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6

  第一次听说玛雅,是街头巷尾到处传说的玛雅人的末日预言。在危地马拉的LaCorona遗址得碑文上,镌刻着玛雅历法最后一天是2012年12月21日,谣言四起说这就是是世界的最后一天。当然人类没有毁灭,我们还好好活着,但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的玛雅人现在究竟怎样了?

玛雅人是中美洲地区和墨西哥南部印第安人的一支,Maya和Aztec, Inca 算作是三大印第安人文明,大约有2000多万玛雅人的后裔生活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其中危地马拉近一半人口为玛雅后裔。 玛雅人的命运可谓多舛,从公元900年的顶峰,到16世纪西班牙人的殖民扩张奴役。20世纪玛雅人一直备受种族清洗势力摧残。1960年至1996年36年的危地马拉内战种族清洗令玛雅人付出最惨痛的代价:20万玛雅人丧生,残存玛雅文明文化毁之殆尽。停战后的玛雅族群仍然被贫穷,落后,歧视和没有机会而困扰。

这次在危地马拉旅游了10多天,走马观花接触了不同地方的玛雅人,看到了许多生活在社会边缘的玛雅人,但也看到了玛雅的传承和希望。

Antigua Guatemala, Land of Eternal Spring, 四季如春,位于海拔1500米的Panchoy山谷。

Antigua是游客最先选择的地方,大部分的当地人都是Mestizo(印欧混血)。哪里去找传统的玛雅人呢?

  在自由市场看到一些玛雅人,但除了服装,再也找不到玛雅文化的影子。

Semuc Champey 以小黄龙著称,位于偏远山区,交通实在不方便,Antigua到Lanquin 213公里,路上用了十个小时。当地以玛雅人为主。

这些当地的孩子都辍学,来给游客兜售巧克力和饮料。站在绳子的孩子展示给大家怎么从桥上跳水。

在漂流的时候啤酒可以卖个好价钱。

当地的普通房子,木板墙壁,铁皮屋顶。不仅是当地,危地马拉大部分地方都是烧木头取暖煮食,垃圾处理的方式就是烧掉。

在这里玛雅的文化看不到,美景和当地人的贫穷太不和谐,希望旅游资源能给当地人带来更多的经济发展的机会,能给惠顾更多人。

危地马拉整体交通很落后,从Lanquin到Flores 264公里又不停的 开了10个小时,路上Sayaxche 5 号国道竟然没有桥,汽车都要渡轮渡,而且轮渡的船竟是拼凑起来用一个手扶75马力小船的马达。

蒂卡尔Tikal, 又是一座迷失之城,公元前800年开始建立的帝国,和北部的Calakmul征战融合,创建了玛雅最辉煌的一段千年历史。

导游在纽约待过7年,英语很好,很热爱自己的导游工作,声情并茂。但和我们谈起危地马拉的现状的经济和种族问题也是忧心忡忡。在Tikal只能找到过去曾经埋在丛林中的玛雅遗迹,没有现在玛雅人和文化的影子。

到了湖区San Pedro镇上,沿着蜿蜒山路到了San Pedro火山半山腰的镇中心,终于找到大批玛雅人居住的镇子,这里主要的交通工具是tuktuk,小三轮车。

因为不是周末,集市的规模不大,商品主要是农副食品之类的,感觉回到小时候的菜市场。

这个镇子经济明显不如其他游客多的镇子好,也破败许多,更加接近湖区周围普通玛雅人的生活。

听其他游客说周围山上有很多赤贫的村子,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再去。

炸好的猪肉。

肉铺。


在集市上我怎么也忘不了一个卖鱼的小女孩没有童真的无奈的眼神,今天本来是上学的时间,难道就是为了家里的生计而辍学?

听说周日在Chichicastenango有中美洲最大的集市,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找到真正的玛雅?

紧赶慢赶终于赶上这个大集,各个村子的玛雅人都云集到这儿,沿街搭棚售卖各种各样商品,纺织品,手工商品,

自家的种的农产品和养的的小鸡,

啪啪啪的声音那是在做玉米饼... 整个市场可谓琳琅满目,人声鼎沸。

玛雅的文字,天文历法现在已经丧失殆尽,集市作为文化的一部分,依旧留存着。

在集市的最深处,有一座建在原玛雅神庙上白色的圣托马斯教堂(SantoTomas),是Chichi人心目中的圣地。

教堂门口有商贩兜售各式鲜花。

一对卖花的母女吸引了我。

教堂门口烟雾缭绕,有信徒烧香祷告,

还有的带着香炉到处播撒类似松香的烟雾

教堂里供奉的是耶稣和圣母玛利亚,还有Chichi人的玛雅神灵,甚至还有当年入侵的西班牙人Spaniard,很复杂奇怪的混合体。教堂里烛光飘逸,可以看出Chichi人信仰的虔诚。

Atitlan阿蒂特兰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火山湖,也是玛雅人的圣湖之一,浩瀚如海,碧波荡漾, 湖光山色变换多端。

Atitlan阿蒂特兰湖边San Juan以手工艺品著名,到处都是画廊,一个正在绘画的当地画家吸引了我们。他特别热爱绘画,绘画早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他的画不仅有肖像画,继承了夸张色彩的传统绘画,他还发扬创新,创作了许多融入现代画风的作品。

他热心讲述玛雅绘画艺术的风格和表述形式,把我们带入他灵动的绘画世界。

浓烈的色彩,独特的投视效果。

这幅画展示的是chicken bus, 当地的交通工具:鸡车。

这是现实鸡车的样子,由美国退休下来的校车改装。

在这里终于看到玛雅的文化以绘画和手工艺流传下来。

Atitlan湖一行的最后一站,Santiago Atitlan,是湖边最古老和最大传统的村落。当地人的精神面貌明显比周围的城镇玛雅人好多了,感觉腰杆直起来自信多了,脸上也多些笑容。

这里曾是玛雅Tzzutijil族群的首都,也有很大的西班牙人建的教堂。这里教堂崇拜的也是和Chichi类似的马克西蒙神Maximon,一群融合了传统玛雅神明,天主教和西班牙征服者传奇人物的偶像。

在市中心教堂边上,看到一个教会学校,各个教室走来。这个是学前班。

一直到高年级,这显然是周围地区最好的学校。

一间教室发现一张 Stanley Rother 的画像和圣母玛利亚像挂在一起。

在教堂里也有他的灵位,有当地人在虔诚祭拜。查了一下知道是一个从oklahama来的美国Catholic传教士,被当地Tzzutijil和其他玛雅人爱戴传颂,1981年危地马拉内战时期在Santiago被政府军谋杀,后来被Vatican梵蒂冈尊为烈士martyr,以纪念他在危地马拉内战时引领救助当地人的无私奉献。他是第一个出生在美国的martyr,他的一封信中的一句话成为他的经典励志签名, "The shepherd cannot run at the first sign of danger. Pray for us that we may be a sign of the love of Christ for our people, that our presence among them will fortify them to endure these sufferings in preparation for the coming of the Kingdom."

也许就是Rother神父代领Santiago人和政府军对抗才给Santiago人那么多自信和生活的希望。

有了信仰就有了希望,有了反抗才有了自信,有了孩子和教育就有了未来。在Santiago我才找到真正的玛雅人和他们的希望,未来玛雅人的领袖或许就在Santiago这个地方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