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于我而言,桃花并不陌生。然而提笔写桃花,却总觉得词穷。

信手拈来的竟只有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和崔护的《题都城南庄》而已。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它给人的感觉,总是极轻、极浅、极柔,没有惊鸿一瞥,更谈不上铭心刻骨。

它长了一张颇似梅花的脸,却不似梅花清高;与樱花几分神似,却不似樱花的运道。国人总是盛赞那些独具风骨的草木,抑或对雍容华贵的牡丹花类青眼有加。

桃花,似乎二者都不是。可倘若追本溯源,桃花的历史也许比它们都久远些。

  桃花,蔷薇科,李属。原产我国北部与中部,至少可溯源至三千年前。

  至汉武帝时期,桃从我国的甘肃、新疆传到波斯及印度,而后又传到希腊、罗马及欧洲诸国。

据《花镜》载:"桃为五木之精,能制百鬼,乃仙品也。"

  桃花,确非凡品。

你只知寻常百姓家,甚至田畈村头,它遍地皆是,却怎料得它竟也长于仙境?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这花还真是个矛盾体。

桃花喜爱热闹,却也能在山中耐得住寂寞。

我更愿意相信,桃花最初是诞生于仙境的,只因它不似莲花那般潜心向佛,便偷偷溜出佛寺,在凡间流连忘返。因无法参透禅意,它便从此被困于红尘之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以"灼灼"状桃花之鲜,以桃花喻女子之美。桃花总能和世俗情爱牵扯到一起。不然,你怎得说"桃花运"而非"莲花运"、"梅花运"呢?

   依我之见,在中国,桃花反而比玫瑰更加能够代表爱情。

否则古人为何要使婚姻祝词"既和周公之礼,又符桃夭之诗"呢?

  提起桃花,你可能还会想起一些人。

譬如陶潜、唐寅。桃花,可能与才子的隐遁有关。

叹一句"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你可能会想起息妫、黛玉吧。

"只恐东风能作恶,乱红如雨坠窗纱。"

桃花,这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总给人一种欲诉还休的错觉。

它似乎还有未道完的故事。

  上一次提笔写桃花,大概是四年前,刚刚读完桐华的《曾许诺》。且不说这部书情节如何,我只说,我很喜欢桐华将桃花选作故事的线索。

  蚩尤在给阿珩的信中说:

行经商丘,桃花灼灼,烂漫两岸,有女浆衣溪边,我又想起了你。"

  盛开的桃花、浣衣的姑娘,绝美。

书中无数次地提到九黎的桃花树,好像它就是男女主人公的信物一般。

文末,桐华又以桃花作结。

  "桃花一片、又一片散入地下,带着地上的泥土,犹如波涛般汹涌起伏,好似一场血祭。"

"阿珩缓缓走入桃林,渐渐融入花海,消失不见。"

  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已卧黄土陇中,曾经容颜如花的少女,也已成枯骨一堆。

那些恩恩怨怨的悲欢离合,都只变成了街角巷尾,人们打发闲暇的故事。即使最跌宕起伏的传奇,在年复一年的时光里,也渐渐失去了色彩,消抿于风中。唯独留下这漫山遍野的桃花,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绚烂缤纷。

  读罢《曾许诺》,应该至少有两天,五味杂陈的感觉挥之不去。

细想一番,若全文离了桃花,或并未以桃花渲染结局,虽不至索然无味,但其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可见,语文老师讲的"情景结合、借物抒情",诚不欺我。

  四年后的今天,看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MV里的十里桃林,觉得画面很美。于是我便又忍不住要写上几笔和桃花有关的句子了。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桃花,和仙侠剧更配哦。

  麦振鸿早年为《仙剑奇侠传》做了首配乐,叫《桃花岛》。

不知你能否想起,灵儿居住的仙灵岛,也开满桃花。

  "风拂过,树上的烟霞起伏成一波红色的海浪。

他微微一笑,仍是初见的模样,如画的眉眼,漆黑的发。红色的海浪中飘下几朵花瓣,天地间再没有其他的色彩。"

  这个"他",可以是李逍遥、白子画,蚩尤或者夜华。

  我想不出任何一种花,用在这般场景里会更为合适。

此情此景,桃花是无可替代的。

 顾盼生姿

桃花所在,非情即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