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情味


雪霁月清,无有报喜事,亦无说忧心,就在这冬雪倾城的夜,说说冬天的情味吧。

从容看万条



湖面的雪依然洁白,唱着冬天的寂静。每次走过公园的人工湖,脑子里都是《湖心亭看雪》中描绘的场景“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还有那湖心亭上蓑衣裘裳,闲情逸致赏雪饮酒的老者。


天寒,心暖,酒味浓,却不自醉,冬天万物皆为陪衬的旷达。痴人,自有痴人的潇洒。

风雪夜归人


谁喜欢夜半更深,大雪繁密。我喜欢夜半更深,大雪繁密,推开门,白茫茫,雪地里一通活蹦乱跳的恣意,雪上的印迹,一步步,一个个人家,自东西南北而来,往归处归去。

脚印、雪光,月光,灯光,朦胧间,冬天的温暖,都在万家灯火里,想着想着,怕是再也惧怕不了世间的严寒了。

一念一温暖


曾遇到一些人,偶尔对我说过所谓情爱的话,却不曾进入我的内心。我也曾遇见一个人,年轻的时候用尽所有的纯真美好去表达过情怀,为了“情起之不知所以,故一往而深”这句话白白消耗了大半个青春的眼泪。

想起来最好大学时光里


晚上上选修课,在十一楼层,看着灯影闪烁,我便发短信给他:“唯这一生最美好的怀想,是和你携手同行看万家灯火过时光静默。”

冬天的树下,寂寥静明,簌簌的雪花落,分外梦幻,在凌晨一两点,还要裹着被子立着台灯写信给他,细细描绘了白天“人闲雪花落”的场景和心底的柔情。

再后来,江湖两相忘,年轻时光的爱已不再,心愈加坚硬,情也愈加没有边际,人却愈加淡漠温柔,两手空空,青春不在,还想再言爱。

多孤独寂寥都没有妥协,我问相亲对象:你有没有闲的时候想想我在干嘛呀。答:没有。我便决定了不再为难感觉。爱恋,真的是谈不起了。

枕雪梦一场


冰天雪地里的温暖,就是想到后来要找到的你,简单地牵着手,一起走过霓虹灯下的大厦,走过人声喧哗的烟火街道,走过白雪覆盖的某个小路某个巷口。

最后遇见一卖花的妇人,买来一束傲雪红梅,或是白梅清冽。

再最后,安静话别,道声晚安,枕边一片花香,梦中飘逸着淡淡想念。

若是所幸,得遇爱情,要记得,低温情感,才能细水长流,缓缓来,浅浅喜欢。

林清玄说:“会看花的人,就会看云、看月、看星辰,并且在人世中的一切看到智慧。”

摄影 Gunawan

文字 来自网络 由江上飞提供

版权作品。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违法必究!
点击下面链接的是最美的人
首尔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