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的世间女子,或清纯,或成熟。所谓“气质美女”,居二者之间:“气质”就是韵味,女人的韵味就是女人味,“气质美女”就是有女人味的女人。女人没有女人味,就像花没有香,月没有色。女人征服男人的,不是美丽,是女人味。漂亮未必有女人味,有女人味则一定漂亮。
  前卫不是女人味,是怪异;恹慵不是女人味,是赢弱;富贵不是女人味,是铜臭;强悍不是女人味,是粗俗。气质美女不喋喋不休,不风风火火,不大大咧咧;妆是淡妆,言是雅言,行是慎行。人格独立,经济自立,思想特立,无须怜悯,自己赚钱买花戴。兴趣广泛,讲求品位:时尚,但不奢华;上网,但鄙视八卦;看勵志毒雞湯,也看大家经典。习茶道,喜插花,练瑜伽。锅碗瓢盆之外,窗帘流苏,桌布花边,案几花瓶一定是有的,且纤尘不染。极富母性,一只纤手,知冷知热,知轻知重,听得多说得少,人人都愿意向她倾诉。如春之雨,润物无声;如秋之风,令人神清。给疲惫的心灵以慰藉,让灰色的生活变得灵性。
  “气质女人”的“气质”,没有形状,没有定势,静若深潭,动如涟漪,意味深长,不可捉摸,但深入骨髓,引人遐思。是一种自内而外散发的韵律、气息和风情,是一种古典的花,开放在时光深处,暗香浮动,不随光阴的打磨而凋谢,就那么玲珑着,令人敬畏。亭亭玉立,略显羞态,让人不免怜香惜玉。沉醉在她的温柔气息中,如听箫声,如嗅玫瑰;她的一举步,一伸腰,一转眼,都如蜜流淌,秀发略略一撩,多少人怦然心动。
而這些氣質非讀書而不能穫取,書香女子最有氣質,而書香是永遠揮之不去的體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