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我们,小学中学不幸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但幸运的是又赶上了恢复高考。清楚的记得刚刚粉碎四人帮的时候,我们学校的校长就预言,肯定要恢复高考,并果断的开始抓学习,恢复考试,事实证明这是个非常英明的决定。结果在1978年进行的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全国统考中,我们一个农村中学,居然有九个同学上线,当年的升学率还不到5%。全县应届毕业生只有63个进入本科录取线,我们中学居然占到了七分之一。自己也荣幸的成为应届毕业生中的高考第一名。值得一提的是,1978年五月份在榆树县举行的全县中学生数理化竞赛中,全县43所中学,215名参赛者,我们学校派出的五人全部进入决赛,而本人也荣幸的成为预赛第一名。学校更是取得了团体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我也因为预赛203分的成绩被同学们称为二零三首长(典故出自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决赛由于自己赛前一个晚上失眠(原因是预赛取得第一名兴奋的),看错了考题(物理试卷在第一题前面有个备注:第三四题任选一题,被我看成前四题任选一题了,结果一下子就少做了两道题),而没有进入前七名。好在决赛第一名、第三名都是自己的同学。  

今年十一回到母校保寿中学,参加母校成立六十周年校庆,勾起了些许哪个年代的记忆,也找到些老照片,发到这里,算是对哪些青葱岁月的纪念吧。

毕业照(当年的全体毕业生)1

毕业照(理科一班)2
1978年榆树县中学生数理化竞赛留念(前排左起:胡铁华、徐家明;中排左起:带队老师刘玉丰、孙秀山;后排左起:谢清和、谭中伏、张茂华)

1978年高考复习大纲

作者当年的准考证正面(可以做文物收藏了)
准考证背面
报考志愿草稿正面,大有文革遗风(俺家成分是富农,老爸还是富农分子呢,俺是当年的黑五类子弟之一)
报考志愿背面
长春地质学院发来的新生入学须知1(有点残缺;开头语非常具有时代感)
长春地质学院发来的新生入学须知2

同学保存的长春地质学院入学须知正面

同学保存的长春地质学院入学须知背面

当年寄录取通知书的信封(别的同学的通知书都是学校寄发的,而我的是省招生办直接寄给我的,比其他同学晚了N多天。而且还缺少从火车站到学校的乘车路线图。同学们给我分析,可能我当时已经被第一志愿录取,但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被人家贫下中农子女给顶包了。考虑到我的高考成绩太高,不录取我说不过去,就又随便给我安排了一个学校,因此通知书由省招生办直接寄出。邮戳上的寄出日期是1978年9月28日,离开学日期已经很近了)

同学保存的寄录取通知书的长春地质学院信封,印证了我同学关于我被退档补录的说法。

信封对比,证明录取通知书从不同渠道寄出。

长春地质学院校徽

入学之初使用的饭票1

入学之初使用的份饭饭票2

当时的电影票

饭票、电影票

当时的粮票、市内公共交通票

同学保存的1978年《河北地质学院·新生入学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