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5

冬夜走在既陌生又熟悉的街道,四周冷冷清清,街道两侧飘落着枯叶,寒风冰冷的吹在脸上,两行热泪不由得流了下来,是冷风吹痛了脸,还是孤独刺痛了眼睛,心不由得一阵痛楚,抬头望着星空,一轮半月温柔的挂着天边,望着那半月,不由得想起了你,思绪回到了自己十七岁那年

那年的冬天,依然寒风凛冽,刚过完年,空气中依然飘着烟花的味道,望着渐渐黑了的天空,我加快脚步往家里赶,太晚了,母亲又要责骂了,到了家门口,轻轻地推开门,看见一个陌生的背影,有点惊异,你回过头来,笑着对我说,你好!我站在那里不动了,那双不大的眼睛笑着,像一轮半月,透着温柔看着我,我不知所措了,第一次感到紧张了,心不由得乱跳,我慌乱地朝你点点头,害怕得躲到一边去了,我看着你与我父母交谈着,我也不知你们谈些什么,但眼睛却沒离开过你的脸,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不知为什么,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荡漾,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吧,这天夜里,我失眠了,那半轮月亮的眼总在我眼前晃动,怎么也赶不走,忘不了!

从那之后,我经常找你,与你在一起总感到特别甜蜜与温馨,记得,有一天放学回来,推开家门,看见你坐在里面,一下子心跳不已,当母亲说今晚留你吃晚饭时,心里不由得一阵窃喜,饭桌上我挨着你坐着,心里在想,你能与我成为一家子多好,这顿饭也不知吃些什么了,就觉得什么都特别香,什么都好吃,吃完饭后,你说我来洗碗吧,我马上对你说,我来帮你一起洗,你微笑地冲我点点头,还是那轮温柔的半月看着我,心头不由一股暖流流过。

在那窄窄的厨房间里,我俩肩靠肩站着,自来水从我们指间流过,虽然是冬天,水比较冰冷,但却觉得今天的水有点暖暖的,你低着头边洗边与我说话,你嘴里呼出的热气吹在我脸上,暖暖的,湿湿的,心不由得狂乱起来,我俩挨得那么近,我几乎能感觉到你的气息,我不知自己说什么,紧张,兴奋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我迷乱地望着你,心想,能与你天天一起洗碗就好了,可惜只有唯一的一次

初春的那一个下午,我去你单位找你,你却不在,我在那里傻傻地等了好长时间,当你风尘扑扑的赶来时,旁边的人与你开起了玩笑,你让一个小姑娘等你那么长时间,不怕你女朋友找你算账,我一下子呆在那里,感觉世界快崩溃了,我不知你与她们说些什么,一行热泪流了下来,我痛楚地望着你,问你,她们说得是真的吗,你有女朋友了,你脸上泛起了红晕,点点头,你还是微笑地看着我,还是那轮半月,但我的心碎得粉碎,头也不回地走了,也不理你在身后叫我

走在马路上,我不知何去何从,只觉得心痛不已,不由自主走到了外白渡桥边,望着河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痛,那时,才真正明白自己喜欢你,而且那么深,一个17岁少女第一次感情,却是暗恋,却是单相思,虽然心里不甘,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告诉自己,我喜欢你,我爱你,但你不喜欢我,你不爱我,你只是把我当作小孩子,一个小妹妹,那么无奈,那么痛苦,当明白一切时,对自己说,爱就爱了,痛就痛了,只要你幸福,我就满足了!

哭了一夜,想了一夜,但心里还是不舍,于是,我想尽一切办法去看了你女朋友,当我见到她时,我惊叹她是那么温柔,那一眼望去,就知道是个好女人,一个温顺体贴的人,自己不由得对自己说,离开吧,远远离开你们,你们一定会幸福的,你们幸福了,我也就幸福了,事实证明,你们真的很相爱,很幸福,我由衷地为你们感到高兴,从此,我在你们的世界里不再出现,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就再也没你们的消息了。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我飘泊在国外,我不知你还好吗,我们还有可能再见吗,这时,一股冷风又吹来,吹散了我的头发,我依然望着夜空中的那轮半月,我想对你说,我想你,我好想你,那么多年了,你一直在我心底,无人可替代,爱过,就是一生一世,如今生,让我再一次遇见你,我一定要告诉你一切,我可以为你付出任何代价,因为你是我的唯一,你是我的永远。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最好的陪伴

不是口头上的承诺

而是一直的不离左右

最真的心疼

不是一时兴起的温柔

而是坚定不移的守候

在乎你的人,风吹草动也心疼

心疼你的人,犹如心疼她自己

爱着你的人,一定在心里疼你

疼着你的人,一生为你而守候

而千言万语,只为想问你一句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心疼就如心被对方拿去

那颗心的连接牵卦着心的主人

那颗心的跳动传递着爱的脉动

无论确认是否心疼

连接那颗心知道

他们本为一体




榕树下

静静的站在榕树下

树叶随风摇曳飘舞

落叶纷纷飘落眼前

犹如与我轻声细语


轻轻的依偎在榕树下

将自己的心紧紧牵住每一片树叶

将思念化作一片片落叶飘落成泥

化作深情的春泥呵护着你

时间从树叶之间悄悄溜走

风雨在树枝上深深刻下痕迹

我依旧站在榕树下

不曾真正的远离

只是时间流逝了芳华

风起风落

撒落了一地的相思叶

吹痛了我无奈的心酸

为你掬一缕泪的相思

在飘落的树叶中想你

在这儒雅的榕树底下

深藏着我最真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