃起我的信念
鼓舞着脚步
不停地走远
无论深夜
无论白天
穿过泥泞
跳跃沟坎
如今你还在书中
笑得火样灿烂
把所有的文字
都涂抹上香气
愉悦着勤奋的手指开卷
文字承载的文明
在未知世界顽强拓展
书香飘飘
生成脱胎换骨的名片
书中坐着的花
是我心中永久的怀念

作 者 简 介:


高亚丛(高亚聪)昵称青山青。赤峰市敖汉旗人。中学政治教师出身。后改行到政府机关工作现退休。通迅《德润红山花满城》于2002年在《精神文明报》头版头条发表。歌词《英金河》(李志祥谱曲)获赤峰市文联优秀作词奖,被收入《赤峰艺术》一书。诗歌《白色的魂》、《夏日英金河》被收入《赤峰青年诗选》一书。长篇民间故事《最后的叹息》被《红山晚报》连载。《走在田垄里的母亲变矮了》一诗被赤峰市文联收录于2017年《百柳丛书~诗歌卷》。其他诗歌、散文、通讯、杂文、言论、消息、民间故事约180余篇(首)分别散发于《精神文明报》、《内蒙古日报》、《赤峰日报》、《百柳》、《红山晚报》、《内蒙古电台》、《赤峰电台》、《赤峰诗词》等。有近百首诗歌发表于各微信网络站、社、刊。受到广泛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