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在空间里看见一篇主人和狗狗的小字,不由得想起儿时家里养过的“小黄”,或许是时间过去太久了,我这个人本就健忘,抑或是不敢把尘封的记忆翻起,我的内心本就拒绝去回忆那段。收索了好久才在记忆的深处把它和有关它的点点滴滴拾起——题记  


那是我刚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也是一个春天,哥哥在他插队的农村牵回来一条大黄狗,那时候的狗狗不分什么犬种,清一色的土笨,妈妈一看就一大堆牢骚,说家里的口粮本来就不够,你说你还整回来一个这么大的家伙,哪有多余的粮食给它吃啊!


爸爸看出了哥哥一脸的为难,就说没事的,只要不用绳子整天拴着它,它自己也会打点野食或者抓几只耗子什么的,不会浪费多少粮食的,再说有了它看家心里踏实。我们一帮小孩子也一边帮腔,妈妈也就没再说什么,就这样大黄狗就算在我们家安营扎寨了。

一开始我有点惧怕大黄,生怕它会一个不高兴咬我一口,总是对它敬而远之。


春天不知不觉过去了,随着夏季的来临,天气越来越热,大黄有一阵子懒得出门,本以为它是热的难受,那天听隔壁刘婶和妈妈聊天才知道,大黄不是因为天热而懒得动弹,而是它怀孕了,我当时小不明白啥是怀孕,就问妈妈啥叫怀孕?是不是大黄生病啦?妈和刘婶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都笑了起来,妈妈边笑边告诉我说是大黄要当妈妈啦!猫三狗四,秋天大黄就会生狗崽儿了,听完之后我心里这个高兴啊!一跑一颠的去跟小伙伴们显摆去了。

当秋风吹起的时候,大黄的肚子一天比一天沉,妈妈说看样子也就这几天就会生了,虽然我不太喜欢大黄,但我还是很期盼它快点生崽儿,好奇的想知道它的崽儿长啥样子。 


记得是周末的一天,那时候一个礼拜只休一天,好不容易早上能睡个懒觉了,一大早就听妈妈这院子里喊爸爸,本想不理睬再接着觉头多睡一会,可是妈妈的一句话却让我一下子就精神啦!


妈说一下子生了五个崽儿,得给它好好补一补,可是家里没啥好东西,咋办啊?我立马穿上衣服,跑到狗窝前,眼前的一幕让我永远难忘,大黄很疲惫的躺在窝里,眼睛微闭着,在它的肚皮下边蜷缩着一小团黄黑的东西,我仔细的看了看,艾玛!太招人稀罕啦!居然是几个肉呼呼的小生命,五个小家伙或许是刚降临世界的原因,那种危机感让它们都紧紧的簇拥在一起,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分辨不出个数,我被这几个小家伙深深的吸引住了,守在狗窝边不愿意离开,没过多久大黄似乎缓过点精神了,或许知道我不会伤害它的宝宝吧。


抬起头看了看我就自顾自的去舔舐它们的身体了,这几个小家伙被妈妈一顿抚慰之后个个都兴奋了起来,都急忙的向大黄的肚皮拱去,大黄的肚皮上有两排乳房,小家伙们就你争我抢的吸允起妈妈的奶水,刚出生的狗宝宝毛发几乎没有,只是有些模糊的颜色,眼睛都是紧闭着的……


听大人说得过一周或者半个月才会完全睁开,所以它们能找到妈妈的乳头全凭妈妈身上的那种气味和狗妈妈特殊的暗示。

转瞬间小狗狗们都快满月了,由于家里实在是养不起那么多张嘴,最后决定把狗狗们都送人,这些小狗在大黄的精心护理下个个都长的虎头虎脑的,其中有一只浑身没有一根杂毛,跟它妈妈一样是个不择不扣的黄毛,我尤其喜欢,狗狗们即将送出去的那一天,我实在是舍不得那只小黄狗,就哀求妈妈留下它,妈妈被我磨的实在没招了,就跟我说大黄和小黄只能留下一只,不然它们只能是饿死,唉……


那个年代属实是没办法散发爱心,最后我再次哀求妈妈把小黄留下,任由大黄送回到原来的主人那里,大黄和小黄分开的那个场景我依然记忆犹新,大黄舔了舔小黄的毛发,用嘴巴拱了拱小黄的头,小黄用弱小的身躯依偎在妈妈的脚边,嘴里不时的发出哽即哽即的声音,它真的很留恋妈妈那种熟悉的气味,更留恋妈妈那种舔舐它的感觉,可是真的没有办法,它们的命运不由它们啊!更何况是那个艰苦的年代。


和大黄分开后的小黄有一段时间很萎靡,不愿意吃食儿,尽管那是妈妈特意给它精心做的。或许是小黄太想大黄了,整天无心吃食,总是自己哽即哽即的到处闻味儿,让人看着特别心疼。实在没办法,那些天我放学后就抱着它,希望这样能够让它尽快忘记它的妈妈和兄弟姐妹。


就这样,三周过去了,小黄似乎没有先前那么执着了,每天我早起都去它的窝里看它,它一看见我就会摇动着小尾巴在我的裤腿上撑几下,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都软软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东西这样依赖我,心里真的好开心,有时候家里好不容易做了回肉,我都不舍得吃,都会背着妈妈给我的“小黄”偷几块出来,看着它狼吞虎咽的吃相我就会心花怒放。

小黄长到三个月后,就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了,小时候那粉嫩嫩肉肉的脚蹼很快变了颜色,毛发也越发长长了些,在我的眼里活脱脱一个英俊少年,每天早上它早早的起来跟着妈妈后边屁颠屁颠的跑来跑去。


妈妈有时候嫌它碍事就会冲它喊几句,可我知道那也是把它当做家里的一份子般的嗔颠,小黄很机灵懂事,它知道这个家里我是最爱它的,每天我上学的时候它都会跟着我走出好远,快到学校了,我会发出指令让它回家,它会很不情愿的转身离去,还时不时的回头看我会不会再让它跟着,直到看见我没有什么表示,才会惺惺的跑回家。


放学的时候,在早上分开的地方它都会准时的等候在那里,每次看见我走出校门都会急切的跑到我的身边在我的腿上磨蹭着,那份亲昵致使很多男生都羡慕不已,这时我就会发出各种指示让“小黄”在同学们面前显摆一番,别说“小黄”和我还真有那种默契,每次都会很到位的理解我的指令,一大帮的男生都过来观看,那种艳羡的眼神让我好一顿满足,骄傲的带着我的“小黄”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黄”的仁意最让我折服了,这点也是让家人最喜欢它的地方。记得那是哥哥结婚,那时候结婚都在家里操办,婆家人在家里支起炉灶大摆筵席。


一般都得头几天就张罗,直到正日子,一大帮的接亲队伍浩浩荡荡的把新娘子在娘家接出来,之后又有一大帮的送亲的娘家人跟着回来吃席,那时候住的是趟房,一家办婚事前后两趟房都会跟着不消停,那个热闹啊就甭提了,人来人往就不用说了,根本就顾不上狗了嘛,我也是一会屋里一会屋外的跑着闹着。


三三两两的人都吃的那叫一个乐呵,到了后半晌,送亲的娘家人都回去了,酒足饭饱的人们都各自走了,这时我想起了我的“小黄”还没有吃东西,急忙跑到它的狗窝前去看,“小黄”趴在窝里半闭着眼睛,头搭在两条前腿上,好像外面的热闹与它不挨着,一副淡出世外的感觉。


我用手扒拉着它,嘴里嘟囔着,以为它会摇着尾巴出来跟我耍,可“小黄”任由我怎么叫都不离开它的窝,没办法了我跑去喊妈妈,让她看看它是怎么啦!妈妈跟着我来到狗窝前,小黄抬头看见是妈妈,头扭到了一边,不敢直视我们,妈妈笑着对我说,酒席开始的时候,妈妈告诉它今天人多不能随便在家里走动,“小黄”没有理会还是像孩子似的来回跑着颠着,妈妈就严厉的哈呼了它一顿并给了它一笤梳疙瘩,“小黄”吓的溜溜的跑回自己的窝里再没敢出来。

妈妈说衷心的狗儿就是这个样子的,只要是主人不允许做的它会很有记性的不去违背。


从那以后“小黄”似乎更听妈妈的话了,家里住的是平房是那种一进外屋就有灶台的那种,每每家里做点带荤腥的东西,“小黄”都会很自觉的不进屋,就坐在门外静静的看着,哪怕是我唤它它也会路过灶台的时候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灶台上放着的菜,邻居们都说它的前世是个特别仁意的君子。


因为我的小黄跟一般的狗狗不一样,它的前爪有六个趾头,一般狗狗的脚趾都是前面并排有四个另外一个在脚踝处,而我的小黄在脚踝处又多长了一个,我没事就把它的爪子拿起来看,它也会很惬意的眯缝着眼睛很享受我的抚摸。

记得有一阵,我们住的房子翻修。前后趟房都不扒倒,在原来的老房子前面另起一趟新房,这样前后院的空间相对就狭小的许多。


那天学校放假我去前趟房找同学玩,路过前院王大爷家的当院,那时候他家的大女儿给弄回来一条德国黑背。人人都怕那狗,长的凶神恶煞似的,当时我也没太在意,一颠一颠的顺他家的院门过去了。


这时小黄在后面跟上我,我回头低下身去摸它的头,谁知那条狼狗不知道啥时候窜了上来,一口就咬到了我的后脊梁,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见我的“小黄”跟那条狼狗撕咬在了一起,我当时都吓傻了,站在那大喊大叫,王大爷和王娘听见叫声这屋里连忙出来,王大爷手里操起一个大棒子一边走一边喊那条黑背,我也跟着喊我的小黄,这样它们才不情愿的分开,王娘问明情况把我拉倒屋里撩起我的衣服看伤口,在我的后脊梁靠右的地方被咬了两个不太大的小口子,她就给我用手使劲的挤出血,直到那血色变成白色的水了才算完。


之后又在黑背的身上绞下来一撮狗毛,用火柴烧成灰按在了患处,说这样就不会得狂犬病啦!


走出他们家我喊着小黄一起回家,看见它的脖子那有点血迹,心疼的我扒开毛看看严重不,还好不严重,我抱着小黄的头使劲亲吻了下,心里对它无上的感激和喜爱,回到家跟妈妈学说,今天多亏了小黄了,不然那个可恶的大狼狗说不定会咬死我,妈妈也奖赏了小黄一顿贴饼子,我和小黄的感情无限的递增着……

小黄不知不觉长成了大狗,那时候国家有政策不让养狗,因此还特意成立了打狗队。个个家里有狗的都提心吊胆,生怕哪天自家的狗跑出去被打狗队的看见,那样就会被活活的打死完事。


我也怕的不行了,整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狗窝里看它在不在,精神极度紧张,有天早晨我起床后穿上衣服跑到狗窝前看小黄,就发现小黄的眼角有好多的眼屎,嘴巴喘着粗气,嘴巴里流着哈喇子,急忙喊过来妈妈看是咋回事,妈妈说可能是感冒了,吃点土霉素就好了,我跑进屋翻出两片药捣碎和点水给小黄灌了下去,又嘱咐了它几句,不安的去上学了。

谁知这一走就再没见到我的小黄,那天我放学回到家,习惯性的往狗窝看一眼,没有看见它在窝里,就房前屋后的喊着,直到天黑了下来也不见小黄回家。


心里又急又怕,妈妈爸爸下班后也跟着一起找,前后趟房的邻居都打听到了,谁也没看见我的小黄,急的我直哭。


后来听妈妈一个单位的张姨说临放学那个点曾经看见小黄奔学校的方向去了, 心想一定是去接我了。之后的好几天都没有小黄的消息,我吃不下饭,谁劝都没用,有时候都会产生幻觉,生怕一个疏忽小黄回家看不见我咋办。


直到有一天,大哥的朋友打听出来说是一帮上三班倒的工人为了解馋把小黄打死吃肉了,我听后好一顿哭,嘴里骂着恨着,真恨不得吃它的那帮人下地狱,你说如果不是小黄病了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抓到它,如果小黄不是去接我放学怎么会让那帮坏人抓走啊!


现在每每看见别人养的宠物狗,说不上喜欢但绝对不会讨厌。事到如今想起我的小黄还是会让我心疼不已,它真的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6

【小雅】典型的七零后,自由笔者。端的了锅铲,拿得了笔杆,不为书而书,只为抒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