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骚故地,蕴藏丰厚,自然风物,钟灵毓秀,而“蒲阳三宝”更是以其独有的特性享誉于世。

石 膏


多少年来,你安静地卧在地底最深处,安静得让人忘了你的存在。没有谁能说出你的年龄。你的年龄,如同你所经历的风霜雪雨一样,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

亿万年的沉淀,亿万年的蕴藏,亿万年的静默,你将纤细若丝的柔情藏起,层层重叠,叠进岁月的深处,叠成或厚或薄、或青或白的石板。

因着半壁山的崩塌,你莹白的雪肌裸露在阳光下,泛着晶莹如玉的光泽。

从最幽深处,到最辽远处。

从最阴暗处,到最明亮处。

你的初现,晶亮了世人的双眼,开启了世人的智囊。

你的初现,丰腴了一方的乡土,蕴育了一方的文明。

而你,依然静默,大富水埠头舟楫往来的喧嚣与你无关,膏雕膏塑远销东南亚的繁华与你无关。

你坚守着莹白如初的冰心,安静地卧在烟雨迷蒙的团山丛林深处,卧在幽远幽远的地底深处……

岩 盐


走近一口隐秘的矿井,是一种幸运,一种机遇和缘分。

一口隐秘的矿井,属于眼睛,更属于心灵。

这隐秘的,曾一度被遗忘的矿井,当我们走近,当我们掘进,我们听见,你洁白的颗粒在微笑。

你说,融化我,熬制我,磨练是走向成熟的催化剂,煎熬是锻造尊贵的结晶体。

我们看见,晶亮如雪的你,在煎煮中以美的形态坚守着一颗冰心。

我们很少看见盐的光芒,你在我们体内沉默已久。你的晶莹,如雪花一样纯白,隐入生活的底片,悄然,滋润着我们的日子。

从此,平淡的日子有了不平淡的味道。

我们奔走在尘土与尘土之间,痛苦抑或幸运,最终都将一种晶体倾倒在水面或炙热的双眼。

盐,在奔走中融化,了然无痕,完成了它的使命。

在这个世间,唯一能模仿盐的是冰雪。当冰雪在宇宙的体内飘撒或冻结,令那叫做人的星体,突然想起盐的光芒。

温 泉


从远古,你就以包容的姿态,安然偏居一隅,滚烫的思潮在你怀里激荡。

你,来自历史,从古到今如此清澈明净。

你,来自民间,从里到外如此温润清廉。

你晶莹的水滴,折射着太阳的温暖,停泊在我掌心的海洋,我在你的呼吸里,感受一腔温热的情怀。

你,居住在红尘深处,洁净如初,守一世的淡泊宁静,怀一生的赤诚温情。

白雾蒸腾,一眼泉,在氤氲的雾气里仙袂飘举。玉女飘忽的影子,在温热的泉水中舞蹈。

她来过,又去了,留下一颗温热的心,温暖着泉水,温暖着一方山水的神话。

李白来了,又去了,留下“神女殁幽境,汤池流大川”的浪漫与遐想。

日子来了,又去了,任他春秋更迭,任他沧海桑田,你就在那里,居守着最初的明净。

一眼泉,在岁月的怀里,纯洁着一颗心,温热着一腔情,在氤氲的白雾里仙袂飘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