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策划:虎 哥

中国风后期制作:熙 霞

文 稿 (原 创) :林若离

摄 影:虎 哥

出 镜: 月弯弯

友情出镜:缘 梦 大 玮 单色调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拂落饮水词间的堆花叠雪,我把相思拆开来,予你一份北地胭脂的梅花烙色,戏台上寥寥清淡的调子转了几回,我沿着水磨花腔的唱词把欲笺心事的起承婉约读了又读,伴着一帘清秋一帘潇湘,依约可见,绾入我青丝描黛的发如雪

是瘦了何年的一弯月色,是泊了何处的一澜轻波,是遣了何人的一帘旧梦,凭在此情此景,雨意阑珊,倦眼清眸,语还休

易安词瘦,花间语凉,仄仄平平的婉转,是吟上何人心头的一阕咏叹调。临摹一卷兰芷盈香的字帖,落款是君无归期的等候。描绘一幅山川安然的水墨,留白是鸿雁传书的思念。轻弹一曲行云流水的音韵,旋律是相见时难的悲切。默写一首最忆江南的词令,结局是相忘江湖的荒凉。

闲庭烟水流光染,月白如裳,清音如梵,暮雪纷纷春又晚,素弦一一起东风,花事未予,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夜凉如水,伏在玉案上,眉尖沉吟的这次第清倦,吟成一折月上海棠的词牌,在夜阑人静的时候,铺开一卷轻描细画的水榭芳庭,流云淡抹,候在清秋里头,盼君与我梦入廊桥。

兰生深山中,馥馥吐幽香

在水一方,拟把西风思念瘦,风起花落,那一碧青衣挽过的春意阑珊,飞入茜纱窗里,晕色成墨卷纸端的一川烟草。

海棠未雨,梨花先雪,宋词里清瘦的字句,秦淮里轻澜的心事,洇湿了细描在眉眼间清越的梅妆

拈朵微笑的花,坐在青青河畔,执一卷诗经芳馥如兰,让檐下的燕儿为你衔去一枝红豆生南国,绵绵缠枝的,是从诗经的洛水河畔走来的女子,幽幽浅浅的一句心意,君知否,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花庭霜露重,烟缕织成愁。闲庭信步的时光,似乎误入了藕花深处,是谁泊在红尘最深处,执一把素色纸伞,踏过湿润的青石板街,于断桥边,看尽红尘烟雨,点点离人泪,静望一场岁月的风卷云舒。

盈盈秋水,淡淡春山,一片浮云如锦,陌上浅归,丝丝缕缕如烟般轻染花香的心事,萦在眉睫处,清倦如玉案。

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

梦里花落,落了心事几瓣,穿越过重重山水泼墨时光,凝在眉心的一点妆红里,遗失的心境如兰舟一叶,泊在古桥春深处,烟花三月随君下江南,赏遍二十四桥洞箫飞花,信手拈来一片相思如许,熨贴在沉眠的光阴,等你执笔再来将未完的故事续上。

青苔边,轻吟一曲温润如玉的忆江南,最忆却是你眉眼间的温柔,漠漠轻阴,欲说春衫不奈寒,谁见凭栏独自,低回在眉间心上的,总是碧水空庭间说不出的寂寥,望不尽的落寞,相思本是无凭语,花影单薄,春亦单薄。

青玉案,桃花笺,以易安句落最是别致的韵脚来默念你的名字,那寂寂寥寥的书简便如蘸了一抹桃红的春色,而你是水墨江南里那朵染了颜色的桃花,错落在我的相思腕底,勾勒出一笔冉冉檀香的心事轻梳弄。

袅袅轻烟,眉心低敛,一路涉水而来,提盏琉璃灯,伫立在时光的岸边,循着你落红满地的步伐,往入滚滚红尘丈里。

烟波画船寂寞堆烟,罗衫浅浅,行过一阕水湄,清眸里掩不住六朝烟水洗过后的倦,若得流光半盏,填一词简的风轻云淡,庭花春景,莲心如禅。

耐寒唯有东篱菊,金栗初开晓更清

洛水之上,是谁轻轻踏着笙歌走来,眸盈秋水,蒹葭白露,宛在水中央

挽一水袖的秦时明月,剪一折戏的朱颜玉碎,欲要打捞起前朝洗白的月光,洇着一汀烟雨蒙蒙的墨色,细细描摹入忆江南的词令。

细细清宵,瘦尽灯阑,瑶袖如水斟一壶岁月的清茶,与你共饮一段斜风细雨的尘世悲欢

白字清欢,落墨轻盈,写尽笙歌诗意,似若流光无声一般,描了千般浮世绘,与你来看。

庭院深深,静日玉生烟,雪落无声,渐着檐风,似有一缕冷香弥散,我依着旧年的约定,种一碧桃花,点一盏竹绢灯,煮酒烹茶,静待君归。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素时笺,锦年字,点点行行诗中泪,总是凄凉意,独立蒙蒙细雨,轻语飞花似梦,却有何人,顾惜胭脂色。

月棠影,是谁还在守着一窗月弯勾住的过往,任天阶如水静静流淌,古瓷白的月光照在青石板上,流风回雪,团团如纱,似若新裁的雪衫衣裳。

一阕相思扣上古琴弦,婉入白玉笛,幽幽辗转千年,绵绵不绝地传来。

清宵独自,空伴情怀如水,若是西厢的月落了,红楼的梦醒了,牡丹亭的人去了,有谁还会对着秦淮里轻轻流岚的烟波,眉色如望远山,任一城杨柳飞絮,寂寞堆烟,待到姹紫嫣红开遍,再轻敛眉心叹上一声,流光容易把人抛,断井颓垣,又何寻海棠依旧。

风檐如沧海,跌宕着江南旧曲里弹唱的一汀烟雨清愁,我将这水墨色的半卷相思半卷愁,移却到轩窗下,就着还未散尽的天光,回忆着昨夜星辰昨夜风,彼时,君在天涯我在水湄,隔一岸蒹葭苍苍,欲说还休。

一把陈壶,装上二月的新绿,岁冃的炉火,烹煮云水生涯,曰子在茶中,过得波澜不惊,桃花酿酒,春水煎茶,好诗意好风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