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2017年春节,几个朋友南下柬埔寨游览吴哥窟。那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尤其是高棉的微笑,早已深深刻在脑海里,那是人世最好的表情符号。世间万象,攸忽幻灭,微笑可以穿越时空,生生不息,永不凋零。我对吴歌窟的向往,还与几位同乡先贤有关。老家泰顺位于浙江南部山区,隶属温州市。温州是个沿海城市,与大海为伴,很有开拓精神。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温州人红极一时,书店里写温州人的书琳瑯满目。我比较喜欢白晖华的《其实你不懂温州人》,这是一本写温州现象与温州人精神的书。白晖华是泰顺人,原名吴明华,既是作家,又有商海经历,写的书自然好看。关于温州人闯荡江湖做生意的故事,大家都有一些了解。善于接受新鲜事物的温州人,把传承和纳新结合得很好。在咖啡馆里,常常可以看到一边喝咖啡一边吸螺丝的生动画面。

有件事情,温州和香港也很投缘。首先两个地方的人头脑都很厉害,区域经济也发达,备受世界瞩目。然后都被扣过"文化沙漠"的帽子。香港出了国学大师饶宗颐,与季羡林先生遥相辉映,所谓"南饶北季",从此人们对香港刮目相看。余秋雨先生说过类似的话,大意是香港出了饶宗颐,就不再是文化沙漠了。我觉得这事太狗血。"文化沙漠"是何其严重的偏见与夸张。之所以有这样的误解,大概是经济太过于光芒闪耀,以至掩盖了文化的光亮。

其他不讲,就列举几个温州历史文化名人吧。东晋书圣、曾任永嘉(今温州)郡守的王羲之。中国山水诗派的创始人,曾任永嘉(今温州)太守的谢灵运。 南宋爱国诗人及政治家,曾在温州策划抗击元朝军队的文天祥。 南宋学者,永嘉学派创始人之一 的陈傅良。 明朝开国元勋,朱元璋的帝王师刘基。 明朝嘉靖年间任朝廷首辅,世称"张阁老"的张璁。 清代语言学家,第一个破译甲骨文的学者孙诒让。近现代,有中国"词学大师"夏承焘,中国著名数学家苏步青,中国著名学者郑振铎,著名篆刻艺术家方介堪,等等。哪个不是闪闪发光的明星。然而,有一位大家,或许很多人不熟悉。那就是"七国院士"、中国现代考古学奠基人夏鼐。先生生于1910年,卒于1985年。


2017年2月13日,我收到了师友夏正炎先生从北京寄来的几本书,是新近出版的《真腊风土记》(夏鼐校注本)。《真腊风土记》的作者是元朝温州人周达观,曾奉命出使真腊(今柬埔寨),回国后写下了《真腊风土记》。明代的时候,真腊都城吴哥遭毁灭性兵燹,逐渐被人遗忘。这本风土记竟成为柬埔寨那个年代仅有史料。十九世纪,法国人基于周达观的记录,在原始森林里发现了宏伟惊人的真腊城池遗迹,吴哥得以重现天日,重回世人视野。

夏正炎即夏鼐的第三个儿子。夏鼐先生有一女三子,分别是夏素琴、夏正暄、夏正楷、夏正炎。夏家旧宅在温州城西,是一座建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合院式楼房,一楼西次间为夏鼐读书和成亲时的婚房。2012年6月,夏鼐故居陈列馆布置陈列免费开放。展厅由一楼的温州情缘展厅、中外学界交往厅、夏鼐生平陈列厅、夏鼐夫妇居室、友人所赠书画厅、多功能影像厅,二楼的日用实物陈列厅、日常办公展示厅等组成,展览内容由"温邑山水 哺育成长""沪上求学 开拓视野""燕京清华 初露风华"等十大单元组成,大量的图片和实物展示了夏鼐先生一生的重要经历和光辉业绩以及他在故居生活的方方面面。纪念馆内还设有影像厅,放映宣传夏鼐先生的影像作品。陈列布展对夏鼐的生平及学习、工作成果,尤其是在我国近现代考古事业的成就、贡献等方面的内容作了全面而详实地展示。是目前国内关于夏鼐先生专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陈列。

当时我在温州文保部门工作。我们在考虑一个问题:请谁来题字。在那之前,我们组织了一次"东瓯文化学术研讨会",广东省博物馆原副馆长杨式挺先生也来温州参加会议。杨馆长和夏鼐先生通过信,并曾在夏鼐先生的指导下,参与南越王墓的考古发掘。当时,负责学术会议和夏鼐故居题字的杨思好副所长和他会面,当杨式挺先生得知夏鼐故居今年要开放并得知题字人选还没落实,他建议请国学大师饶宗颐写,他和饶先生有交情,愿意帮这个忙。我还记得会开好以后,他就让我陪同去夏鼐故居参观一下。参观的时候他就很用心,还特意站在夏鼐故居的门口让我给他拍了好几张照片,说洗出来要给饶先生寄过去。会议结束以后,我们商量,由文化部门发函给饶先生,恳请他给我们题字。

函件先寄给杨馆长,然后他前后给饶宗颐写了三封信。第一封信,他就提到这个事情,说夏鼐先生也是他的一位良师益友,期望饶老能赐墨宝,当时正好杨馆长的大儿子去香港办事,所以这封信就是由他带去的,这时候,是2011年8月份。到了9月份,还没有回音,杨馆长又写了第二封信,第二封信里面他就把当时在夏鼐故居拍的这些相片,都附到里面去了,结果还是没有回音。

2011年10月22日,饶老的书画艺术特展在广东省博物馆开幕。当天,95岁高龄的饶宗颐先生出席了开幕式。当晚杨馆长给我打来电话,说饶先生是坐在轮椅上出席活动的,他本人也就跟饶老挥个手,没有说上话。中午的时候,他跟饶先生女儿见了个面,提了给夏鼐故居题字这个事情,请她帮忙。23日,广东省博物馆举行了一个座谈会,杨馆长作为嘉宾参加了座谈,会上他又拜托饶先生的秘书、子女,恳请他们帮忙,并写了第三封信。信里他说,除了恳请给夏鼐故居题字之外,他本人还有一个要求,2012年4月,正好是他80岁,又是从事文博工作50周年,又是结婚50周年,三件喜事合一块,恳请饶老赐一个"勉励"的墨宝,想通过这件事情,促使饶老提笔。信是通过饶老的行政秘书高女士转交的,信里面还写到,夏鼐故居题字一事,希望饶老能放在第一位考虑。

2011年12月22日,杨馆长收到了高女士给他寄来的饶公墨宝。他立刻给我打电话,他说很开心,收到题字了,终于觉得完成一个事情。饶老另外给他写了三个字,叫"寿而康"。他电话里问:"是你们过来取,还是我寄过来?"我们正在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晚上他又来电话了,他说这个墨宝马上要离开身边了,于是又拿出来仔细一看,发现没有盖章,只有落款。怎么办呢?杨馆长又和高女士联系,再次由他的大儿子(经常来往于广州和香港之间)带过去,盖个章。后来,杨馆长还给我写了一封信,记述了事情的经过。信里头有两句话我觉得很好:一句话是"真是好事多磨啊!",还有一句是"紧握你们的手!"我觉得这两句话很能代表杨馆长,以及我们的心情。现在大家去夏鼐故居,能看到悬挂在门楼上的题字,苍翠有力,古朴率真。其实后来我们又请饶老为"谢灵运纪念馆"题写了匾额。池上楼位于温州市区积谷山西麓,为纪念南朝诗人谢灵运所建造,因其有名句"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传世,后人遂称该楼为"池上楼"。


2011年,因筹办夏鼐纪念馆,我认识了从北京返乡的夏正炎先生。夏先生出生时正是夏天最炎热的季节,因此而得名,名字是父亲夏鼐取的。在和夏正炎先生聊天过程中得知,关于自己的家世,他最初是在家中保存的一册家谱中获知的,他们这一夏氏支系源于瑞安周田,发祥于泰顺。2008年,他曾到瑞安莘滕周口村寻祖认宗。于是我邀请夏正炎先生到泰顺寻访祖迹。没想先生正有此意,这是他良久的心愿。2012年春节假日的最后一天,我陪同夏先生到泰顺经百丈至莒江,拜访夏氏始祖夏仁骏纪念堂。后来,夏先生还写了篇文章,以记其事,标题是《行走在祖先的千年故土上》。

夏仁骏原籍会稽山阴(今绍兴),祖父夏稳(837—888)是唐懿宗咸通年间的进士。其父夏初为唐懿宗咸通元年赐武状元。唐昭宗乾宁二年(895),两浙割据势力董昌图欲拥兵自立,将不赞同此举的副使黄碣、会稽令吴镣及山阴令张逊三个地方官员满门抄斩,之后又对时任防御使的夏初相要挟,最终亦下毒手杀害。夏初三子即夏仁骏,时任当朝中书舍人,在父亲被害时正值居家,为避逆臣加害,遂携家人及堂兄弟,从会稽郡弃官舍业潜出,先是迁徙到台州括苍暂居,后为寻找更理想的隐居之地,又不畏道路的艰险,沿飞云江峡谷继续西行,迁居至莒江。

莒江真是个风光秀美、气候温和的桃源之地。颇有"缘溪行,忘路之远近"的意思,独特的景色,会让你陶醉其中。新世纪初年,我第一次踏入莒江,却是它即将淹没水底的时候。当时,由于珊溪水利工程建设,百丈商埠古镇和莒江乡都要整体搬迁。莒江有一座清代戏台属于文保单位,我们负责异地迁建工作。去莒江时,印象最深的就是莒江的茄子,个头比邑内其他地区的要大许多,让我们领略到气候温和所产生的效应。那时候我们的搬迁工作比较辛苦,乡民已经基本迁走,只有一些拆房子的工人在作业。住的旅社,床是用刚从隔壁拆下来的门板搭起来的,被子又破又脏,刚入住时,实在接受不了,于是找了两张报纸包住被头,才勉强往上拉一拉盖在胸口上。吃的,鱼肉免提,翻来覆去就是蛋炒饭、饭炒蛋,有汤喝,但也是紫菜蛋花汤。一起搞测量的同事很厉害,能说三种方言,母语是闽南语。我和他拉皮尺测量戏台的占地面积,我手里拿着皮尺卷盘,他在对面朝我喊:捡起来,捡起来。我纳闷,卷盘又没掉地上,捡啥?后来才明白,那是闽语发音的原因,他其实是在和我说:卷起来,卷起来。现在莒江已经淹没水下。几百年历史的戏台,也离开故土搬到了泰顺县城罗阳进行了复建。时间有如流水,家园遭水淹没,好在史迹没有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文化记忆依然存留在迁建文物建筑和史料记载中。不知道离乡的移民,在异地重建家园,是否想起曾经的家园,会勾起了淡淡的乡愁。因此,当年我们开展的文物建筑的迁移,我伙伴的那一声声捡起来,倒像是在呼吁要把差点被遗忘的文化记忆捡起来,好好传承下去。

其实移民从未间断。夏氏落脚莒江,安居乐业,生息繁衍,日渐繁盛,遂成泰顺邑中望族。后世支系氏族也多有迁徙周边各地,遍布浙东及相邻的福建和江西。至莒江夏氏第二十三世夏垂创,亦沿飞云江顺流而下,举家迁移至东海之滨的瑞安周口(今周川,夏鼐祖籍),才有了后来周口系夏氏宗族的肇基与发展。

莒江是夏鼐先生祖上居住的地方。夏正炎先生在莒江未淹没水下之前,并未去过祖居地,后来虽然踏上了那片土地,却已经看不到莒江街巷通幽、房屋鳞次栉比、门户炊烟袅袅的家园景象。好在,虽然岁月如白驹过隙,但我们文化的传承,记忆的保存,以及古迹的保护,都是在对过去的岁月作最好的致敬和回望。正如周达观作《真腊风土记》,成为柬埔寨一个时期最为珍贵的史料(没有之一)。同时也因为这本书,促使原本已经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吴哥得以重见天日。又如,一代考古宗师夏鼐,为文保考古作出的贡献,卓越而精彩。同样的,我们所有为之付出的努力,都使历史更加可触,文化愈显饱满,我们的生命和生活也因此更加绚丽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