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袅袅,在童年里,有烟的地方就有人家,童年的炊烟好比现在的万家灯火一样,象征温暖。记忆里还有一种是浓烟滚滚,这是工厂的烟,现在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而某一天说起烟,竞然生起一种叫情绪的东西,我还为此写了一首诗。

有一些烟是情绪,有一些烟是故事,而有一些烟渲染着历史,比如"新英格兰大屠杀纪念碑"。

很多人都知道"新英格兰大屠杀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杀害的犹太人,修建于1995年。整个建筑群由六个玻璃塔构成,六座玻璃塔上一共雕刻了六百万个数字,表达了对六百万大屠杀罹难者的怀念。

除了玻璃塔外,在建筑群的入口处树立了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马丁·尼莫拉著名的忏悔诗。这些都是广为流传的,而不知道有没有人留意或想过,每个玻璃塔的地下都有热气上升,四季不断⋯

说回地下的热气:每个塔底都不时地有蒸汽冒出,据说这是代表集中营迫害犹太人的毒气。

这些历史如烟,在我们的眼里无非是一个景点,我们走过,我们停留,我们记录,我们也为它写下一点个人的忧伤。

无论是情绪或者是故事,这些东西交集在我们的生命里面。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们的故事,无论是风光无限或平平淡淡,这将会成为历史,风淡云轻地成为历史。

最后这是我为烟写的一首诗:


【诗歌】烟


夜很深

露也重

把自己随意扔在街角

这地方最适合落泊


深深吸一口

那是往事

慢慢吐出来的

是一些回忆


烟雾弥漫间

求的便是隐约仿佛

模糊那些美好的过往

以及眼角的泪色


静静再点燃一支烟

在习惯中吐纳怀缅

轻轻一弹指

跌落的是思念


而那些安静燃烧着的

是寂寞


一月一故事:第一个月【完】


一月一故事:风雪中的年味

一月一故事:风雪中的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