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原创】


文字/默 摄影/默  编辑/默 器材/华为G7

都市的发展,高楼的拔起,是时代的进步。然而,我总觉得该留下些有故事的老区,可以在匆忙之余漫步其中,无吵杂声,无车马喧,只求一份宁静。

而仓山,这闹市中的一抹幽静不久也将消失了,心中不免些许不舍与感伤。那曾经的沧桑,儿时的故乡,终将是老照片里的故事,时光里的印记。

仓山是历史有名的领事馆区,外贸基地及航运中心,英、美、法、意、俄等17个国家在此设立领事馆,同时还建了教堂、学校、医院、邮局、洋行等。这些藏身于传统民居中的西洋建筑,形成了仓山独有的建筑特色及风貌,素有“万国建筑博览会”的美称。

我想是该去走走的,在它拆除之前,再感受下原汁原味的仓山。

这一日的天气正适合,风轻柔,细雨飘,偶有阳光探出头。穿过喧闹,踏进巷道,仿佛走入了建筑的画卷。古木掩红屋,老墙爬绿藤,凹凸的街面,发亮的石板路,无不给人一种宁静与安详。

在都市的钢筋丛林里,时间总觉过得飞快,快得让我要窒息,而时光在这里仿佛凝固了,脚步自然会放慢。红砖的洋房藏于绿树林荫,每块砖,每片叶似乎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你只需细细聆听。

街道两边有许多老店。卖海鲜的依姆坐在摊前熟练地撬着牡蛎,一双皱皱巴巴显得黝黑的手,是岁月刻划的痕迹。

理发店有些年代了,一把木质的靠背椅磨得铮亮,几缕稀疏银发的依伯正推着老式理发工具给客人剃头,靠墙的木条凳上等候的客人无所事事地翻阅着报纸。

街道转角有麦香和着葱香、芝麻香飘过的味道,那是家光饼店。对面是家鱼丸店,一碗、一勺 ,三颗大鱼丸,几粒葱花,再滴几滴醋,撒上胡椒,对着热气轻轻一吸,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门前常有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或是拄着拐杖打盹的老人,他们在这里安然的生活着,任时光慢慢流逝。

这充满韵味的老街,一切都是淡淡的,不紧不慢的,日子就这么过着。我常想,有些时候,日子是需要慢慢熬的,慢慢渡的,生活中一些不如意的事在不觉中也就过来了。

仓山的美,在于它的诗意。记得叶圣陶在《客语》中曾这样描写仓山“仓前山差不多一座花园,一条路,一丛花,一所房屋,一个车夫,都有诗意。尤其可爱的是晚阳淡淡的时候,礼拜堂里送出一声钟响,绿荫下走过几个张着花纸伞的女郎。”

是啊,诗意的仓山宛如当年几个张着花纸伞的女郎,如今风韵犹存,更添几分成熟,几分妩媚。

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座庭院,每幢洋房,还有每碗冒着热气的鱼丸汤...都会让我心灵得以平静,总会念起木心的《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 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就这样慢慢的老去吧,慢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爱一座城...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