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讲一位台湾80后女生用生命唤醒对流浪动物尊重的故事。

公益纪录片导演张靖希望通过众筹将这故事拍成纪录片,呼吁尽快建立更为合理的流浪动物管理制度,用领养代替购买,同时减少弃养行为。

曾与各大基金会合作多年,在这个过程中各种灾祸惨状早已司空见惯,自认为已经铁石心肠的张导,几月前却被一个三十出头的姑娘所打动,她叫简稚澄。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竟然还有女生愿意放弃似锦的前程和丰厚的待遇,并不惜与家人闹翻,选择一个几乎没有人会去的穷乡僻壤,从事着一份连男人都觉得艰辛的工作,她却做得乐此不疲。而她付出这么多的目的却只有一个:想让流浪动物过得更好。

简稚澄是台大兽医系高材生,前程大好的她毕业后不顾家人反对,毅然选择了一家偏远的动物收容所,从事照顾流浪动物这份工作。因为人甜心善,简稚澄这几年也受到了很大的关注。这种一般人都不愿意从事的工作她却坚持了七年,她也从一名普通员工晋升为收容所所长。 虽然她在收容所帮助了许多流浪狗狗,让它们被人领养,可对于那些无人领养的狗狗,简稚澄不得不经常要对流浪动物实施安乐死。。。

虽然她在收容所帮助了许多流浪狗狗,让它们被人领养,可对于那些无人领养的狗狗,简稚澄不得不经常要给它们执行安乐死。在台湾,狗狗通常只能在收容所待12天,因为人们弃养的速度和数量远远超出了收容所的可承受范围,如果狗狗们12天内没有被人领养走,就将面临安乐死。 遗憾的是,这七年里简稚澄的行为饱受争议,在多方压力的迫使下,她最后选择了用安乐流浪动物的药物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并以此来告诫那些曾经弃养宠物、误解诋毁她的人,不要再让此类悲剧发生在其他人和动物的身上。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是件离自己挺遥远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为何要参与进来? 但事实却截然相反,万恶的狗肉节;随意弃养、城管当街捕杀流浪狗的恶行;许多爱心人士喂养数百条狗导致破产的事例不胜枚举。而这些事件天天在我们身边发生,并有可能我们就是这些事件的直接或间接参与者。 台湾这套流浪动物收容制度虽然也漏洞百出,但相对于我们大陆的现状来说,就好比是工业社会较之石器时代。但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建立起我们自己的流浪动物救助制度。 所以,台湾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也同样是我们将来所面对的。

"天使"还是"美女刽子手"

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我们一起善待生命 !

每当有流浪狗被送到收容所,简稚澄都会努力帮他们康复,好好打扮它们,希望能给它们找到新的归宿。遇到实在没有办法的,她只能用最贴心的方式陪它们走完最后的时光。 她是那种一边执行安乐死,一边会难过掉泪的兽医,据简稚澄同事回忆。由于收容所经费和人手短缺,简稚澄一人身兼数职,并努力宣扬领养代替购买的理念,但收效甚微。2年间,700只无人领养的流浪狗在她手中被执行了安乐死。也正因如此,几年间,她在网上遭到了舆论攻击,叫她"女屠夫"、"美女刽子手"。

但建立制度终究只是一个层面,更重要的是要让人们养成良好的习惯。首先养犬人应该先行培训,如考驾照那样;再次是加大对弃养者的惩罚。我们不鼓励安乐死,要让人们从观念上加强对宠物生命的尊重,杜绝弃养,以领养代替购买,从源头上减少类似简稚澄这样的悲剧的发生。 对于人们观念层面的影响,对于未来动物保护体系构建的影响。我希望在未来,像简稚澄一样单纯善良的姑娘不用再跳入这样的火坑,她们应该被爱着,而不是被唾弃。


我们生活的世界,尤其是网络世界,人言可畏,谣言更可怕。

骂简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她的决意与初衷,并不知道她为了动物们做出过如何鲜血淋漓的付出,并不知道她拿起针管那一刻的犹疑挣扎……他们只是看到有一个杀狗的女孩,有一个杀猫的女孩,还杀了一大堆,便迫不及待的提起了裁决的屠刀——断章取义的媒体、急躁的阅读习惯都是血案的元凶。

简热爱动物尊重自己的职业却要每天亲手结束生命违反自己的理念,她只是深陷痛苦的执行者,她并无罪过,而所有人却将枪口都指向了她。丢弃宠物造成流浪动物的主人没有受到指责,制定安乐死制度、负责动物福利的政府部门没有受到指责,千夫指指向了简,一个在这个漏洞百出的系统中努力发光发亮、做好自己工作保护好动物的人,却成为了最后的"侩子手"。

"零安乐死",当台湾当地政府有意推广这一条政令时,原本指责唾骂简的人,就得到了所谓的"官方支持",他们会站在这片高地上、用更尖锐的语言去咒骂这位"女刽子手":你看,现在连政府都看不下去你的凶残举动,出手制止你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为什么不自己打上两针安乐死——你命这么贱,打了没准都死不了呢!

本来以为台湾是片净土,这事出来后才发现,这台海两岸的脑残人士简直连犯病的形式都一模一样,现实给了我狠狠一耳光,谁再说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我喂他十斤狗粮。

愿TA不再流浪,

每一个生命都得到应有的尊重!

我们希望通过事件本身的影响力,呼吁尽快建立更为合理的流浪动物管理制度,用领养代替购买,同时减少弃养行为,逐步取缔局部地区的狗肉节习俗,并告诫那些喷子管好自己的嘴!

在关怀流浪动物的同时,也不能忽视那些帮助流浪动物,战斗在一线的义工志愿者们,虽然现在很多做法并不完美,但他们却要比那些整天在网络上指手画脚的喷子高尚一万倍。

不该走的走了,该走的没走。愿天堂没有人言。。。。简稚澄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