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里的坝上,气温更低,早晨的山上零下二十七八度。防寒保暖已做到极致,手脚依然冻僵,相机也时常罢工。六七级的白毛风呼呼地刮着,打在脸上像刀割。雪有一两尺深,不留神就陷进去,灌进两脚雪。但是,正月里的坝上依然美丽,依然令人向往,有图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