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0日,开学季总是最忙累的,除了做不完的工作,还要轻松惬意的生活。时间都是可以挤得出来的,下午3:40在镇宁接了放学的兮米,4:20赶到关岭和在大风车开家长会的妈妈汇合,赶上5:10分关岭到昆明的高铁。
兮米慢慢的有镜头感了,还有几天就满七岁了,最近语言比以前丰富了许多,表示对这次昆明之行很期待。
三人三天,轻装出行,所有的行李只装了一个小号的拉杆箱。
高铁之快,果然名不虚传,时速三百左右,自己开车的话,不知要被扣多少分了。
从关岭出发才一小会已到了普安站,不停的。从高速驰过的车窗里有手机拍到的晚霞。
到昆明也就是一个多点小时,兮米明显没坐够。看到出站口的地铁,就吵着还要坐,好像是第一次坐地铁,好奇地看着地铁的行驶路线图。
兮米说她是第一次坐地铁,平铁(平地上的火车)倒是坐过好多次了。坐到东风广场站下,上来打滴滴到滇池度假村,入住途途客栈,属民宿类的客栈,398一晚,性价比太差了。滴滴司机却一位超漂亮的美女,连兮米都说司机姐姐太漂亮了,美女心情大好,很热情的向我们介绍昆明周边的景点和喂海鸥的最佳地点。
途途客栈,昆明的阳光。
从客栈出来步行五六分钟,就到了滇池边。海鸥比冷天少了许多,喂鸥的人却不少,要找个适合拍照的位置有点难。
拍不了人喂鸥的场景,那就直接拍海鸥吧。

喂鸥的人多,海鸥却少了,兮米伸着放了鸥粮的小手呼唤海鸥,鸥们却不大买账。

索性换个法子,直接把鸥粮扔给它们。
百度来几首写鸥的诗词来配我的海鸥照片:
万里飞来为客鸟,曾蒙丹凤借枝柯。
一朝凤去梧桐死,满目鸱鸢奈尔何。
——《海鸥咏》,唐,顾况
差不多每隔十分钟左右就有架直升飞机飞过来,刺激数千海鸥群飞,却是另外一番壮观景致。
矫健展翅而飞,人与自然是如此的和谐而处。
酷跑,巧遇滇池边在拍一个跑酷的影片。
一天天,慢慢的长大了。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喂海鸥的兮米。
莫笑身轻不如鹰,谁知傲骨胸中藏。
朝观日出逐白浪,夕看云起收霞光。
逆风而舞悲白发,仰天长啸羡鸳鸯?
风霜雨雪本难料,可叹鸿雁迁徙忙!
水调歌头/海鸥
搏击浪花里,宁逸踏沙丘。从容展翅沧海,真个好风流。逐雨穿云气魄,奋翮苍茫浩渺,匀化万斛愁。 起舞逗鱼悦,来去曲悠悠。骑龙雾,抒壮举,织绸缪。一如天使,歌唱潇洒铸清幽。娱划翱翔靓丽,隽刻逍遥不倦.雅韵盖江洲。更结烟霞友,晚昼共春秋。
江浦寒鸥戏,无他亦自饶。却思翻玉羽,随意点春苗。
雪暗还须浴,风生一任飘。几群沧海上,清影日萧萧。

林花落处频中酒,海燕飞时独倚楼。

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花之城豪生国际酒店在官渡区,距离滇池度假区有七十多块钱的滴滴,有两千六百多个客房,从我们住的十七楼拍拍窗外的景致。

昆明号称鲜花之城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兮米在看花之城景区触屏电脑里关于云南植物的介绍。

专心致志。

捧上一瓶精油,兮米当属花之城最美丽的导购。

客串一下店主。

花之城的蜡像栩栩如生,生动的反映了法式宫廷的奢华生活。

还是宫廷蜡像,呈现法伦西的盛世繁华。

母女出行,亦步亦趋。
精油展示馆的镇馆之宝,兮米悄悄的看上一眼。

晚上百度出来到一个中缅风情街的地吃小吃,却不像图片介绍的那么热闹,九点多好多店面就打烊了。信步踱到一家叫做瓦伦台菌的小店,简单却不简约的装修风格,有简餐比萨意面,德国黑啤,有大人小孩都中意的读物,蛮好。关键是老板娘还热情漂亮,夸起自家的美食也毫不含糊。

点好餐后各取所需的找到自己喜欢读的书,静等美食出炉。

兮米着实喜欢看这本《坏小孩》,后来和老板娘商量能不能买了带走。老板娘说是别人送的不好卖,却同意我们带走读完后邮寄回去。

我的黑啤,汤老师的比萨套餐,兮米的意面套餐悉数登场,果然味美,老板娘倒是没不得吹牛。从哥再夸夸,老板娘更热情的推荐明天的行程,建议我们去洱季路的摩天大都会,有昆明最大的世界书局,有娃娃喜欢的丛林冒险,有地道云南地方特色美食,有各种商场……再关键,离昆明南站不远,貌似不错。

美食美女都不可辜负,第二天便取消了原定的钓鱼河湿地公园行程,滴滴来到洱季路,摩天大都会。把娃娃安顿在三楼的丛林冒险自家玩后来到位于四楼的世界书局,果然不同凡响,新开的店,藏书倒不是特别的多,书店的味道似乎也赶不及上月去过的哈尔滨中央书店,但读书的区域区设置得非常奢侈,氛围也好,选一本书,点杯咖啡或奶茶静坐一隅,好不享受。

太有福,能在这样的环境里读书。

既来之,就不会空手而回,各自买了一堆提走。

时间太匆匆,一晃三两小时不在,去接了娃到三楼吃大理风味美食喜洲石锅拌饭。价格不贵,味道不差。

昆明的高铁停靠南站,建得很现代化,赶得上贵阳的龙洞堡机场了。

高铁时代的三天时光太匆匆,缩短了迢迢千里的距离,才九十分钟,又回到关岭。明天周一,照常太阳升起,照常上班上学,再偷偷计划一下下一次的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