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感怀
                        文   瞿娜

      昨天和老公步行去民俗村游玩,回家好累,一觉醒来,看看时钟,已是十点,暖暖的被窝,软软的床,舒适至极,若不是肚子饿的咕咕叫,真想就这么不管天高,不问路远的睡下去……


    匆匆起床,收拾房子,准备早点,确切说已是午餐,新的一天开始了,说到此,不禁想起路遥的小说《早晨从中午开始》,我的早晨就在紧张、饥肠辘辘中从中午开始了,打开手机,微信圈里信息像蹦迪似的蹭蹭乱窜,我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猛然单位工作群里的一个信息将浑浑噩噩中的我吓了个清醒:各位同事,接上级通知,明早七点办开始点名,八点召开视频会议,请同志们务必在八点前到达单位!八点前赶到,一百多里的路程,我岂不是六点多就要起床,唉!我不禁叹了口气。

  这时间过的也太快了吧,转眼假期就结束了,尽管心中有太多的不甘与留恋,今天都将是假期的最后一天,明天,又要上班了,生活又将恢复到“5+2,白+黑”的紧张状态,想到此,不禁有些失落……微信圈里什么过年、吉祥如意的祝福言语我已无心再看,抬头眼望窗外,一片雾霾,灰蒙蒙的,就像此刻我的心情。

  快一月没提笔了,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有些压抑,此刻,很想写一篇文章,来纪念这么多年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可提起笔,却总显得笔端见拙、清浅,无从说起,也许因为这一刻,有太多的感慨弥漫心间,太多的思念堵在胸前,不禁想起了小时侯父亲在世时的每一个春节:红纸、黑墨、淳朴的乡党、一幅幅喜庆的春联铺满房间,热闹而又拥挤的小院……多少年过去了,这样的场景,如今我只有在梦里一遍遍的重现……

  岁月老去,世事难料,一年又一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平日忙于工作生活,倒是忘记了岁月烙下的印记,也只有在一个个辞旧迎新的年末岁初才猛然想起自己又将老去一岁,不觉自己已是年近不惑,岁月的浪潮不知何时已将自己推向父亲的当年。

   匆匆步履中,我已不能再做父亲的孩子,而只能做孩子的母亲,即使心中有多少的委屈与无奈,也只能忍痛吞下,时光隧道将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二十年前的那个清晨,从那一刻起,我成了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可亲可敬的父亲再也不能为我遮风挡雨,他仅仅陪我走过了短短的二十年!


  不知为何,滴酒不沾的我此刻好想喝酒,常听人说,醉了,就没有痛苦,没有思念,所有的烦恼与不快都将抛之九霄云外。颤颤微微中把酒一杯,微风吹来,窗前悬挂的风铃伴着清风轻轻的摇摆……

  冬日的午后,阳光透过窗棂依旧是暖暖的,倚坐窗前,想给心灵寻找一处静谧的时光,我喜欢这样静静的坐着,手执一杯清茶,眺望远方,与远在天堂的亲人对白,我想告诉父亲:如今的我们,生活幸福,一切安好,已不再为日子的艰难而犯愁;屋后那汩汩的河流已不再清澈如旧;院内您亲手掘的水井,每天我们还在使用;您曾用过的木枕还和当年一样光滑泛亮……


   虽然不能像过去一样天天跟在您的身后,守在您的身边共享天伦,但您守望在乡间的青冢我并没有遗忘,每年的清明、寒衣节我都会去您的坟前添置新土,将压在坟头的旧纸换成新钱,默默将您祭奠……也许时过多年,即使白发苍苍,老眼昏花,我依然会拄起拐杖,迈着沉重的步履去默默把您探望,把一段路走成一生的距离,一步步随您而来……佛说:前世相欠,今生相见。今生我已亏欠您太多,如果有来生,不知是否还能牵着您的手,让我再做一回您的孩子?


   回首岁月,时光渐行渐远,对镜自怜,容颜在不经意间悄然变幻,多少亲人,离我们越来越远,远到只能在梦里相见……

   不知今夜,您是否还会走进我的梦里,让我们父女在梦里相见?我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