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过年那么的热闹和期盼,穿新衣,放鞭炮,吃糖果,吃年饭,压岁钱,串亲戚……开心的梦里都会笑醒。随着时间的迁移,步入中年的我们,在不觉中过年都已经成了我们的负担,可妈妈却仍然兴趣盎然,并没因自己的年纪和身体而减弱办年货的兴致。一会做这个,一会炸那个,忙的不亦乐乎,我们一致反对妈妈在准备年货,可妈却说,不做家里哪有过年的味道,然后对我们的劝告不理不睬,竟然悄悄的做了好些好吃的。让我们可谓大吃一惊,又不得不佩服妈妈的手艺,品尝着妈妈带给我们的浓浓年的味道。

  妈妈的年味道在炸的油果子里,妈妈的年味道在做的糟肉里,妈妈的年味道在酿的八宝饭里,妈妈的年味道就是爸妈一点一点的给家里购买的各种东西,妈妈的年味道就在进门可以甜甜的喊声"妈妈",妈妈的年味道就在那一桌饭菜中,妈妈的年味道就是三十了有家可回,妈妈的年味道就是家里的欢声笑语。

  有妈就有家,有妈就有爱, 媽媽製造的年味道總是暖暖的,甜甜的,讓我陶醉,讓我們回味。

這味道陪我幾十年,從未間斷過,小時候成了我的期盼,成年了成了我的歸宿。這就是媽媽特有的年味道,那似醇美香甜的媽媽的年味道。

  儿女们都长大成年,媽媽的年味道里又多了幾分自豪,因為她的兒女们能給她的年味道里,添彩了。做飯的任務可以落在兒女的身上了,可媽媽的年味道也隨之多了新的味道,就是不放心兒女的手藝,不時進廚房指導。媽媽的年味道還在飯桌的稱贊聲中,「都會做飯了,味道還不錯……妈妈的年味道还在妈妈盈满幸福的笑容里!

  媽媽的年味道越來越濃,越來越醇,越来越牵动我们的心,。

  如今妈妈离开了我们,阴阳两界的永别,那熟悉,期盼的年味道再也无处寻,擀面条,臊子面,做一桌也都是为了感受妈在的年味道。

没有妈妈的年味道,食之无味,涩而无趣!妈妈的年味道成了我记忆中最美丽的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