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摄影俱乐部的五位"老鸟"带着我这个菜鸟,驱车赶往位于Iowa Bettendorf的Lock & Dam, 去拍摄美国国鸟-白头鹰。

这就是Lock & Dam. 冰天雪地的时候,密西西比河很多地方结冰,只有这个水坝下方因为水的流量大而猛,留给白头鹰一大片捕鱼进食的水域。

这地方接近黄昏时,光线开始变化。

到傍晚,阳光变得温柔,真的是五颜六色。

但是我们并没有心情去欣赏光线的变化,而是感叹为什么没有看到白头鹰?

造齐先生老早就开始不耐烦,玩起了偷拍,也给我了一张"到此一游"的纪念

正当我们感叹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来了一位美国男士。 他告诉我们,老鹰会有的,不信你看我今天拍的。

果然过了不久,天空出现了飞行物!这时候好几架相机快门噼里啪啦响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乌鸦一枚!

而且还那么高!

过了一会儿又一只。 我想八成又是乌鸦吧?但是闲着也是闲着,拍下来练手吧。 终于对准焦距时,才惊喜地发现这只鸟的头和尾巴是白的!

这张差点只拍到蓝色的天空

可惜它没有给我们很多拍摄的好机会。高高地在我们头顶盘旋几圈后,就飞到马路对面的一颗树上停了下来。

感谢造齐先生在后面"放冷枪"拍下了这张照片。我正在拍摄马路对面的鹰。

这张是Nikon P900 bridge camera 拍的,焦距2000毫米。

然后启动digital zoom, 焦距为2500毫米左右。 仅仅为了留念,顾不上片质好坏了。

不久它也飞走了,我们又进入无趣和无结果的等待。正当我们商量该开车到另一个地方试试运气的时候,来了一帮从多伦多专程来拍鹰的华人。他们兴致勃勃地对我们描述了他们一大早是如何拍得爽,并且带我们去大坝的侧面。

于是两国人民共同等待美国国鸟的出现。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家终于发现河对面的一棵树上有好几只鹰!

但是它们离得太远,2500mm 勉强能使我辨别出它们是白头鹰,其中起码有一只是㓜鹰或母鹰。

遗憾的是,它们就停在树上,跟我们隔河相望,根本没有跟我们亲近的举动,也没有去捕鱼的迹象。

于是我拍海鸥让自己的手不闲着。

拍白天鹅和鸭子。

拍从头顶飞过的大雁。

这时才发现,大雁群下方有一只白头鹰!

这时候真是懊恼!想起了小猫钓鱼的故事


接下来这只鹰终于俯冲下来抓了一条鱼飞走了。那个情景我拍了,但是焦距彻底糊了

这张照片如果有更为充分的准备应该能较微清楚地显示鹰和它爪子里的鱼

可见摄影是一项能够耐得寂寞的娱乐。

太阳落山了,依依不舍地离开大坝。 明年一定再来!

谢谢🙏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