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魂牵梦绕的江南水乡其欣喜之情是无以言述的,待见到周庄的小桥流水瞬间便抛却了尘世纷扰,有一种铅华洗净的感觉。在这里水便是街,街便是水,桥便是路,路也便是桥,走在周庄的街面上,整条街都似在水面上颤动,森森的黛瓦,高高的粉墙,一家挨一家店铺,一家不抢一家生意,店主或坐或站或打瞌睡,无意招揽过往行人,这种悠然恬静的气氛给周庄的自然风光和谐地融为一体。

走在周庄青光可鉴的石板街路上,只觉得街巷深深曲折蜿蜒,虽时值初冬没有阳光,心情却是慵懒得可以,不进店铺,不问价钱,只想漫无目的地闲逛。走走瞧瞧,瞧瞧走走,好似走至尽头拐过弯抬眼却又是望不到头的窄巷……


  因临水而居,周庄的街房被水映衬得格外眩目,花窗暗檐粉壁都似有波光在流动。走不几步房屋与房屋之间便有一截石阶伸入河面,站在水波浸湿的阶沿上伸手就可触及水乡人家的阳台,恍惚间就觉得房和水像携手千年的白发夫妻你依我傍谁离开了谁都会清寡都会失落。

  周庄人家的窗户都面水而开,若有雅兴端坐家中将一根鱼竿伸出窗外尽可垂钓。坐入街边茶馆听着汩汩水响,眼观窗外绿树婆娑,吹啥悬龙门阵都从心底透出舒坦。

最喜见的是周庄的小船,船因水而生水因船而媚,在舒缓流淌的水面上,桨声悠悠迎面刚荡过来一艘小船还没待你打开镜盖将小船收入相机镜头时,不经意间眼前又划过来一艘小船,瞧游客为忙摄影一时慌乱,摇桨的船婆立在船头抿嘴偷乐,其实初到周庄的外乡人尽可不必着忙,周庄的湖汊水面到处都有船,在周庄几乎每一刻钟都有一艘小船在你眼前掠过,还不够你拍的?

水乡人家爱水爱得近乎有些"痴",我们在一家张姓人家看到水就从家中过,船就在屋中行,看得游客目光弦迷,心驰神往。这当然还不足以表露水乡人爱水的情怀,假如你稍稍留心还会看到,周庄的每户人家屋脊顶上都塑了船的模型,据说在屋顶塑多少船就昭示这家人有多少家产。听导游侃侃介绍,瞧眼面前的美景,连我都觉得自己的神情肯定有点呆。

  在周庄随处可见的是星罗棋布亭亭玉立的小石桥,桥水相依绵绵缠缠不离不弃,石桥均呈拱形,桥身由青石砌就,说不清是清波拂桥还是桥抚清波其妩媚之状充盈着柔情蜜意,走在桥上一种"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意境不自然间会从心底渗出,生怕走得过急会搅了石桥枕水而眠的青梦。周庄的小石桥之多恐怕天下小镇皆鲜见,行走于周庄穿街过巷都有小石桥连接,石桥是周庄人的魂,那是怎样些个小石桥哟,有砌功考究雕栏玉砌的桥面,更有随意铺陈小家碧玉般的桥身,周庄的桥像江南女子一样生得乖巧玲珑惹人见爱,从桥这头走过桥那头只消吸一口烟的功夫,就这一口烟的时辰,拾阶登桥既有上也有下,也许是身处水乡的江南人都不喜履平,所建桥愣是找回了山人那种曲径通幽的感觉。相比较我可是喜欢周庄那随意砌就的小桥,桥从水乡人家的屋檐下砌起似漫不经心却含匠意,桥头由绿树掩映,桥栏甘脆就用青石摆放,随意而潇洒,超脱显大气,就是这种桥最能经得起岁月风雨的浸蚀,站在周庄的小石桥上,放眼望桥连桥水连水船靠船家连家其水悠悠其情悠悠,不知什么时候水乡的别样韵致就在你心底烙了印。记忆最深的当属屹于镇中的双桥,石桥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水巷探出,像鸳鸯在岸边自然交颈,临此景不由便生出浅浅的遐想:这那里是凝滞不动的石桥呢?分明是一对久恋的情人,其情款款令人顷羡惹人怜爱。

  人在周庄恍如梦境,周庄的水能把你身心的疲惫和尘埃都荡涤得一干二净,呼吸着周庄的空气身是轻的,眺望着周庄的水岸,心是暖的,一切都不愿去做,一切都不愿去想,也许是同样的心境罢,整个下午在周庄的街巷里摩肩接踵的游客竟看不到有几人进店铺喝茶购物的,人流都有意无意悠然闲逛。有人说欣赏周庄就是欣赏周庄的自然和纯真。周庄自然得不像苏州园林有人为雕琢的痕迹,周庄纯真得见不到名家墨宝题刻,这就是周庄特有的本色和个性。当然,任何纯真都是相对而言不可绝对定论的,在周庄我们见到许多铺面都摆有一种名为"万山蹄"的当地名小吃,名为"万山蹄"其实就是四川人爱吃的卤猪蹄膀,此名由来还给明朝皇帝朱元璋有紧密联系,据说明朝之初朱元璋寻历至周庄,庄上富可敌国的首富沈万山将自己亲手卤制的猪蹄膀款待于朱,朱问:此食何名?沈为避朱姓名讳,灵机一动巧答曰:此为万山蹄,请吾皇食之。君闻后果然龙心大悦,于是欣然用餐……,这虽是个笑谈,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周庄并非世外桃源,"万山蹄"名流至今,不光折射了王者的霸气也折射出周庄人的无奈和时世沧桑。

  游了大半个时日的周庄,不知不觉间天色已见灰暗,离开周庄踏入归程的我心似已被周庄的水雾浸润得湿漉漉的,蕴含着几分眷恋几分不舍的双眼竟有几分迷蒙,瞧着逐渐融入夜色的周庄像舍别多年的老朋友,心里再想:周庄啊周庄,作此一别,又几时能候到机会,我们这些远方游客若想见你,能再来吗?

摄影:窗含落鸿

游记:何 有 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