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8

【散文】《一指芳华,心起涟漪》

文/潘晓晴


夜深人静时,倚栏处,双目空洞无思绪,发呆的成了雕像,任泪花在睫毛上飞扬。凉风幽幽意难收,心又为谁囚?呼吸难喘,欲诉还休。。。


夜,轻轻敲打着心门,如淡淡墨香。沉醉在如烟往事,光阴无情的吞噬了韶华。那苍老的流年,迷离在无边红尘。

一抹幽幽的花香浸入心扉,连同莲的心事,镶在黑暗的音符。

鞠一指芳华,涟漪无数,悲喜交加。。。

人生需要颠沛流离,才能体会那种撕心裂肺,掏心掏肺,没心没肺。大多时候,总是语无伦次的写些乱七八糟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文章,不想说话,不想去听,去想。。。

一盏枯灯,摇曳在浮夸的尘世一隅,皱下眉头,指尖分明看见,鬓发沧桑。

世界很大,城市却很小,心与心的距离,只在一念之差。

站在红尘琉璃的彼岸,歇斯底里的呐喊, 为何心如此空落无助和愫乱如麻?讨厌这种感觉。忍不住让自己涛然恸哭,泪如滂沱。。。

回眸,浩瀚了整个星空。

【散文】《迷情三月,春风依然》

文/潘晓晴


三月,依然深情款款,一阵清风拂过,瑟瑟而来。


在不经意间,仿佛又迎来娉婷的笑意,抒不完的朝思暮想。

我无法用美好的文字来表达内心的重生,这是一种好像被禁锢许久的灵魂,终于见到一丝阳光,有些许迫不及待的大口呼吸。

懒懒的伸了一个腰,闭上双眼,再慢慢张开,眸子不再刻画那些曾经。

倚窗,轻靠。这座墨染的城市,朦胧犹如山水,不再撕心裂肺。

流年里的细雨,旖旎在微波中,轻轻涟漪。
暗香沉寂,微笑面对,把一个个伤心的字码成一首首小诗,一抹琉璃色,安静且素娴,浅浅的吟唱平淡的烟火。

我很喜欢哥哥的一句话“用我三世烟火,还你一世迷离”!你很难体会那种爱之深的情感,或许会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青丝轻绾,桃花依然。

那朵青莲,一颦一笑一回眸,许我一个百媚柔情。

静待胭脂雪,陌上离人归。


【散文】《浮华人生,渲染阡陌》

文/潘晓晴


我一直相信,做一个善良的人,就不会有太坏的结果。 我们努力到最后,却一笑转身向背了方向。寻不回的是那时的情,留在心里的还是初见的真,最终留下的也只是一声轻叹。


回眸,不再是从前,像风中孤单的身姿,摇曳不定。

只用文字的慈悲,记载那些走过的年华。指尖穿过光阴润泽的柔软,心亦不会荒芜。生活也许会有无奈和忧伤,只要还有信念,嘴角微翘,心底还是甜甜的,足以抵御所有的寒凉。

曾经的走过的点滴在心中留下什么感受,或许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一直都在前行。那些给予自己的美好与伤感,怀念与留恋,时间已经冲淡,稍纵即逝,惟愿依然静好。

华灯初上的夜,走在冷风里,紧紧地把手插在口袋,丝毫不敢拿出来,生怕这仅有的一丝温暖会被这无情的夜风掠夺,我如星的眼眸,穿过弥漫的霓虹,泪盈盈而坠,四下荒芜。那么繁华,却没有一个人。。。

每天总是有太多悲欢离合的故事上演,反复都刻意保持着淡漠。谁见新人喜、谁闻旧人泣?

生活本就不是完美,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总会有一些缺憾,那些往事飘散于心底,氤氲成一朵洁白的花。

在冷冷的天气,我拿什么来取暖?突然好想哭,却难过得哭不出来。。。

【鉴赏文】《致我逝去的岁月》

文/潘晓晴


一缕阳光轻撒在身上,懒洋洋的,眯上眼,静静地享受大自然带来的安宁。


曾经与一个人,相约于某个时间,听海品茶。浅笑,盈眸,看潮起潮落。心绪亦随之美好,飞扬。

许多年过去了, 轻倚树干,抬首,举眉,妆点内心的景画,妆点岁月的安详。温雅入怀,于是,顿生忆念万千。

我依然记得自己从前的模样,高傲,伴着丝丝冷颜。应该是什么都不懂吧!

时光不经意悄然流逝,当年懵懂的无知少女,经过岁月的沧桑,换来千疮百孔的面具。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但又不得不去适应。 一朵心事,寄予谁?承载着世人看不懂的深情,以一种皈依的姿态,化作暗香尘泥。

看着人们匆忙的步伐,忙忙碌碌,纷繁而辛劳。不知道卸下面具后,又会是谁。

我想做一个安静的女子,在这郁馥的尘间,馨香而温暖。我常常会描摹内心的风景,清凉与明媚,喧嚷与静谧,一朵心花,开得如诗如画。

少女时期,总是幻想童话般的爱情,慢慢编制着心底的情网。当岁月羞红了时间,爱情禁锢在光阴的隧道。曾经以为的十指相扣、白首不离,变成了一粥一饭,一朝一夕。

或许,在时间面前,任何语言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只有经过时间沉淀的,才是最美的东西。

看着镜子里的“她”,我明白,我已经长大。

【散文】《青春,我用颤抖吻妳》

文/潘晓晴


我喜欢深夜的宁静,总喜欢在睡觉前抽上一支烟,让所有的思绪都随着青烟缭缭而去。


指尖的繁华定格在窗前,我分明看见,那许下的诺言,我走近它,深深一吻。

我没有了当年的朝气,这恍若隔世,岁月渐渐的远离。

颠沛流离的过着我寻求的生活, 辗转了这么久,青莲花开灿烂。

让青春旖旎在这夜色的美景,对影相视一笑。这样的情景也常常在我梦中出现,很多东西挥之不去,铭刻于心。

人生就是一场梦,不停地在追求,不停地在得失。追求与得失之间,是心与心的煎熬。

有时候别人总爱问我:晴儿,你为什么如此忧郁?而恰恰相反,我是一个很活泼的人,对待生活积极向上。可能有时候不经意的流露出对某些事物的渴望,所表现出郁郁寡欢。

都市的繁华,路人的脚步,对于我,快与不快,都是一样的匆匆。

故乡与异乡,一字之差,却天壤之别。小时候我总是渴望长大,能像雄鹰一样翱翔于蓝天。长大了,我才深深明白,故乡,家,港湾。

青春犹如一副美丽的画卷,墨染喜庆。沉醉,醉了相思,醉了流年。

【散文】《一离残梦,注定忧伤》

文/潘晓晴


夜深人静,对月寄思,我知道,远方的你,也在静静地凝望。


依然会想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写过的句子,要该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一个人独处,听着凄婉缠绵的乐声,安静又惆怅,心像似被什么击中,一阵阵的柔软而湿润,忍不住潸然泪下。那些淡去的事,那个熟悉的人,终究被隔在时间的另一头,清晰又模糊。

生活,给了我们太多无奈,我们却要情非得已的去接受,因为,我们活着。

锦瑟无端,一阵寒风袭来,惊醒了我美丽的梦,我像一个迷途的孩子,找不到来时的路。

阡陌红尘,所有的相逢都没有预期。不是所有的相逢都会有美丽的结局。 漫漫人生中曾经和多少人匆匆相遇,转眼又匆匆别离,有些人,一转身就是陌路天涯。

长风皓月下,谁会感怀生悲呢?人说寂寞深,最深的寂寞又是何种呢?有人说,孤独,是你心里没人;寂寞是有人,而不在你身边。的确是这样,我也分不清自己是寂寞还是孤独,或许是孤独吧!

点一支烟,看着烟雾缭缭而上,也学着吐了一个烟圈,没有波澜不惊。

每当心灵不宁静的时刻,于无声的夜里独自书写。面对人生许多痛苦的抉择,我选择了随意。

这个冬季没有忧伤,思念更加绵长。

【散文】《半世流离只为你倾城》

文/潘晓晴


夜风微漾漣漪,却依然寂静。

总会有某些故事扣动心弦,点上一支烟,喝着浓浓的咖啡,听着敲在键盘上滴滴答答的声音。

心底的碎碎念念,时光里兜兜转转,在岁月的青墙上斑驳成历史的痕迹。一些人,念或不念,依然在心底里周旋。

你说:嫁我可好?我笑了。爱没有理由,却有了顾虑和不安。我一直就想和你牵着手,永远在一起,优雅的老去。

有些戏演得太久,就再也回不到现实了, 我投入太多对白。可到最后才发现,那只是自己回忆的独白。原来,我的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

泪,轻轻的滑落,无望而无归。

文字里的芳华,卑微了谁的思念?所有的约定都成了谎言。

越来越不敢轻言;越来越不敢轻许;越来越不敢轻信。故事,在渐行渐远。

风吹开了轻掩的窗帘,远处灯火阑珊,我知道你还在路上。我怕你找不到我,所以我还在原地等待。

有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好像与这世界格格不入,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太会说话,于是选择了沉默。是寂寞了忧伤,还是孤独了自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空城,你来或不来,我都一直在。

【散文】《浮萍陌年,时光清剪》

文/潘晓晴


静夜幽巷,一人慢步,微风拂面,举头望星空,忽然间不知身在何处。


我常常会想到你,和你嬉笑的每一个瞬间,也会想到我们的元旦约定。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我不知,在岁月无涯的荒途上,谁能与我同行;我不知,在我一回眸间,有谁还站在我背后;我不知,在我双手冰凉的时候,又有谁能握手温暖。

那只是一个陌生的回忆,满园的郁馥,你对我傻傻的笑。你说:“晴儿,你的笑总是让我忘记自己”。是的,你已经忘记自己了。那写满馨香的岁月,被时光无情的禁锢在了隧道。

很久以来,我安然的享受着好友们赠与我才女的称号。其实,我深知,我并不是一个会写文字的人。我只不过是借着文字喧泄着我所谓嘈杂的心绪,以及尘埃落定的往事。

对于某些境遇,似乎从不需要刻意的去寻找。红尘,总有一些琐事去开启,再经历,再忘却。命运,是前世的因果,是世人佛念的轮回。

流年里,总会有悲欢,湿了香腮,褪了容颜。

承诺如指尖的流沙,想要抓住,却被风吹散。

多少相思,都化作缄默无言。多少相遇,都化作莞尔擦肩。

一念就是一生,那些寂寞,宛如一朵朵睡莲盛放,无惊无扰。

千回百转,感谢时光没有等我。

【散文】《浮生年华》

文/潘晓晴

夜阑人静时,独自默默遥望,月色依旧如斯。轻叹这红尘如梦,却只愿一如既往地相随,执着地,只愿为你倾付一生,再次相逢时,你已陌路。。。

有人说:思念是毒。呵呵。。颓废的开始,堕落的结束。。OK,现在,带着你嘘情假意的眼神,和你那张说谎永远不带错别字的嘴,从我的眼前消失。彻底的从我世界里滚蛋吧,多么操蛋的人生。。。

喜欢简简单单的生活,二个人的世界,只有彼此。永远不能明白,为什么一个人拥有了对方,这边在卿卿我我,那边却拥人入怀?应该他是适应这个社会的吧。。。

沧桑的路,沧桑的人。突然之间,感慨万千,我永远只是一个小丑,卑微的卷缩在自己的世界。眸子没有了泪水,流干了,忘记了咸咸的味道。心也麻木了,变得让自己也无法相信,可是我还是要说,我依然是我,那个洁身自好的女子。

渐渐的,自己产生了些许惰性,在这喧嚣如斯的红尘,喜欢就这样懒懒的听歌,写写文章,洒洒洋洋的写下自己的心情。

有时候不明白自己在执着什么,有什么让自己如此的去执着。或许,这就是人生吧,谁也弄不懂。我想,现在的我也没必要去懂,简单多好。人能简单生活,不易。

许多故事从指尖开始,也从指尖结束,这就是指尖爱情,你永远也抓不牢。

刻意的不要去想,不要去看,刻意。。。呵呵。。这个词用得很好。。。

不经意的发现,现在的自己说话是多么的语无伦次,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来表达出来。呵呵,也许,如同别人说的,爱诗词的人,原本就是疯子吧。很悲哀,是吗?

潘晓晴,四川泸州人,佛教徒。擅长填词,爱好书法、绘画。在各大网络文学平台曾发表百余首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