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5日,我们开始了两周的日本游。北京起飞后两个多小时,飞临日本列岛,在飞机上就可以远眺富士山。


中午到东京,阳光明媚,气温也很舒适。先换火车通票,这是一种给游客的7/14/21天的通票,必须在日本以外购买,到日本后换成票证使用,如果坐火车频繁的话,绝对便利划算。然后又买地铁票,地铁票也有给游客用的一种,分1-3天的。我们买了48小时的。

初到东京,不得不赞叹它的交通系统,日本的铁路线像蜘蛛网一样布满全国,大的车站更是像个迷宫,但是它们极富人性化的标志,让初来乍到的我们也能够很容易地到达目的地。在火车上,我在用iPad上的Google地图看下车的地方,坐在旁边的一位日本长者用英语对我说,你要在这一站下。因为是快车,那一站不停。我直说谢谢。

​因为在东京只有42小时的时间,到旅馆入住后立刻出门。先到浅草寺,这是东京都内历史最悠久的寺院,供奉的本尊是圣观音。这里的建筑,在二战中的东京大轰炸中被毁,我们看到的都是重建的。

正值周末,浅草寺人群熙攘,烧香求符,还有各种小吃摊很吸引人,也有很多的餐馆,我们在这里吃了第一顿日餐,好吃,就是我的大长腿窝的比较难受。

入夜,去逛灯红酒绿的银座商业区,霓虹灯下的闹市更显繁华。

6日早晨到皇宫拍二重桥,这是东京的一个地标。一大早除了跑步锻炼的,没有什么游人,皇宫大门也只有一个警卫站岗,突然想起来摩洛哥王宫前十几个兵站岗的情景。

上午去筑地海鲜市场,品尝了几种现烤现卖的海鲜,LD临走还买了一盒鱼品,之后发现是鱼形鱼子,很咸,只能早上在旅馆吃早餐时,夹面包吃。

神社和寺院在日本可谓是遍地开花,寺院属佛教信仰,佛教被认为是外来的宗教;神社则属神道信仰,而神道则是植根于日本本土的,神社是神道的中心,日本人的精神图腾,其标志性的附属建筑就是鸟居,被认为是人间和神域的分界线,过了鸟居,就进入神域,行为举止都得规矩一点。神社虽起源很早,但其真正发扬光大,是在19世紀中的明治维新之后。


神社主要祭祀对象一方面為主神——"天照大神",另一方面也崇仰自然万物及各种神灵,供奉雷神,五谷丰登之神,水神等,如常见的稻荷神社供奉的便是狐仙,日本人相信狐仙是五谷之神的使者。日本最重要的神社包括供奉天照大神的伊势神宫,最古老的神社的出云大社,世界文化遗产的岩岛神社,供奉德川家康的日光东照宫,以及近年颇引起爭议供奉战争亡灵的靖国神社,神社中并没有具体供奉的偶像,大概表示神是无所不在的,不是一个偶像所能代表的,神宫在神社中属于最高等级的。

日本人对宗教信仰的态度是很平和开放的,拜完佛,再拜神,像浅草寺和浅草神社就在一起,原来就是一家,后来佛和神才分开,归不同的机构管理。


明治神宫供奉着明治天皇和皇后。日本经历了明治维新,才一跃成为世界强国之一,所以明治天皇在日本有着特殊的地位。明治神宫是东京5个最主要的神社之一,其他4个是日枝神社、靖国神社、大国魂神社和东京大神宫。每年去参拜明治神宫的人数,总创下日本的最高纪录,尤其在新年伊始,据说明治神宫的卦签很灵验。每年都有多场新生儿命名仪式、成人礼、毕业典礼和婚礼等各种人生重要仪式,在明治神宫举行。而明治神宫每年上千场的日本传统婚礼,更为这里增添了一道精致美丽的风景。

十一月中是日本7-5-3节的日子,这是个为儿童祈福的节日,有很多盛装的家庭来此参拜,特别可爱的是那些穿着漂亮和服的女孩子,她们被游客围着拍照,也很配合。明治神宫也是东京的一大绿地,里面有大量的参天古树,许多是从朝鲜和台湾移植过来的。

认真地在写自己的愿望

入夜时分,来到新宿的歌舞伎町时,华灯齐放,人潮汹涌,这是东京的娱乐及红灯区,纸醉金迷,只有晚上来才最能体验这种氛围。

暴走了一天,充分利用了48小时的地铁通票,在地下的蛛网里穿梭,还是走了21.2公里。下一站是富士山。

富士山是作为日本象征之一的活火山,是日本的最高峰,被视为圣山,2013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富士山山麓周围,分布着5个淡水湖,统称富士五湖,是日本著名的观光度假胜地。

8日早晨,爬上忠灵塔的山,拍富士山日出。刚到时,半个山还在云里,有点失望,不过云层随着曙光慢慢地散去了,富士山终于露出了它的雄姿,看来我们的人品还不错。

这座忠灵塔也是当地人为死于战争的乡亲建造的,下面种满了樱花树。春天樱花盛开,加上积雪尚多的富士山,是一张美丽的日本名片。秋天,叶子变成了红色,可惜山顶的雪所剩无几了。


下山时走了人们参拜的步道,富士山在艳红的和枫中时隐时现。


离开富士山,经东京转北陆新干线高铁(日本人叫火车为电车),前往高山。高山位于日本阿尔比斯山脉中,在本州的中北部,被称为“小京都”,是前往世界文化遗产地白川乡的门户。车行群山环抱中,时常见到山上层林尽染,漫山红遍,秋色迷人。


在东京车站换乘时,买了两盒火车的便当,中午买便当的人很多,饭菜虽是冷的,但还是很可口的。


快到富山站时,由于看错了站,在离富山10分钟的前一站下了,结果不得不再等下一次车,在路上多花了两个小时。到高山时天色已暗,秋雨绵绵。旅馆就在车站附近,一个很温馨的小旅馆。


此时已经是饥肠辘辘了,用Google地图找了一家评价不错的“小太郎”家庭饭馆,点了当地有名的飛騨牛肉,有大理石纹路,入口即化。高山拉面也是当地美食。

LD说,许多日本的地名富于画面感,给人想象的空间,如飛騨高山、飛騨古川、飛騨细江、美浓太田、御前街、二人静、白雲……飛騨念飞图,英语是Hida。飛驒国是古代日本的一个行政区,又稱飛州。飛驒国大约在岐阜县的北部。岐阜县位于日本中部,如果知道这里曾经在日本战国时代群雄并起,脑海里就会联想起武士、飞骑、驿站、烽火、狼烟、围城……

9日上午花了半天的功夫,把小城转了一圈,爬上了高山古城遗址公园,这里的和枫正当红,非常漂亮。LD还发了朋友圈,赞美了一番:“一直孤陋寡闻地自恃加国枫景自家独好,日本山明水秀,到处都是人文景观,鲜艳的红叶,配上凝重的古刹神社、玲珑的前庭花园、雅致的和式纸窗格,不但格外绚丽,还别有一番幽静寂美。据说日本的红叶植物数量多达600种以上,是欧美的4倍。这个真伪有待考证,但和枫的美肯定是没谁了”。

高山仍存有大量建于江户时代的木制建筑,至今仍被作为住宅及店铺使用,高山也因此又称“小京都”。城里的古街区,建于400年前却保存完好,古色古香,各具特色,也没有京都那么多的游客。高山最有名的是春秋两次的高山祭,会有各式各样的屋台出现在街头,我们能看到街上放屋台的地方。


LD还难得碰到一位会英语的日本老太太,主动跟她寒喧了一番,老人背都驼了,但眼神清亮,笑容甜美。LD觉得日本的老人很欧化,衣着体面,妆容精致,也许他们没有机会含饴弄孙,反而有精力和时间捯饬自己。


下午坐巴士到世界文化遗产地----白川乡。

白川乡位于日本中部的崇山峻岭之中,但是这里的山区公路不是绕山而行的,大部分时间巴士都是在一个接一个的隧道中穿行。日本人宁愿花大功夫开隧道筑路,也不愿去修弯弯绕的盘山公路。

白川乡是日本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地之一,有着独特的合掌造式大斜茅草屋顶的建筑。合掌造的建筑是全木结构,建造过程一般先用榫卯对接,再用绳子扎结而成。屋顶材料全部是稻草及芦苇捆扎的草束。看到有帧照片中,几十人站在45度到60度倾斜的三角形房顶上,铺茅草,可以想见这种屋顶的承重能力。冬季时,这么斜的屋顶可以让积雪自然滑落,防止积雪过厚。屋顶呈人字形,如双手合掌而得名。

白川乡除了山清水秀之外,更难能可贵的是它的村民们依然保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没有让村子沦为一个商业化的旅游景点,而依然是一个世外桃源。在星罗棋布的古老茅屋周围,是灌溉水道的潺潺流水,是郁郁葱葱的稻田和菜园,是神社寺庙中朗朗的诵经声,他们在这块远离城市喧嚣的土地上,仍然享受着自己质朴而宁静的生活。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无愧于世界文化遗产地的称号。

来这里的游客大多停留两个小时,在村里转一圈就走了。要真正体会白川乡的慢生活,一定要住下来,泡泡热温泉,品尝一下纯正的日本餐,在清晨或者傍晚登上山顶的观景平台,眺望村里的田园风光。如果是冬天景色会更美,厚厚的白雪静静地包裹着一栋栋茅草屋,营造了一个纯粹迷人的童话世界。

​10日早晨,带着LD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参观长濑家。到我们离开时,一车车的旅游巴士开始涌入。

金沢位于中部毗邻日本海,最知名的是海鲜、兼六园和艺妓区。我们中午到达金沢,就去了近江町市場(Ohmi-cho market)。市场里各式海鲜琳琅满目,价格不菲。转了一大圈,最后找了一家排队等座人最多的回转式寿司店(もりもり寿し近江町店 Mori Mori Sushi Omicho Shop)午餐。因为金沢的海产新鲜,它的寿司被认为是日本最好的之一。用毕付款后,服务员美眉给了收据,没有找零,我转身走了。美眉叫住我,双手捧上零钱,毕恭毕敬,让我有点不好意思。日本服务业不收小费,餐馆定价虽然不便宜,但感觉很公道。特别是日本料理很适合我们的中国胃,不像在欧美旅游,要花时间找吃饭的地方。在日本吃饭不但不成问题,而且是一种享受。

之后去金沢城堡和兼六园,兼六园完整的保留了江户时代具有代表性的林泉回廊式大庭院,与冈山的后乐园和水户的偕乐园,并称为日本的三大名园。


“兼六”取自于中国宋代诗人李格非所著的《洛阳名园记》,园林主人自认它具备了“宏大、幽邃、人力、苍古、水泉、眺望”的名园条件,所以命名为兼六园,花了170年左右的时间才建成。这里应该慢慢逛,静下心去体会这六种意境,我们走马观花,不免辜负园林主人的一番苦心了。


鹡鸰岛上的阴阳石、缘分之松和五重塔,据说代表着人生的出生、结婚和死亡,禅意幽幽。

在门口,有一对日本新人正在拍结婚照,赶紧蹭了几张。他们的盛装配城堡很和谐,他们的快乐很感染人。


东茶屋街区是由建于江户末期和明治时期的茶屋所组成,在这里可以体验到日本独特的文化,最富于神秘感的莫过于生活在这里的艺妓(日语:芸妓)。在日语中,“妓”字保留了传统汉语的用法,既可代表女性艺术表演者,亦可代表女性性工作者。而艺妓的“妓”是指前者,因为艺妓在原则上是艺术表演者,并不从事性交易。当代日本艺妓社会地位较高,因为她们是日本的一种传统文化的代表。金沢是日本少数几个尚有艺妓存在的城市,东茶屋细江街区正是这样一个地方。艺妓们就住在这些茶屋里,白天她们也会出现在街头,但你完全无法辨认出她们。只有在傍晚时分,如果需要去表演,她们才会盛装打扮出门,有专车来接。其实她们在外面的时间,也就是出茶屋门钻进车子的几秒功夫,我运气极好,居然碰到这样的机会,以狗仔队的反应速度,在几秒内抢拍到了两位正宗的日本艺妓照片。

传统的艺妓表演极为高档,只有通过被她们认可的关系才能约到,价钱也是极为昂贵。为了满足游客的需要,也有比较大众化的演出,让人们有机会体验到这种文化。

狭窄而又蜿蜒曲折的道路两旁,悬挂着门灯的二层红木茶屋都很低调古朴,没有灯红酒绿的广告,也没有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一楼也都是富有特色的木虫笼格子门窗,只在木条的缝隙里透出淡淡的灯光,里面的商品和人影时隐时现,有种神秘的感觉。

晚上靠着手机的Google地图,穿行在寂静的小巷中返回旅馆。日本大部分地方到晚上都很安静,多数商店早早地关门了,我们在旅馆旁边找了一家面店,食客满满,都沿着柜台排排坐,吸溜吸溜的吃面声此起彼伏。每位食客离开时,店员们都会齐声道谢(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他们把后半句aimashi的音,拉的像他们的面条一样,又长又绵,听起来像唱歌一样。

下一站是京都。

11.11日早晨,离开金沢前往京都。京都和奈良集中了日本历史文化的精华,保存的古迹又多又好,是此行的重点,计划住三个晚上。

中午到京都,直奔天龙寺和竹林小径,就在著名的岚山脚下,红叶虽未到高峰值,不过各种颜色的树叶加上古色古香的寺院神社,足以让人陶醉了。

四个日本和服美眉在玩自拍,有游客求合影,我也凑个热闹,花儿朵朵的姑娘们笑得天真烂漫。

伏见稻荷大社,是遍及日本全国各地約四万多所的稻荷神社的总社,里面有许多狐狸的像。狐狸被认为是稻荷神的使者,能给人们带来五谷丰登,它的千鸟本居是日本最著名的景点之一,离我们住处只有一站路。晚上,LD在旅馆睡觉,我独自出门。沿着鸟居的步道,爬上了海拔233米的稻荷山顶。晚上游人稀少,这座古老的神社更显神秘。时不时地还有动物出没,只是看不清楚,没准就是这里供奉的狐仙。

稻荷山最高的神社

从江戶时代起,前來此地许愿的人,会捐款在神社境內竖立一座鸟居,表达对神明的敬意。日积月累,神社范围里的大小鸟居数量惊人,每个鸟居都有奉献的人名。奉献的人越多,鸟居也越多;奉献金额越多,鸟居规模也越大。大部分鸟居是平成年(1989)之后立的,也就是现在天皇即位后立的,也看到少数昭和年间的鸟居。

次日早上,和LD又去了一次,当然没有再爬山,只在最负盛名的千鸟本居入口处逗留了一下。我们离开时,游客已经不断涌入了。

在奈良浮光掠影,去了春日大社、奈良公园、东大寺、唐招提寺、药师寺。

奈良的鹿是一大景,它们都是野生的鹿群,有上千年的历史,被奉为神鹿。白天,鹿在奈良公园的周围游荡,晚上回附近山上的森林里栖息,它们和人群已经融为一体,学会了磕头要吃的。看到一个小女孩每喂鹿一块鹿仙贝,就对鹿鞠个躬,不知道是什么礼数,也许在和鹿相互致敬。我们看到公鹿都没有角,咨询了在日本的朋友,原来,每年都要给它们锯角,以免伤人,还专门有锯鹿角的表演。

有一只鹿围着一个和服娃娃转,吓得她抱着爸爸大哭,而小鹿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唐招提寺和药王寺则清静的许多,看来日本人拜神的比拜佛的人多。唐招提寺是唐朝鉴真和尚(759年)东渡日本,在此建立学习戒律的寺院,里面藏有他国宝级的座像,一年只能展出几天,我们看到的是2013年制作的复制品。唐代的木质建筑能保留下来,非常不易,估计在中国本土都极为稀罕了,“想看唐朝去日本”不是没有道理的。

药师寺是天武天皇(680年),为皇后重病康复还愿而筹建的,这里还保有唐代高僧玄藏的真身舍利子,据说是日本军队侵华时从南京掠夺的。

13日,去了京都的几个主要景点,从清水寺开始,哲学小道、银阁寺、金阁寺、二条城、京都御苑,最后到了祇园。


据说哲学小道在樱花季时非常漂亮,倘徉在小道上,会产生形而上的遐思。时值秋风扫落叶,景象落败,凡夫俗女走一趟,只能假装有感觉了。

银阁寺

​象征北山文化的金阁寺(正名鹿苑寺)以华丽、耀眼著称,而代表东山文化的银阁寺(正名慈照寺)则走幽玄、寂静之风,各具特色和风格。它们都是在室町幕府时期,由足利家族建造。祖父辈的足利义满将军,造了自己的山庄“金阁寺”后,孙辈的足利义政修又修建了银阁寺,只是由于幕府朝政的衰败,在观音殿的墙上贴银箔的计划未实现,银阁也就名不副实了。据说,足利义满将军就是我们熟知的动画片《聪明的一休》中利将军的原型。

正值周末,能看到很多穿和服的日本家庭,还有不少日本女孩 ,穿和服趿木屐挎花包,结伴而行。当然也有不少女游客身着缤纷和服,摇曳生姿,只要穿上和服就成了焦点,成了明星,经常被游客们求合影。

在二条城的大殿里,前面走了两位和服美眉,在大殿里的格窗衬托下,和风韵味十足。虽然里面不让拍照,我还是忍不住盲拍(不看取景器)了几张。出来之后,她们大概注意到我在拍她们,我用英语夸她们漂亮,她们娇羞地嫣然一笑,袅袅婷婷而去 。据说和服的服饰,多少具有或借鉴汉服特征,而如今海内外大行其道的唐装,比如旗袍马褂长衫之类的,其实都不是汉族传统的民族服饰。如果汉服能有和服的生命力,想象一下,天朝会是一幅怎么样的景象呢?

京都是明治天皇之前日本的首都,皇宫御所是必不可少的,有很大一部分是是向市民开放的休闲空间。

晚上到了祇园的花街,这里是京都的历史古街区,也是艺妓的地界,不过游人如织,没机会再见到真正的艺妓了。正值周末,大街上和商店里和服女子比比皆是,有本地人也有游客。不过车水马龙,有点乱哄哄的,缺少了古都那种安静的氛围,加上天也黑了,我没有什么兴趣扫街了,找了一家寿司店搓了一顿,回旅馆了。

在京都奈良马不停蹄的三天过得很快,下一站是广岛和宫岛。

14日早晨,乘两小时新干线列车到达广岛。把行李存在车站后,坐街车前往原子弹爆炸纪念地。日本车站都有储物柜,用起来很方便,300-700日币一天。

广岛曾经发迹于军事工业,最后又毁于军事工业。1945年8月,美国选择广岛投放原子弹,就是因为它是一个重要的军事目标。现存的遗址原来是广岛县的一个展览馆,一栋捷克人设计的欧式建筑,是当地的一个地标。原子弹就在离它不远的上空约600米处爆炸,几乎是垂直的,所以虽然千疮百孔,却没有倒下。据估计在广岛约有7万人,因核爆所致的摄氏3,500度高温,立即人间蒸发,包括时任广岛市长粟屋仙吉。到1945年年底,估计因烧伤、辐射和相关疾病影响而死亡之人数,约9万至14万。另外,估计至1950年止,共有20万人因癌症和其他长期并发症而死亡。

经过70多年的重建,广岛现在是一座在废墟上崛起的现代城市,欣欣向荣。有远见的广岛人,没有让现代文明完全抹去战争的阴影和摧残,为了让世界可以感受这个城市历史的伤痛,探寻和平的意义和美好,保留下了最后一块触目惊心的废墟。现在,纪念公园成为日本学校的一个反战争的教育基地。我们看到一大群一大群的学生,集体来此参观留影。

纪念公园周围有各种不同的纪念碑,有一座是纪念当时被征用的学生工而建。这些孩子们在本该读书的年龄,被卷入了这场战争。纪念碑下收集了大量各地学生们手工制作的彩色纸鹤,据说各地的学生都会来这里进行参观学习。

儿童和平纪念碑,是为了纪念一位女孩,她因核辐射2岁患了白血病,10岁时就去世了。碑上站立着手捧折纸鹤的少女青铜像,寄托着对和平、对未来的梦想。一群学生把书包都整整齐齐地放在地上,恭恭敬敬地鞠躬。朗读祭文的男生最后都哭了,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还是非常感动。日本是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日本人民最后也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愿世界和平!

从广岛坐车半小时,然后轮渡20分钟,在小雨淅沥中上了宫岛。在宫岛的三国屋旅馆住了两个晚上,坐在房间的窗前,既可以远眺大海,又可以欣赏庭园,是典型的日本花园,精致简约,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被LD评为此行最佳住处。

由于大部分游客都不在岛上过夜,所以晚上六点以后,岛上的商铺、饭馆基本都会打烊。我们赶在六点以前去了一家牡蛎屋,这里的牡蛎和海鳗都是很有名的美食,不能错过。


岛上的严岛神社和大鸟居是日本的三景之一,也是世界文化遗产地。神社背靠弥山的原始森林景区,与自然景观有机地融为一体。神社有1400年的历史,著名的大鸟居在涨潮时矗立在海中,游人乘船才能靠近。但是退潮后,它就露出海面,游人可以走到跟前合影。

15日晚上的超级月亮,导致早晨的超级大潮。我们7点不到进去参观神社,然后回旅馆用早点,再去发现神社竟然关门了,工作人员都在往外扫倒灌的海水,还要用水冲被海水浸泡过的木头,以免海水腐蚀。


15日晚上的超级月亮,导致早晨的超级大潮。我们7点不到进去参观神社,然后回旅馆用早点,再去发现神社竟然关门了,工作人员都在往外扫倒灌的海水,还要用水冲被海水浸泡过的木头,以免海水腐蚀。


宫岛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岛,清晨,穿行在安静的街道上,不时有小鹿过来伸头嗅嗅你。不过这里的鹿不会鞠躬,也没有小贩在卖鹿仙贝。红叶谷里的绚丽多彩的秋色,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16日,在宫岛的最后一天早晨,终于拍到了月亮下的大鸟居。前一天满月,可惜是阴天,没能看到超级大月亮。今天的月亮有点缺,但还是很开心了。

最后还拍到了在大鸟居下栖息的白鹭,大鸟居名至实归了。

早饭后坐山阳新干线高铁前往大阪,顺道游览了世界文化遗产姬路城堡。


姬路城是日本首个被收录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名录的建筑。建于1600年左右,是日本特有的木制城郭建筑技术的最高峰时期。其纯白耀眼的雄姿,如白鹭在云霄起舞,因此又被称为“白鹭城“,它在二战中幸免于美军的轰炸。城堡有六层高,参观就如爬了一座小山。

城堡门口有几位武士装扮的老人,热情地拉游客照相,在别的国家,收钱是必须的。而他们全副武装地站在大太阳下面,只是为了让游客能跟日本武士合影留念。他先是很认真地和我拍了一张照,还不满意,把手上的长矛塞给我,又给我戴了一顶古代日本武士的头套,自己摆好架势,再来一张,却分文不取。

下午到了大阪,LD大学同寝室同学MM,专程坐了一小时的火车,来接我们到她安排好的公寓里,还为我们买好了一冰箱的食品水果饮料。

晚上,她带我们去不夜城心斋桥,吃饭血拼。在小巷深处转来转去,摸进了一家叫虎目横丁的大排档,各种极具日本特色的小食,好看好吃,估计游客是找不到这里的,主要是当地人喝酒聊天的地方。我真心感谢MM的体贴周到,羡慕她们的姐妹情谊。之前我在做行程计划时,MM就提供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和很好的建议。

晚上,在戎桥附近看到青春偶像组合“假面女子”在和粉丝互动,我也去凑了个热闹。

17日早上,犹豫要不要去神户吃牛肉,不过两周的紧张行程接近尾声,人一开始放松,就感觉累了,两个人都感冒,我还有点发烧,于是决定睡懒觉。到了下午,才去大阪城堡拍照,然后去心斋桥买药。LD在架子上,一共看到两种感冒药,一种1100+,一种900+。看说明书上,罗列的症状一模一样。贵一点品质应该好一点,她就拿了1100+。这时,一位年长的日本药剂师做手势让她等一下,然后迅速跑进一个柜台,出来后手上拿着一张纸,点了上面的一行中文给LD看:如果价格不同,疗效相同,选择价格低的。

18日,结束两周的日本之行,下午从关西机场回上海。这次在日本走马观花了11个地方,有7个世界文化遗产地,就旅游体验来说,跟我们走过的其他地方比较,可以说是最好的,超过了欧美。

日本人在一个人口密度很大的岛国里,建立了极为有效的管理体系,保证人们的工作、生活能够顺利有序地进行。比如火车的运行,我们有次需要在4分钟里,从一号站台下车,到八号站台上另一列车。初来乍到,我们对自己能够顺利换车,充满怀疑。但日本车站的设计,却让我们刚好能够赶上。

日本各种设施都很人性化,你需要的事情都已经预先为你想到了,有时还经常有意外惊喜。日本人的文明礼貌也让我们常常受宠若惊,可惜我们不懂日语,无法有更多的交流,基本上是聋哑加半文盲,好在有不少汉字,很多时候可以连蒙带猜知道个大概。不过,千万别指望能与日本人用英语交流,旅馆的人除外,方向全凭手机GPS指路,加上日本超详细的方向指示,基本没有问过路。

还有就是日餐比较适合我们的中国胃,不用为吃什么而发愁。在日本感觉也很安全,不用担心遇到小偷和骗子,也没有人忽悠你去买什么或者玩什么。日本人不愿打搅和麻烦别人,看上去有点冷漠,实际是非常热心。有次问车站的工作人员一个上车的地点,他拿着地图和笔,一遍遍地又讲又画,我们完全听不懂,虽然他不依不饶,我们还是道个谢,逃也似地跑了。但是,等我们上了车,恍然大悟,原来他在告诉我们这趟车临时改道了!

再见了,日本,有机会我们还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