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凤凰古城看看,是我一生的夙愿。古城在沈从文先生的笔下是铺满青石板的边城,有吊脚楼和吊脚楼里流出的迷人的歌声,老掉牙的传情故事;有洪荒年代遗留下来的水车声和零星地藏在绿树丛中的土屋——似鸟巢筑在树叉上。一年又一年,鸟巢顶上长满了野草野花。秋落风起,落英沸沸扬扬,十里闻香;春暖莺啼,鸟巢上生长出片片葱绿。

  春节刚过,我走进了这片魂牵梦萦的土地。濛濛细雨后的古城笼罩在幽情逸韵的氛围中,如同一幅烟雨朦胧的山水画。凤凰古城,位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西南部,与云南丽江古城、山西平遥古城媲美,享有“北平遥,南凤凰”之美誉。这是一座别具风格的古城,她距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与张家界同属武陵山脉,因境内西南方有山如凤形而得名。撑着油纸雨伞,徜徉在古城内的青石板街上,透过残存的城墙城楼,仿佛依稀听到旧时交战的号角声、嘶杀声、战鼓声、马蹄声,无不使人产生历史的沧桑之美;荡舟在沱江上,青翠的山,碧绿的水,江两边的阁楼,码头上苗寨村姑的捣衣的倩影,有如一幅淡淡的的古代山水画;建于唐代的黄丝桥古城,经历过千百年的风雪雨霜后,仍然巍然屹立在湘黔边界,其料石、砌筑工艺极其讲究,是得以保存完好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于几年前仲夏揭开历史面纱的南方长城,乃明朝统治者为进一步控制“生苗区”的“杰作”,十分雄伟壮观,与北方长城相比别具南国风味。南方长城的发现和确认,给了更多游人做“好汉”的机会,成为凤凰旅游事业的又一巨大资源。

城不算很大,在我走过的古城中,凤凰古城算是比较小的了。涓涓沱江穿城而过,江两边是一排排鳞次栉比的古色古香的青砖、白墙瓦房。古城的河上是一座千年古桥,她的名字叫虹桥。虹桥是古城的神来之笔,它使古城充满灵性。在草丛中,在垂柳间,还有有很多小桥。那一座座小桥就像一条条彩虹,把古城连成一个整体,构成了蓝天、白云、绿树、小桥、流水、人家的美景。站在城中心的虹桥了望,临江而建的阁楼,一部分建在沱江岸边,另一部分伸出到江面上,下面用木棍撑着,远远看去,真有点像阁楼的脚,也许这就是吊脚楼名称的来历吧。当我调整视线远望时,一排排阁楼倒影在河水中,一幅淡淡的中国写意画,又跃然于眼前了。这是大自然赐给湘西民族的画作,勿须浓墨重彩,也不必精雕细刻,就这样,缓缓的、淡淡的在眼前展开,养了我的眼,沁了我的肺腑。

  穿过虹桥向右拐,就是古城的主街道了,沿着平平仄仄的青石板路慢慢行走,依稀能够感受到千年前的气息。只不过狭小的街道边,再也没有千年前的古老湘西院子,仿古修建的现代建筑,正被各式的现代廉价工艺品挤的满满当当。我梦中多情的古城,就这样被浓重的商业充斥着。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古巷,跟随如枳游人踅进沈从文故居。故居坐落在凤凰古城之内,是一座典型的南方四合古院,房屋虽然矮小,但却小巧别致,国内外游人来此瞻仰者日益增多;沈从文墓地位于沱江游览段下游听涛山上,环境十分雅致,既依山傍水又鸟语花香。墓地左下侧有一五尺高碑,这是沈从文的表侄、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及夫人所立,碑文是“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沈老墓碑更是独特,由一块天然的五彩石(又名脑髓石)铸成,碑石正面刻有沈先生留给后人的文字:“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能认识“人”,碑座上有不少前来“思索”者为沈从文先生敬献的香烟和花篮。

从沈从文故居出来,我又走进了一间古乐馆,择个临窗见河的位置坐下,一边抿着湘西黄金清茶,一边聆听着台上几位年逾古稀的湘西乐师的演奏。一曲曲古奥的音乐,使我尘念尽除、心静如水。傍晚时分,我走出古城,来到华灯高照的广场。这时,天又下起濛濛细雨,雨点轻轻地打在我身上,淋湿了我的衣袖,淋湿了我燥热的心情,既像为我洗尘,又像为我洗礼。对我来说,古城之行,不就是一场文化沐浴吗?

  这时,雨中飘来的湘西古乐,显得更加悦耳,更加醉人, 古城在沈从文笔下是悠长的小巷,从这头到那头,都能拾到一串串充满人情味的吊脚楼故事。

哦,我悠远的凤凰古城,是我一生的牵挂与惦恋……

本文部分照片系湘亲湘爱提供,在此作者深表感谢。

(邓家恂,真言堂主人,男,汉族,湖南武冈人。本科汉语言文学专业,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曾从事过教育、文秘、宣传、管理等职业,现任甘肃省某国有企业高管。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文学创作,在省内外各种报刊发表文学作品50余万字,著有《南窗诗文集》(合著)、《思论集》等专著多部,甘肃省白银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