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庙会,现在的上海人大多会想起正月十五的豫园灯会和农历三月初三的龙华寺庙会,少数上了年纪的老人才会记得四月初八的静安寺庙会。


静安寺庙会,又称浴佛节。传说,前清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四月初八,这一天静安寺山门和大殿修复,重新对外开放,四乡民众闻讯赶来烧香拜佛,顺便把自家的农副产品带来,设摊售卖。由此,渐渐地形成了一年一度的静安寺庙会。


加上租界当局越界筑路,及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静安寺附近已经由幽静的乡野,逐渐演变为热闹的商业街市,庙会的规模也越来越大。不过,眼下见过当年静安寺庙会盛况的老人也不会多了,关于庙会的描绘大多见于零星的文献记录。


非常幸运的是,两年前,我从民间渠道发现并成功采集了一本16毫米的电影胶片,经过技术处理后放映,呈现出来的居然是一九三零年代的静安寺庙会。现在,我把电影中的画面截图出来与大家分享。



图为静安寺路1686号(今南京西路)静安寺出口。烧香礼佛完毕,人们涌向街市庙会。(从前的静安寺并不像现在那般金碧辉煌噢

(唉…涌泉池里脏得哩,尽是垃圾。)

静安寺门前的涌泉,是中外游客争相一睹的景观。

言归正传说庙会。静安寺庙会,其实就是排列在东西向的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和南北向的徐家汇路(今华山路)上的临时商铺群。


从各种中英文交杂的广告牌上,我们不难发现,当年的上海已经是国际化程度很高的商业都市了。

"美坚利老牌保险刀剪号"铺子前,人头攒动。


和现在庙会上以售卖小吃食品为主不同,当年的庙会还是以出售生活用品为多。让我们先来看看,静安寺庙会上都卖些什么东西。


造型各异的玻璃镜子和不锈钢器皿,当年很可能是属于时尚生活的舶来品。

各种不同用途的淘箩,是当年家家户户都要用的生活必须品。

售卖雨伞和竹篮竹笾的铺子。

售卖"本厂自织各种丝光/真丝/麻纱袜子"的铺子和售卖"本厂毛巾/丝袜零售"的铺子相邻。

售卖内衣(汗背心)的铺子。

售卖麻绳,扁担,水瓢与竹制品的铺子。小到养叫咕咕的笼子,大到装货物的箩筐,应有尽有。

售卖马桶,木盆,藤椅的铺子。

售卖竹席,草编(提包)的铺子。

售卖食品的字牌。

人群中兜售小商品的流动贩子。

向路人吆喝着的铺主。

讨价还价的买家与卖家。

看了庙会上的商品,我们再来看一组庙会上的众生相。

庙会上,或拖着小孩,或抱着幼儿的游客……脚踏车(自行车)当年可是奢侈品哦。

庙会,在英文里,大概有淘便宜货的意思,来的人当然各式各样喽。

这俩哥们的神态,有点特别啦……

同样是坐在黄包车上,外国人神情自如,咱同胞则满载而归。

淘便宜货的庙会上,开着敞篷汽车的哥们可是出尽风头了。

外国人也喜欢淘便宜货?

庙会上,长衫,短褂,西装,旗袍……应有尽有。

父子? 表情各异。

除了衣著,各式发型,也是我们观察那个年代不同阶层的符号。

哥们看啥呢?该减肥了!

透过庙会,我们不仅可以看到那个时代人们的生活状态,也多多少少可以窥见那个时代人们的精神风貌。

阅江楼主,出生於上海,祖籍江苏太仓,电视文艺导演,毕业於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编辑系,现从事中国历史影像及艺术文献的收藏与研究。


本帖图片与文字,欢迎链接转发,任何机构与个人若需转载或它用,但请务必联系本人,以便获得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