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時在香港,父親是一名消防員。由於每天要廿四小時輪班,所以我們只是隔天才見到爸爸。


母親是一位全年無休,整天只是照顧丈夫,奶奶和孩子的家庭"煮"婦。


嫲嫲對媽媽要求很高。三從四德。想回娘家也不得。

當年爸爸和同僚的合照(後右四;瘦一點的;是我爸爸)

當年父親收入並不高,沒有餘錢給我們遊山玩水。他只會帶我們到公園,山頂或郊外野餐等。但記憶中次數並不多。偶然他會向朋友借來相機給我們拍照留念。

父親給我在公園拍的人像。他的攝影技術也不錯。陽光下也懂得用側光。

十一歳那年。爺爺從澳洲回港定居。改變了很多不平等的事。是一個自由與封建之爭。

童年時的一張全家福

隨著年紀長大,和父母一起的時間便交給了同學和朋友。相簿中只有同學和朋友的相片。而父母的照片亦慢慢地無聲無色的消失了。及後來美,為生活,一起拍攝的機會更加少。


2010年,我買了第一部數碼單鏡反光相機。開始重拾當年的攝影樂趣。


2013年,我想真正的學習一點攝影,無意中,參加了一個室內人像的工作坊。開始拍攝人像。


某天,看到眼前日漸衰老的爸媽,心想,為什麼不給他們拍一輯人像呢。今天不拍,可能將來想也沒有機會。

最初爸爸不太願意,但最終給我説服了。

我和媽媽的第一次


2015年,我又想到來一張大合照。一向不穿牛仔褲的爸媽亦被要求,到Kohls買了一套丅恤牛仔褲。就這樣,我們拍了一張全家福。

可惜遲了十年。嫲嫲05年去世(一百多歳),不然,四代同堂。

爸爸媽媽開始很專業了

大家鬼馬一番

媽媽前大半生,從沒外出工作。是幸福還是不幸呢?她從不會單獨外出,沒有自己的愛好,沒有朋友,沒有人生目標,就像被判了終生監禁的婦人。嫲嫲對她很嚴苛。童年時我會為母親抱不平。所以經常被嫲嫲打駡。父親為討好嫲嫲,亦經常將我教訓。


記得當年媽媽經常病在床上。長大後,她才對我們說,這是她唯一可逃被的方法。她曾想過離開這世界,但看見我們五個小孩子,她實在不忍心。日子便這樣地過去。


可以說是生不逢時。這是舊封建社會對女性的不公平。


不過,我十一歲那年,在澳洲營商的爺爺回港定居,將一切不平等的事反過來,還我媽媽自由。

媽媽對我太太非常好。她對我說,從前她受的苦,她不會將它放在我太太身上。加上我太太在美國沒有一位親人,所以媽媽視她如親生女兒一樣。

今天,媽媽已開始有點腦退化了。我相信終有一天,我站在她的面前,她也不知道面前的我就是她的兒子。


我不希望結局會是這樣,但這是我改變不了的事實。


媽媽,給我再來一張

媽媽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