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丘下,零星地散落着一些临时板房,每当我见到这种活动房屋,就感到很亲切,它让我想起和丽相识的那段日子。


这是一个刚刚落成的木材加工基地,散放的,归了楞的原木到处都是,我和丽的家就在这里,一切都刚刚起步,创业阶段让我们各自以厂为家,吃住都在这简陋的板房里,严寒的冬天,风在屋角的缝隙处钻进来,室内的水冻在了缸里,但快乐的日子让我们丝毫也体会不到条件的艰苦。


  丽的丈夫志和我是同乡,说志是丽的丈夫似乎有些不妥,严格地说,志应该是另一个女人--他的原配妻子的丈夫,但同时也是丽的丈夫,瞧,这关系有点复杂,这么说吧,丽就是这“一等男人”的家外之花, 旧社会叫小妾,现在称“二奶”,不管怎么称呼,这都是一个另人尴尬的词汇。


丽长的娇小,玲珑,瘦瘦弱弱的,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和高大魁梧的志站在一起,更显得楚楚动人,惹人怜爱。她曾经是志的一名员工,那年她二十岁,刚刚踏入社会不久,而志那年刚好三十五岁,成熟,稳健,年轻有为,更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成就,这些都在无声地吸引着年轻的丽,她对他崇拜得不行,感觉志就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


  他们的爱情不知是属于一见钟情,还是属于日久生情,反正等他们的恋情不顾世俗的眼光而公布于世的时候,一切都是不可改变的。


志独自一人在外面打拼多年,爱人一直在老家上班,伺候孩子,在遇到丽以前,他们的夫妻感情一直不错,虽然两地分居,不经常见面,但每次回家自有“小别胜新婚”的感觉,但自从有了丽以后,他曾多次回去和妻子商议离婚,他打算用十万元来结束他和妻子那十年的婚姻,但不知是他妻子嫌钱太少,还是太在意那一纸婚约,她就是不给志出这手续,直到丽腹中的孩子出生,志也没能给丽的娘俩儿一个所谓的名分。老家的妻子见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认了丽的存在。


  现在丽的儿子已经六岁了,孩子一直在老家由丽的妈妈给带着,丽和儿子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浓浓的思子之情让丽见到同龄的孩子走过,总是用目光送出很远,由于志不同意将孩子放到身边,她只能在电话里倾诉对儿子的爱。


要说做个“二奶”也真不容易,不但要有这宽广的胸怀,有时还不惜委屈自己,就说志的“大太太”吧,原来没有丽的时候,从来不来厂子,现在倒要时不时的领着女儿来“检查”一下工作,每当这时,丽都要出门“回避”,以免两个人见面时的尴尬,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给“正房”享用,真想象不出,这个时候的丽是个什么心情,有没有那浓浓的醋味儿在心头泛起。


  用外人的眼光看,丽就是志笼中的“金丝雀”,看上的只不过是他的钱财而已,而了解丽的人却不这样认为,她为了志的事业尽心尽力,想到前面,做到前面,志的成功和她的努力与支持是分不开的,家里,厂子,室内,车间,到处都能看到丽那忙碌的身影,哪里缺人,哪里到,我们戏称,丽就是他们家的“会儿”。


女人都爱美,但在丽的身上很少看到有高档的服装和贵重的首饰,她的衣服都是很普通的那种,周围的几个姐妹都陆续地买了貂皮,但丽始终没有买,不是她不喜欢穿,也不是志不给她钱,她是舍不得,所以,要说丽图的是志的钱财,还真的冤枉了她。她说:志的生意正在发展阶段,需要资金周转,她不能给他添加任何的麻烦。她说自己可能是上辈子欠志的,今生不求回报地报恩来了。


  丽喜欢唱歌,尤其善于模仿那些粤语歌曲,称得上是惟妙惟肖,以假乱真了。她还喜欢喝酒,酒桌上,不论白酒,啤酒,还是果酒,她都来者不惧,不但能喝,而且不醉,真不知道那一瓶瓶的啤酒都装在了那瘦弱身体的什么部位,想想自己二杯果酒下肚,通往卫生间的那条路,就让我踉跄的脚步踏平了,她的海量让我佩服。


她还喜欢上网,那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网为何物,而她的网友就已经遍天下了,网上的知识可以做我的师祖了。志喜欢打牌,有的时候几个朋友到一起,一战就是一个通宵,第二天我们总可以看到丽那黑黑的眼圈儿,为什么?那一定是她趁志玩牌的机会,在网上冲了一宿的浪。


  丽的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很少有人看到她忧愁的时候,不过,我知道,她有自己的烦恼,每当新春佳节到来之即,丽的烦恼也随之而来,原因是,丽的妈妈根本不知道女儿在给别人当“二奶”,丽对家人一直在隐瞒着这事儿,为了不让娘家人对她产生怀疑,每当春节,她都和妈妈说,自己要在婆家过节,而志的父母根本不可能接纳她,更何况中间还有个“大太太”呢,这就苦了丽一个人,每当这时,望着别人家那团圆的灯火,丽独守在那空荡荡的房子里,暗自垂泪,这满腹的幽怨只能倾诉给那无言的夜空。


  “星星知我心”,婚后的六年,陪同丽过春节的只有那满天的星星和那道亘古千年的银河,丽说,这种生活是她自己选择的,即使错了,她也不言悔。


时光流逝,转眼丽随志去另一个城市已经两年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吗?是不是还在等待那遥遥无期的一纸婚约,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又快到了,陪伴她的是否还是那满天的星斗和那茫茫的银河?


  【作者简介】


  童话(春天的童话)生于北方,现居成都,喜书法,绘画,写作,更喜风光月霁,清新俊逸,于白驹过隙,流年似水之日,轻划兰舟,与你相逢在人生渡口,惟愿静谧世界,兀自风雅。


一只秃笔写春秋,

几张破纸抒豪情,

千滴残墨铺锦绣,

百转柔情梦成真。

为春天播种梦想,

让童话挂满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