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梦中的田园

——杨岭新四村、天鹅西湖村新农村采风拾笔

新四,曾经失落的庄园


新林,绿野。如梦,如诗。

阳光,在花木间嬉戏;我们,在田园间游弋。携一颗贞心,在原野上寻觅,寻找那曾经失落的庄园。

苍莽的天空,广袤的田野,以一种无限延伸的姿态,伸向远方。

雷冲水库涟涟的清波之上,有鱼儿在轻快地跳跃,水面漾开一圈一圈诗歌般的涟漪,在岁月的河床轻轻摇晃。

清幽的松林里,马尾松嶙峋的虬枝,抒写着乡野的沧桑,伸展着不老的传唱。蓬勃的茅草,在林间拥挤着生命的微茫与倔强。

野蔷薇,樱花园,青竹林,在新翻的土地里,孕育着农人的希望。

行走在无垠的田野之上,我们的心灵抵达最初的旷阔与辽远,那曾经失落的庄园,在梦境深处绽放。

天鹅,乡间振翔的翅膀


天鹅荡的传说,常常在梦中醒来;

天鹅湖的旋律,时时在耳际回响。

走近天鹅,却原来是走进了一座质朴的小村庄。没有金色的沙滩,没有飘摇的芦苇荡,美丽的天鹅,你在何方?

我将目光投向远方,暮色茫茫,人们收起了劳作的工具。我看见,新挖的小湖,已露出稚嫩的微笑。我听见,翠影间,恍惚有时高时低的捣衣声,溅起暖融融的乡谣。

潋滟的波光里,鱼儿欢腾的旋律,在夕照中渔歌悠扬。摇一橹清凌凌的月光,让诗意在芦荻间摇荡。

昔日的天鹅荡,已张开梦想的翅膀,在乡野间飞翔。

汊湖,岁月流淌的经卷


圆圆的落日,渐渐滑向湖心。

随风摇曳的蒲草,从诗经的风中走来。多少年了,在水之湄,你安静地守望,守望着归来的渔人,守望着温柔的水乡。

三三两两的渔船,停泊在水岸边。船板上大青鱼摆动的尾鳍,惊醒了宁静的黄昏湖滩。

面对一顷碧波,我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清凉的湖水自掌心滑落,我在一滴水的呼吸里,感受着水乡经年的血脉,汩汩流淌。

涟漪泛起,湖水在我的思绪里奔逐,一轮波纹追赶着另一轮波纹,一段往事拍打着另一段往事。

如今,湖水已醒来,湖水在盛开,我们在绮丽的夕照里,醉心展读,西汊湖流淌的经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