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摄影以后,就很少和朋友一起出去,抛开摄影,纯粹地玩玩,这次特意选择初冬旅游淡季和几位多年的老友一起去婺源游玩,我们的目的是婺源长溪村,同行的MM在网上联系的,说村长是位知名的摄影家。


婺源号称中国最美乡村,我一直将信将疑,除了油菜花和青瓦白墙,我想不到婺源还有什么能被摄影家们渲染的了。在高速上狂奔了5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长溪村。

一行人在村长家安顿下,点了晚上的饭菜,正准备出门,店家见我们有人拿着单反,就好意告诉我们,最佳拍摄点在什么地方,怎么拐怎么走。摄影享受的是寻美的过程,其过程和结果已被指定,还有何乐可享?就象我正津津有味地看侦探小说,旁边有人“好心”地告诉我凶手是谁,顿时无味。所幸我们此行并不是来“创作”的。。。

婺源古属徽州,山村的建筑自是徽州特色的青瓦白墙。我们没有听店家的指挥,一行人在村子里踩着青石板路,且行且拍,一路笑谈闲扯,不亦快哉。逛完了整个小山村,走出村口,眼前一道溪流缓缓淌过,虽然是旱季,却也倒映着一边的古徽居,溪流上有一座木头小桥,虽小却很结实,桥上有来往的人,或扛着竹子、或挑着担,也有举着相机的大师们。透过小桥,古老的徽式建筑依溪流而建,村民和游客的嘈杂顺着静谧的溪水传过来,顺声望去,溪水另一边初冬的萧瑟与这边的喧闹相映成趣,满目都是纯朴的寻常百姓人家。


我突然有种感动,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走着,淡泊平静,享受这种没有伪饰、不戴面具的生活,体会“真水无香”的真味。

出村,走过一座地衣斑驳的青石板桥,从山下逛到山上,背着太阳,小山村的全貌慢慢浮现,炊烟缭绕,依水而建,厚重的青瓦白墙,古老而韵味十足,浓浓的乡村风情到处散落,我的心越发的清澈起来。长溪出名的红枫叶几天前早已落尽,但在蓝天和夕阳的映衬下,萧条的枝干却也显得雄伟,仿佛巨大的盆景,满溢着返璞归真的平淡与闲逸。

在半山腰,店家指点的最佳拍摄点,早已集满了主流风景摄影大师们,清一色的长枪大炮,几乎一样的机位、一样的视角、等着日落西山的同一个最佳时刻,盛况空前!我一直以为,摄影摄的是自己的心境,摄的是自己的感悟,面对这样撼人心魂的场面,好吧,我OUT了。。。

一直到太阳下山,我们也随之下山回村。快到山脚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真正令我感动的画面,一位美女坐在一个能清楚看到小山村的田梗上,远离摄影家们的喧嚣,用手机播着音乐,恬淡地看着夕阳下的小山村,夕阳也在美女身上洒下金黄的轮廓。我被此情此景触动,这才是“出来走走”。放下一切,清空心中的杂念,用心享受着山村原野恩赐的纯洁的美。不忍打扰这样的清静,轻轻拍下了这心中的美丽,悄悄下山追逐我们那恶俗的土鸡汤之欲去也。

真相总会把人的三观击得粉碎,我们上山的时候才下午3点出头,整个村里早已炊烟环绕,直到日落后我们下山,炊烟依然缭绕着整个村子。疑惑间,循着炊烟找寻,果然发现村里到处是一个个的铁锅,盛着湿碳在烧。好吧,村长果然是摄影大师。。。

回到村里,天已经暗了下来,正巧赶上村里停电,善解人意的店主给我们点上了一支蜡烛。喝着美味的土鸡汤,浅酌着溢香的土产小酒,在烛光下,我们不约而同地回味起了童年的记忆,穷人家的孩子总有回忆不完的童年趣事,从偷萝卜到吃酱油泡饭,再到捉鱼摸虾,不知不觉已是漫天繁星,天空无比的清透,密密麻麻的星星点点闪烁着,又是个美妙的童年记忆,小时候,城市里也是能看到繁星的,一捧瓜子数星星,其乐无穷啊。。。同行的两位美女竟兴奋起来,找北斗认星座,又叫又跳。。。


我有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当地产的豆腐和茶叶是必须品尝一下的。一来,豆腐和茶确我所好;二来,所谓入乡随俗,豆腐开路。茶也和豆腐一样,最能了解当地水土,何况婺源绿茶也是富有盛名的。豆腐在晚饭的时候吃了,味道不错,而出门前与店家约定的饭后赠一杯茶饮,始终未能如愿,后来自掏腰包买了四两店家自制的明前茶,聊起前约,似乎是见我穿着比村民还要朴实,反问我:你懂茶吗?遂无语。。。

虽然有些细节里明显带着刻意和附庸风雅的俗气,但在城市里呆久了,能有机会享受这种轻慢朴实的生活,让一直紧张的神经得以松弛,摘下面具,放空污浊的心灵,回味童年的无忧无虑,甚好,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