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作为内蒙古的历史名片

谱写记录了数不尽的辉煌篇章

我是1968年入伍来到内蒙古集宁市的,

有幸成为内蒙古骑兵五师十三团的战士,

不仅开启了我宝贵的军旅人生,

同时还让我与军马结下了不解之缘,

并在心中留下了永恒的记忆!

结束新兵连的训练后我被分配到警通连。

听连长讲:

每一匹战马都有不同的性格和脾气。

穿便服的人不让靠近,

只有穿军装的军人才可以靠近。

马也欺负新兵,也会摆架子。

新兵上了身它能感觉到,

不会老实让你骑的。

离团部不远就是方圆几公里的马莲滩,

那里视野开阔,水草丰美,

是我们十三团放牧军马,

骑乘训练的主要草滩之一。

当骑兵就必须学会骑马,

我这个城市兵

入伍前连马都很少看见别说是骑马了

一开始,连队分配给我的是一匹绰号

叫 ‘’老油条"

参加过青藏平叛战斗的青海马,

据说还立过功。

由于年龄大,

毛病多老兵都不愿意骑它了。


也许是欺负我这个新兵,
第一天骑马训练我就领教了 ‘’老马"
傲慢和欺生的技俩,

那天我荣幸的从老油条身上摔下来三次。

新兵骑到马背上总怕掉下来,

往往都死死的抓住马疆绳,

我也不例外。

刚一提缰绳马就猛的往下低头,

结果我顺着马脖子就掉下来了。


马没跑,好像还冲我笑,

意思是“新兵蛋子有啥本事?

你也想驾驭我?”。


第二次我又骑上去,胆子大了些。
刚要两腿夹蹬让马跑起来,
可是它突然窜了出去,
无论我怎么嘞紧缰绳它就是不站住。
跑着跑着
忽然遇到一个草墩子它猛的躲闪,
我没经验便重重的从马上摔下来了,
好在没有摔坏哪儿,

当时我的两条腿都吓软了。

班长是个蒙古族小伙,
看到我这个熊样,
楞是又把我掫上了马,
可没跑几步第三次又掉下来了。

第一天的训练我虽然狼狈不堪,
出尽了丑,
但是我朝着一个合格的骑兵迈出了
勇敢的第一步,

不经摔打哪会有以后的成功啊。

晚上躺在被窝里

一边用毛巾热敷摔肿的胳膊和手,

一边回忆骑马的动作要领,

这时我更加信心百倍,

盼望下一次训练了。

我们连队是警通连,

不仅负责

首长的警卫工作和部队的通讯工作,

而且还承担管理和饲养
团首长座骑的任务。


也许是近水楼台的缘故,

连队换给我一匹团首长淘汰下来的蒙古马。

这匹马是非常优秀的军马,

不仅胆大,勇猛,

听说在战场上从来不惊不诈。

它身材高大魁梧,全身黑红锃亮,
只在脑顶隐隐有一撮白毛,

像一只黑亮的眼睛。

马立在那里,

精神抖擞仿佛在接受检阅一般

它甚至有些傲慢
高昂着头,两只尖而小的耳朵端竖着
胸脯挺得直直的
肌键与筋脉

从那闪亮的黑绸缎一样滑润的

毛皮下显露出来

齐刷刷的长鬃从脖颈的一边披落下来
像垂柳纷披的柔枝,

更象少女的披肩长发

有一次我和几位战友一起放马

让我十分难忘。


我轻提缰绳,紧夹马镫,

灵性的战马在无垠的草甸上一路狂奔……


我骑在马背上,就像乘坐一叶小舟,

随着浪谷漂浮,

得得的马蹄声和呼呼的风声格外悦耳。


时光在流动,骏马在奔腾,


那种惬意,

没有当过骑兵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经过几次训练

我和我的座骑成为了好朋友

每天出早操回来第一件事就是

去马厩牵出我的爱马,

精心的为它梳洗,刮毛,饮水

我还经常偷偷的给它喂点黑豆,
有时我还把自己舍不得吃的水果糖给它吃,
每次它都用头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
好像表达一种感激主人的样子,十分可爱。
很快我们就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战友,

我也逐渐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骑兵了。

我的老连长说过,

军马通人性,

你给它一分爱,

它报你十分情,


军马忠诚、灵性、善奔,

温顺时静若暖阳,

暴烈时状尤如惊云。


也许正是这些特性,

马从他被人类驯化的那一刻起,

似乎注定就要和战争结下不解之缘。

老兵们说:

军马是我们的战友,
我们情谊比山高,比海深

不是骑兵没体会,
只有当了真正的骑兵
才能感受到

骑兵与军马之间的生死之情。

每一位骑兵战士


都对自己的军旅生涯

怀有一种特殊的自豪


军号声声、军旗猎猎
战马奔驰、军刀闪闪,


青春在祖国的边防线上闪光!

他们建立的是

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

它将永远铭刻在

人民解放军的史册上。

当一代代骑兵

把自己的全部情感和生命

融进了这个古老而光荣的队伍,

他们的价值早已超越了自身的存在。

今天的人民军队

挥舞马刀驰骋疆场的时代已经结束


在历史长河的倒影中

难以磨灭的是

万马奔腾的壮观和气吞万里的豪迈。

1969年秋

我们部队改编为守备部队并调防到

包头市固阳县。


这一年随着骑兵师的改编,

骑兵作为人类历史舞台上

一支举足轻重的军种力量,

也永久铸就了

她充满传奇色彩的狂飙时代。

我知道,

我和军马的缘分将成为永别。


这种离别会让你用眼泪表达,

也许会让你埋在心底里想念,

更会让你整个灵魂在哭。

我和军马之间的情结却更加强烈,

军马,我的无言战友,

我真的好想你!

时光是这个世界上最绝情,

最伟大的存在。


我和军马的朝夕相处,

只有不到两年时间,

就要面临无情的离别。


有人说离别是一种新的开始,

有人说离别是感情的结束,

也有人说离别是一种别样的味道。


我怒吼,我祈求

依旧留不住你的脚步。

再见了钟爱的战友

我爱骑兵
我爱战刀
我爱马裤
我爱战靴
更爱我的无言战友-------军马!

作为68岁的一名老兵

我几乎与内蒙古自治区同龄

时光荏苒,岁月留痕

近20年的军旅经历

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我自豪,我珍惜
我爱军旅
我爱草原
我爱军马
我爱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