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1

飞机降落在心驰已久的地方,看见蓝天不自觉的深吸一口这陌生的略带海洋味道的气息,仿佛闻出了千里之外撒哈拉的味道……卡萨布兰卡已经从耳麦中的歌曲变成了车窗里划过的真实风景。


撞衫驼夫的我

街上流行的尖帽长衫,为了融入其间赶紧置办了一件

海滨大道,不是升级版的北戴河。

乖乖女

穆斯林世界的骄傲,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国王上午来过,地毯还未来得及恢复,所以才有了这难得的倒影。

简约

虔诚

大寺

街边的小童和那心爱的玩具


这座建于公元808年的北非第一穆斯林城市,在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浓郁的中世纪阿拉伯风格建筑,作为摩洛哥宗教圣地的地位在阿拉伯世界从未被超越。与埃及的开罗叙利亚的大马士革齐名。作为手工业发达的都城,整个古城的艺术气息也有不可复制的多元风格,城墙环绕的老城区范围内有六千多条长街短巷,几座城门各有特点,唯有在当地的导游引领才不至于迷失其间。作为摩洛哥四大皇城之首, 她被称为全球十大浪漫城市,在我眼中和浪漫有点儿相去甚远。行走在那千年古老街巷,雨中斑驳、泥泞营造出的氛围,配合着耳熟能详的《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看着挂在墙上的飞毯,摆在桌上的神灯,叮叮当当敲打铜器的声音,空气中掺杂着莫名的熟悉香料气味……街角转出的头巾少年,黑长睫毛下的明眸,羞涩中微笑形成的酒窝,与我擦肩而过我甚至于闻到那浅浅的吉拉巴长袍散发出的潮湿味道,这一切的一切,只有当你转身离开才真切的体会那份不舍,领悟到什么是真真切切的“穿越”。

千百年来,她的神奇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可不是一千零一夜可以讲得完的,这里古老但不是废墟,生命力的顽强,整个城市充满了活力,看着那些穿梭在旧街小巷里买菜的街坊邻居,奔跑在坡道上嬉闹放学的孩子,鲜红碧绿的菜品映衬在斑驳黄墙侧面,在不同沧桑的木结构支撑加固的街道中散发出别样的魅力。即便是污水横流的皮革染房,在一支薄荷叶的过滤之下,也显得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就是这样一位无私的母亲,拖着残躯还在继续呵护这她的孩子们。而生活在期间的百姓们,亦用灿烂的笑容迎接每一个黎明的到来。居民们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品质,这幸福指数——

在地球的一隅,有这样一片文化遗产,值得你放却其他,沿着她的血脉,来感受其脉搏恒久的伟大跳动…………

雨后

规矩

染房

远眺

门洞

遗产

上班

曲径

生活

当我走下“飞毯”告别一千零一夜的街区,对于不久前刚刚深受土耳其以佛所感染的我,置身这古罗马遗存当中,历史形成的完整链条伴随着风化残留的廊柱,这些曾经百姓的居所不是伟大而是平凡。

层叠马厩

不变的风景

昨天就是千年

背景颜色会更迭

这是一张明信片,所有人都知道舍夫沙万的蓝色不忧郁。被秋雨冲刷过的小街,与阳光下的光影又有所不同,不变的是邻里街坊的亲情。当我切身实际走入这个世界,看到的景象绝对的区别于希腊的圣托里尼,和我所不太了解的印度焦特普尔,这并称于世的三大蓝色部落,没有忧郁的行走其间,朴素的居民告诉我浪漫就是柴米油盐和送娃娃上学。放眼望去,你为我的世界凭空添加一份色彩,让人生少确那份遗憾。


老者

半缕阳光

你好色彩

胡同

亮光

行走非洲十余年,踏熟了非洲大陆最西南端的好望角,而今天插上红旗的是这片土地的西北角。透过直布罗陀海峡的晨雾,听到了十余公里以外的西班牙斗牛士的号角声。而海水天然风化形成的非洲地图岩洞,只剩一声叹息啦。

天公造物

年轻懵懂的我在三毛文字的引领下无数次在梦中走进撒哈拉。罗大佑泣血的《追梦人》换不回那段逝去的青春,曾经在不同的边缘进入过这地球上最大的沙漠,但只有从这个不规则的角度切入,才会让我如此心动,只为那份情结,还有这次唯一的遗憾,满天的星光等着我下一次的到来。

驼夫

快乐驼队

远方

对影成三人

大海的方向

沙脊

赶路

晚霞

上帝是公平的,在沙漠上空徘徊了三十七年的雪纷纷扬扬,雪下的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考验

光束

非洲的雪

摩洛哥——因为遥远而让你着迷。当你有机会捧起撒哈拉,靠近那沙轻轻的闻过,让那味道随着心脏迸发到每一个毛孔,你的血液中从此留下这沙的脉动…………

这是离你最近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任何借口再去推诿,给内心一个做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