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二十四节气的第十九个,水始冰,地始冻,标志着冬季的开始


冬天其实不适宜种植的,可那天意外的看到了菖蒲,且不管时令,植一株品味一下吧,这菖蒲不是那种公园水边生长高大的黄菖蒲,也不是田间地头随处可见,端午时节和艾叶一起悬挂门边的香蒲,而是一种摆在案头几上,可供赏玩的观赏性品种,金钱,虎须或者石菖蒲,它们体形都较小,叶子细密,绿意盎然,初识得它,是在书本上,两个有些生疏的字,组合起来却极美,相依相偎的,有着分外缠绵的味道,光从字面上,就能读出一幅波光澹澹,草色青青的图画,菖蒲该是从诗经中长出来的草,和蒹葭,荇菜这些词一样,带着诗的特质,长了千年

它的性情自然而然,韵味气度非凡,古人张听蕉云曰菖蒲有山林气,无富贵气,有洁净形,无肮脏形,清气出风尘以外,灵机在水石之间,书上说蒲有苦香,那是男人的味道,折了叶,损了尖你才能闻得到真滋味,细叶倔强而坚挺着,有叶而不用待花,花开又不用求果,在极限的困境中亦能生长,不骄不燥,不怨不忧,这也是我喜欢的因由

菖蒲适宜种植在枯木,瓦片各种古旧的器皿上,尤宜种植在石头上,不着一土,洁净优雅,以石固其根,以清水侍之,以苔藓布之,巧以成景,石头有贵贱,若是巧石,种上菖蒲身价可就了不得了,不过深以为,只要心中有蒲,手中有石,皆可入景,蒲无贵贱人心有高低,养眼就行,独特的审美观还是要有的,附石菖蒲的美,在变化,在因石而 异,在因人而异,是以百人有百法,千石有千蒲

立冬之冬,是韬光养晦的冬,种植就是这样,过程中总能有思有悟,凡有体验有得处皆是悟,古人把这唤做物格知至,植好的菖蒲看上去确实雅致,一晚上的看着它们,心里寂静,莫名欢喜

窗明几净室空虚,尽道幽人一事无

莫道幽人无一事,涉泉盛露养菖蒲

小雪,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个,《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曰,十月中,雨下而为寒气所薄,故凝而为雪,小者未盛之辞,此时阴气下降,阳气上升,而致天地不通,阴阳不交,万物失去生机,天地闭塞而转入严冬


小雪到了,冷空气也随之而来,空气里的寒气重了,窗外无雪,倒是从昨夜开始绵延不止的雨,一直断断续续地飘着,四照园两边的银杏叶金灿灿的,锦瑟小道让人流连,可今天风大雨密,扇形一般的叶子抵不过寒风,纷纷落地,凌乱地打着转儿,最终,又抵不过微雨,蜷缩成一团,湿漉漉的地上,铺满了一层层黄叶,一直以为银杏叶是慢慢变黄的,其实不是,不知那一夜就变了颜色,就像人,有时也是可以瞬间变老的,今天的风声雨声,让人忧惧满腹,像这遍地 的落叶,余生无处可藏似的

晚上的风越刮越猛,细雨霏霏,冷往骨子里渗透,秋冬严冷,百草烂死,但还好有菖蒲青苔依旧,细如毛发绿毵毵,寂寞无人共岁寒,纵便风饕雪虐,亦怆然独馨,看着我的绿茸茸,碧茵茵的苔藓菖蒲景象,忽然间觉得所有的星星都落在我的心上,并且充满生机,怪不得古人好师法于自然,而万物所带给我们的感动,最初,必定是源自于它们在自然状态下的神和韵,就像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需精心去处世,自然就好,物和人都在命里走着,辛兮苦兮自己知,就像时间的长短,向来不仅仅只以分秒和季节的更迭来计算的,历事多了,淡漠了时间就远了,反之如果心存执念,时间也会静止,谓之永恒,物格知至就是这样一下子的理解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皆有灵性欢喜,天地间可有绝美的轮廓,一草一苔细细雕琢,分寸间就有万象森罗,让人恍惚的绿意,看着它们在我手中一丝丝惊艳,一丝丝绽放固有的幽辉,因为不辜负只做最美的风景的手,这无用的美好便由每一处细微生发,让人心里微微欣喜,青苔的样子,菖蒲的味道,使人想起芸芸小民的日子,没有光影的浮华,有的只是不打眼的踏实,生活就在此处,在小草,在小石,在承载的器物,在可用之上的匠心,静静的看着它们,尘世再喧嚣也不会迷乱我的眼

今夜小城虽无雪,但我依然坐在这里,看着我的菖蒲青苔,记下那些和小雪有关的岁月

今日大雪,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一个节气,更是冬季的第三个节气,标志着仲冬时节的正式开始,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大雪的意思是天气更冷,降雪的可能性比小雪时更大了,并不指降雪量一定很大


微凉,微凉的十二月啊

大雪了

大雪过后冬至,一晃又一年,大为盛,至此而雪盛,今日大雪,应是雪白茫茫一片,万物冬藏待春来,只是节气早就与气候不符了,没有雪,自然也就没有,能饮一杯无的邀约,是无名目的遗憾,花落花开,岁序依旧

微凉,微凉的十二月啊

是大雪了吗

可这几日的温度,那里是大雪的时节,像在早春,白天上课坐车经过江边,看江水在暖阳下,如同春水荡漾,风也是暖的,带着沁人的樟树果子破裂的味道,让人醉,好像还在美妙的季节,萧索的冬天,还远不见踪迹,雪只是遥远遥远的梦,晚上下课风卷起落叶,缠绕在脚下,一个人的音乐,配合平底鞋的优雅,身体轻盈了,满眼皆是蓝天白云,旷达则空阔,万般纷扰如尘埃落地,大雪啊你在那里,一年年的时光流转,岁月让人发生变化,从外貌至内心,从青年到中年,从96斤到116斤的体重,从眉眼飞扬,到眼皮沉重,都并非一夕之间,还好有一点还值得人欣慰,那就是慢慢沉静下来的心,让自己照见了本真,知道还有想要坚持的东西,坚定着并欢喜着,重拾起万般珍惜从前,当下,和未来的心,即便严寒萧瑟又如何,还有满是阳光的棉被,一只最好用的热水袋,套着的布套是妈妈缝的,有这些,怕什么冬天严寒霜打,有这些,怕什么岁月残酷,前路艰险,大雪啊我是否还能见到你

微凉,微凉的十二月啊

大雪已至

如果可以

能像周梦蝶一样的选择吗

我选择紫色

我选择早睡早起早出早归

我选择冷粥,破砚,晴窗;忙人之所闲而闲人之所忙

我选择非必不得已,一切事,无分巨细,总自己动手

我选择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十能之己百之

我选择以水为师——高处高平,低处低平

我选择以草为性命,如卷施,根拔而心不死

我选择高枕,地牛动时,亦欣然与之俱动

我选择岁月静好,猕猴亦知吃果子拜树头

我选择读其书诵其诗,而不必识其人

我选择不妨有佳篇而无佳句

我选择好风如水,有不速之客一人来

我选择轴心,而不漠视旋转

我选择春江水暖,竹外桃花三两枝

我选择渐行渐远,渐与夕阳山外山外山为一,而曾未偏离足下一毫末

我选择电话亭多少是非恩怨,虽经于耳,不入于心

我选择鸡未生蛋,蛋未生鸡,第一最初威音王如来未降迹

我选择江欲其怒,涧欲其清,路欲其直,人欲其好德如好色

我选择无事一念不生,有事一心不乱

我选择迅雷不及掩耳

我选择最后一人成究竟觉

冬至,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二十二个个节气,是我国农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冬至俗称冬节,长至节,亚岁等,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时代,我国已经用土圭观测太阳测定出冬至来了,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


冬天的夕阳,在落下的那一刻,带走了白日全部的热量,喧嚣很快就沉寂在这暮色中,天空灰暗压抑到无以复加,傍晚雨以雾的形式来临,酝酿着湿重而彻骨的寒意, 风也无声,就那么四处落下,索性来一场漫天漫地的雪吧,而它又不来,骨头隐隐作痛,弄成一片抑郁

冬至,冬就真到了眼前

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

楼下爷爷又找不到家了,儿子在阳台上说,看向对面楼道,楼道里黑漆漆的

他正大声叫着,谁来帮帮忙,门打不开了,没有人吗

唉,怎么这么晚才知道回家,换了鞋和儿子一起去接他

唉,五楼哦,好不容易爬上去,却走错了门

我招呼着他,儿子打着手电引着他慢慢下楼

他喃喃的说,谢谢了,你是哪家的姑娘,我是第一人民医院的,我儿子大毛,二毛也都是医生

知道哦,你以前还是主治医生,很有名的吧

慢慢挪到了门洞口一再叮嘱他

下次可要记得,纯水招牌下的门洞才是家

也不知是不是这话伤了他的心

他说老了,不行了,八十二了

说着说着哽咽不已,好像老了不如他所想,他觉得怨更多的还是委屈,百倍的委屈

唉,是人都会有这一天的

虽然这样说,但我知道还是无法安慰他,虽然我能感知那份他正在用尽气力经历的事情,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人老了以后像小孩,很容易脆弱,行年渐晚,什么世事没历经过,什么世事没看透过,到最后却还是糊涂终了,身体精神状态还在每况愈下,内心的凄凉和失落,不是一句两句话道得清说得明的,可这所有的一切,又不是那个人能改变的,不是那句话就能安慰的,老了会不会感到寂寞凄凉呢,我认为会的,这寂寞和凄凉顺乎自然,我到了这一天会有怎样的心境呢

冬至了,寒意渐深

看着儿子心里想着

冬至了,唉,大毛,二毛

冬至不仅是一个节气,不仅涉及到人与自然的关系,也涉及到人与人的关系,心灵与心灵的关系,冷空气与热血的关系,越是寒冷的时候,人会越容易感到孤独,越是在孤独的时候,越需要关怀,冬至了,泄露出骨子里是需要一种温柔敦厚来安慰冰冷的心,节气之人文意义,有时候也体现了形而上的时光,广义的生命,天时人事相生,天道人情并行

缩在冬的棉袄里,绵绒绒的衣裳,温暖安心,像把心怀也一并装入了冬,那些臃肿的日子,被这深沉之夜慢慢剥落外壳,生活变得很具体,柴米油盐,爱恨情愁都是一场看不见的风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微风什么时候是暴风雪,不知道大路什么时候崎岖,独木桥以后会不会看见花海

就这样吧

冬至了

又能怎么样

此刻就让音乐与耳朵的空间被长夜的寂静过滤着,静静的听着什么也不想

小寒,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三个,十二月节,月初寒尚小,故云,月半则大矣,大寒尚未至


寒尚小,没有希望中的雪,雨倒是怅怅然的下了一整天,潮湿了每个角落,感觉有点儿什么在一点点散失,但更多的是添就了一份倦意,又将一年流水年华春去渺,又将是新一轮希翼的始草草的终,年末会让凡事种种,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可也只是心绪的又一次波动,只是随意而至,过去就是过去,没有想头的想头毫无意义

小寒,日子渐长的季节,也是一年中最寒冷时分,腊月也随它而来,心头开始晃悠着年的影子,却已然没了小时候那种,穿上新衣服提着一串鞭炮晃荡的喜悦,那样对事物保持单纯的爱,早已在记忆里爬满了青苔,人生的滋味啊,非得到了一定年纪后才懂得细细品味,只是一旦懂了,一切都已经远了,喜厌之心也淡了

小寒看似一切都只是寂寞,凄冷,寡淡,孤独,生活让人默默无语,可越是这样越是得投身其中,至少还要落落大方,带着灰的冷清与些许傲气,契合性格里的疏离感,这样的腔调是一种天性,有人说天性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它可以失去,失去也很容易,失去了那就随便吧,但它还在的时候,你想改变它试试

日子被脚步撵着,腊月有些老有些旧,繁杂纷乱,家里家外各种事接踵而至,腊月是女人的日子

月亮歇得么,歇得呢……

男人歇得么,歇得

女人歇得吗么

歇不得

女人歇了日子就歇下来了噢

像歌谣唱的一样,每年的这个时候,仿佛是要把过去这一年积攒下的力气,连带利息一次性用光似的,堂前屋后,里里外外,彻底的清扫干净,让自己眼里心里亮堂堂的,殷情准备腌制食品,让腊货挂满了房檐屋角,让那些为过年准备的各种东西在腊月的每个日子里逐渐丰满,腊月固有的民俗习惯,让人年复一年地重复着,这也是一种仪式感,由它感知生活的庄重带来对生活的敬畏

冬天本是凄清和贫乏的,寒意让它冰冷,草枯萎,树骨感,可眼里手里习惯的这一切,似乎又让冬日有了充实和自满,似乎门轻轻地一关,年味就从木门缝里飘了出来,似乎隐隐里又有了没有想头的想头

小寒,无雪,也好.......

小寒,有雨,只好........

大寒,二十四节气第二十四个,大寒为中者,上形于小寒,故谓之大,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


还没想好怎么说呢,已是除夕了,大寒都过去好几天了,大寒过后,无风也寒,可寒至极处,也会物极必反,这一阵子天气倒是可人,冬日暖阳,坚冰深处春水生,大寒之"寒"字,是深藏着春之消息吧,可怎么就没有话说了呢,是因为夜还是一样冷一样长吧,是因为那些花花朵朵都在心里蔫了灭了吧,这大寒,叫人该如何说呢

光阴啊,虽不能说白驹过隙,也是苍狗白云,大寒过后,立春将至,新一轮回周而复始,节气就有这样的正,还没准备好呢,人生就在这样一个又一个,冬雪雪冬的日子里旧了,在一个又一个小寒大寒的日子里老去了,深冬未央,只愿静然,许多话就算是想好了又能怎么说呢,唉,是因为和儿子说话早就需要仰着头了吧,是因为爸爸慢慢变得越来越没有我高了吧,是因为那些拔了又来的白头发吧,怎么两天没见长这么多,是因为姐姐说得人心里凄惶惶的吧,轰然一下觉得自己是已老去了,是啊,老了,旧了,找谁对不起

怎么办呢,人生已如此

怎么办呢,低头做事吧

怎么办呢,子时的鞭炮已经响起来了

又是新年新岁了,人声渐渐寂下来时,窗外还是亮堂堂的,烟花无声的开了一朵又一朵,转瞬即逝,好像谁的妙年,让人看了只想掉泪,断断续续地鞭炮声时起时落,是为了更增加此时的夜长人静吧,大概是除夕守了岁之故,做人虽忧心悄悄,又觉爱惜不尽,仍有一丝喜气,真实不虚,真真的是老了吗,人有时候脆弱了就想找个理由哄着自己,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唯有等自己想明白了,其实那里不知道,还只是处在尴尬的年龄呢,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心思只往下沉找个冠冕的借口,好理所应当地自欺欺人罢了

自心,自性

自味,自知

大寒没有想好怎么说,守岁想了又想不知道该怎么说,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篇索性就拿它充当吧,都说春天是新的开始,春从何处来,我庭小草复萌发,单是离离的小草,都知道要这样的好,人生 亦不能有比这更真的了,又仿佛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一样,也想像颗种子一样寻个缝隙萌发,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连同这一阵的心灰意冷也是好的

这冬夜,这尘间,大寒过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