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挂在家中客厅的照片。

以下是我29年前写的日记摘录。


1988年2月4日 星期四 天气:晴 最高气温13度

十点一刻,我到五妹家中。五妹换上大红色西装,脸上喜气洋洋的。我俩准备去领结婚证。今天是立春,是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年月日星期,都是双数,非常吉利;第一次见面可是单数:1985年11月21日,但那天是星期四,总算有个双数。
十一点钟,我俩来到普陀区民政局办公室。一女同志接待了我俩。递上两张单位介绍信,六张黑白照片,身份证、军官转业证书,两张健康证明,三块钱。
那女同志问了三个问题:“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答:“经人介绍认识的。”
“认识有多长时间?”
“三年不到,连今天算上,已经认识了806天。”
“原来如此,计算都那么精确。”她又问,“彼此了解对方吗?”
五妹点点头。我答:“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祝福你们!”她笑道。
“谢谢!”我和五妹分别接过结婚证。
午饭后,我和五妹亲热地交谈起来。
“领了结婚证,说明什么?”五妹问。
“结婚意味着我俩永远在一起,不再分离。我的责任是做一个称职的丈夫,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五妹笑道:“就凭这张纸,我俩做夫妻?”
“对!有了这张纸,我俩就是正式的合法夫妻。其实我俩用的时间也太多了,本应该第一天认识,第二天结婚的。”
五妹大笑起来:“如果是这样,只能说明你我都是精神病人,或者就是花痴!”
我在五妹耳边轻声道:“既然是夫妻了,那么夫妻之间那种事情我俩能做吗?”
“什么?……现在?大白天?你不等新婚之夜啦?”
“有什么好等的,良宵一刻值千金嘛!”
五妹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光:“告诉你个秘密,不好意思昨天我来例假了,你可不要强人所难。”
“没有,这不是想跟你商量吗?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不信的话,可以伸手来摸摸,这里可贴着卫生巾呢!”五妹得意地摇晃着脑袋。“我希望我俩的感情能纯之又纯。”
“是吗?一直纯到我俩忘了彼此的性别?”
“没有呀,你永远是男人,我是女人,这从没改变过。”五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其实我俩在心灵上早就结合了。”
……
下午五妹还要上中班,她可是年年都被厂里评为先进个人,奖状无数。我俩分别骑上自行车出发。20分钟后到了五妹的厂门口,分别时我说声“再见!”,她道一声“多保重!”她轻轻的一个问候语,在我心里荡起阵阵涟漪。虽然我俩彼此的身份从今天开始改变,但是我更愿意成为她永远的情人……

  想不到领完结婚证后几天,五妹就突发疾病,一病不起。我冒着大风雪赶到她的家中。由于叫不到出租车,她的四阿姐与我一道骑三轮车,送五妹到医院就诊。

一路上,风雪交加,鹅毛大雪夹着西北风漫天飞舞。五妹脸色苍白,昏昏欲睡。我猛蹬三轮车出了一头的汗,嘴里仍说着宽心的话:“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过去的……电影〈天云山传奇〉中的两个主角,只用伍块钱就结了婚……”
五妹叹道:“你还有闲功夫寻开心。”
途中要跨过苏州河上的水泥桥,上坡时骑不动,车轮打滑。我连忙下车咬牙用力拉车,四阿姐在后面推车。雪花还在不停地飘,300米的上坡路感觉是那么漫长。我想无论多少辛苦,都要及时把五妹送到医院去。
经医生确诊,五妹得的是急性甲型肝炎。(1988年上海爆发甲肝,几十万人得病)由于病房紧张,五妹只能由我送回家治疗。在我的精心护理下,五妹十天之后就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有一天夜里,我着西服来到五妹的家。五妹又恢复了青春的本来面目,脸上还是那么神采飞扬。
“看你脸上气色不错,恢复健康了吗?”
“请坐!先喝杯茶。这几天你辛苦啦,为我的病,你人也累瘦了。”五妹关切道。
“谢谢,这是应该的!”我停了一会儿,又说道:“我给部队的战友打过电话……他们也问起你的近况,我说她病倒了……有人劝我何必找个病人,应另起炉灶!”
“所以你决定了?”五妹盯着我的眼睛。
“是的!纵然你一病不起,我也等待,哪怕十年、八年,我们的爱情永存。我将对你忠心耿耿,直到死亡!”
“哈哈哈哈……你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今天我也决定了。”
“是吗!与我马上一刀两断?”
“不!我今年春天要做新娘,把婚礼办了!把第一次献给你!”
“谢谢!我渴望这一天的到来,已经期待了很久……”
五妹拥抱着我,我俩幸福地接了个长吻……
好女人是一所学校,她能教会男人做个好人,学会怎样去爱一个人,而少走弯路。

我们有夫妻相吗?

突然想爱你!

  我和五妹在西方情人节这一天,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千年爱如初,万事常如意!

  欢迎您的光临和欣赏。文字和图片均为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