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做的老温鞋

  弹指一挥,不知不觉也步入天命之年,怀旧感悠然滋生。自诩凡夫俗子,往事不尽过眼云烟。父辈都尽耄耋,发小多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后辈成人成才。事业家业有成,衣食无忧。过往人事不时在脑海思绪中忽闪,父辈养育的艰辛,成长中的坎坷,快乐中的逸事点滴,儿时的顽皮戏耍,桩桩件件尽浮眼帘,恍惚眼前。更为揪心的是魂牵梦萦的思亲,念亲!挥不走的思绪,忍不下的泪水;割不断的天地,咽不下的思念。


儿时,地球尚未变暖。入冬时分坠雪,积雪,整个一个冰天雪地。天寒,似乎助风。那个风刮起来,嗖嗖嗖……儿时叫的白毛风,刺骨的冷,凉透了全身。小学,复式教学,读书在村。读初中就移身邻村圈马坪,上学发小都是邻村的懵懂少年。入冬季,保暖就成当务之急。当下是跑校,全靠腿脚之功夫,而有一双合脚而暖和的鞋子,便是每个童娃的渴求和期盼。至今我引以为豪,念念不忘,招人惹眼的不是饭盒的食,不是口袋里的糖,是母亲做的老温鞋。


母亲做老温鞋,在我儿时看来简直形同打造小船。春搓绳,夏做褙,秋纳底,冬做鞋。其原因可能和农忙农闲,气候干燥湿润有关吧,至今不太明白,惭愧。


搓绳。搓绳用料是上好麻皮,都是头年自己种的麻,秋天收割后,削头,打捆,在河水中浸沤,晾干,然后,折麻就得麻皮。一绳之料来之不易。捻搓线绳就更显得功夫道,技艺精。至今想来,母亲搓绳捻线的过程是那么娴熟,叹为观止。儿时,母亲在街门洞把草墩放在石头台阶上,准备好破条麻皮,工具,郑重其事地坐稳当开始搓绳捻线。我在旁边坐着小板凳,两手托着腮帮,静静地看着母亲。母亲一会单手扯拽麻皮,一会双手又搓着小搓……在母亲手中小搓似陀螺悬空舞动,单支,并线,搓成。母亲搓捻的小细绳弹而不脆,僵而不硬,揉中带刚,刚柔并济。最后,搓捻成的小细绳缠绕成蛋蛋,形状似鸟窝,便于保存,用起来非常便利,使用时无需再抽丝剥茧


糊袼褙 。这营生比较简单,主要看是不是有心人,平时备料是否充足。一块大面案,一盆稠稀恰到好处的浆糊,一只浆糊刷子,一袋积攒洗净的布头布条布块,一叠讨来的旧报纸或大纸张。首先,在大面案涂抹浆糊,贴布,贴报纸,再贴布……一层又一层,最后又贴布。晒在太阳下干透后自然脱落即可成用,备用随时!


纳鞋底。袼褙,小细绳现成后,比照鞋底样用袼褙剪出三到四层叠摞 粘贴制成鞋底坯,正反面均用白布裹包粘贴,用宽白小带细心包边,初成鞋底。之后用针锥打孔,顶针顶着大叉针,牵着小细绳一针一线地纳底,鞋底上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布满针脚,直至鞋底满目苍夷皆成。母亲纳的千层鞋底,瓷实,耐磨,透气,防寒,防汗臭。穿上个把月,又揉,又弹,老舒服了!

做鞋身。照着鞋身样子,先做鞋身坯。通常用质地好的白布下料两层,在夹层中耐心均匀铺入棉花,或羊毛羊绒,然后手工缝纳,针脚,行距恰当,防止跑毛,滚絮。然后,用灯芯绒,或黑布,蓝布,红布等做成鞋面,粘贴到鞋身坯上,再用窄白小带延边即成鞋身。七十年代,塑料布很是奇缺,母亲偶得后视为宝贝,小心收藏,做鞋时拿出来夹在鞋面和鞋身坯中间,同时起到防水,保暖的功效。母亲真聪明!

    成鞋。呵呵,就是现在说的组装。似如十月怀胎即将分娩,兴奋,激动,喜不自禁。鞋身鞋底兑合,用针锥打孔,大叉针引线小细绳,小针脚缝合一圈,大事完结!脚着母亲做的老温鞋,如暖暖的温室,每每一步脚丫那么舒展,脚步那样踏实。


清晰的印影里,母亲洗不去手指皱褶中的黑,磨不去手指肚布满的老茧,扯不断手中下穿上拽的麻绳,缝制出那么那么合脚的老温鞋!怨不得惹得发小羡慕,妒忌!怪不得,大娘,姑姑,婶婶,姨姨啧啧称赞母亲手巧,夸奖母亲的艺术手工巧夺天工!其实,母亲的物尽其用,使得 破裤旧衣,不起眼的布头,物超所值!母亲的老温鞋,缝制了勤,内涵了俭,往复了持,呵护了家,诠释了无疆母爱!


父母膝下三子四女,我上有成双兄姐,下有成双胞妹,俨然一个大家庭。再加上嫡孙,外孙几个,母亲要做的鞋子不下十余双,也就个把月。尤其是孙子辈的鞋,虽小巧,却麻烦,还需在鞋面上绣花,刺虎。连上衣服针线活,有时直到年三十收工。一来过大年儿孙要穿新鞋,二来有民俗讲究,大年初一不能捉针动剪。什么呀,其实是不让那些懒婆娘拖活。


母亲不仅要做鞋,每双鞋都配一双底衬,也都是用袼褙,碎布拼贴,或者整布签纳而成,大多是废物利用。母亲还利用积攒糊革壁余下的各色布头,制作好多手工制品。拼贴的坐垫,门帘,小书包等等。真是巧妇也为无米之炊。


十指连心,骨头连筋。母亲的老温鞋,环保,节能,低耗,减排。母亲的老温鞋,合脚,暖脚,舒服至致;贴心,暖心,挽连儿女慈母情!母亲灯下纳鞋底的飞针走线,刺破顶针的麻碎碎伤痕,谱出岑舞乐曲,写出慈母犊情,使儿女梦牵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