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场实实在在的雪,呼和浩特的冬天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天阴沉着个脸,连续几日,俨然没有半点儿冬的气势。但似乎又不甘心,总要先做个样子,稀稀落落的几片来试探着这大地的反应,竟拗不过它,初来乍道,刚落地便大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也只能在道牙旁、枯草丛、楼顶上找到些许踪影,象是冬的信使,打着前哨做着铺垫,更象是寒冬前的一次预演彩排。

  但冬终归是冬,积蓄的力量总要爆发,悄然间在夜里撒落开来。静静的雪夜,无月且明,屑成星辰,屏点珠莹,无花且开,多了些沉静的美,庄严而肃穆。伫立在这夜色之中,努力地呼吸着,这久违的清爽之气,让人心旷神怡。雪,让冬天有了自己独特的色彩,有了唯美圣洁的情愫,更有了一份冬日里最诗意的等待。带着朴素而圣洁的使命,用自己的身躯掩盖了世间多少尘埃和喧嚣,可雪花却是那般轻盈调皮,从天际飘落下来,犹如翩翩起舞的银蝶,透着生动和灵性。漫天飘舞的雪,洁净的身影和淳朴的灵魂绝对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标本!让你忍不住去捕捉她,追逐她,她却轻轻悄悄地躲开来,或附贴于你的头发,瞬间融化;或藏于你的脖颈,留下一印清凉的吻便隐匿了形迹。孩子们试着抓住一片雪花,去拥抱这专属于冬的精灵,落在小手心的刹那间却消失了。听雪纵情的低语,飞舞的雪总能给人思绪,雪便更多地被赋予了特别的含义。

  雪停后,万物顿时冰清玉洁,仿佛做了美容似的,素雅美丽,一种脱胎换骨似的清新扑面而来。也只有在这最寒冷的冬季,从心底漾起的微笑,用爱熨过的语言,才驱散了我们所有的落寞和悲伤。习惯了温暖舒适,面对着这突兀的寒冷,人们似乎有些不适应,慌乱中,抓起厚装,一下子裹了个严实。但那含笑的眼眸,流淌着深情,幸福的时刻永远被定格在这一瞬间,随处的景让心情自然轻松愉悦了许多。

  雪后的景模糊了边界,模糊了天地,只有那一个个脚印,如细碎的花,缀在地的一角,成为静谧的注释。走向空旷的雪野,像是突然寻到了世界的尺度:自己的脚步。每个踏雪的人,那发自内心的笑,毫不掩饰的荡漾在他们的脸上。树木挂满了条条白絮,松树也只露出点点斑驳的绿来。公园里,孩子们打雪仗,滚雪球,堆雪人,在雪地里尽情地奔跑嬉戏着,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即使寒冷,也藏不住那份激情和快乐。银铃般地笑声似乎把我们这些成人也带回了童年,也有些按耐不住想开战了。情侣们当然也不放过这天赐美景,摄影师忙个不停,让她们摆着不同的造型,洁白的雪也许是她们爱情最好的见证。摄影爱好者狠不得一下拍下所有的风景,不停地换着角度和地点。不知是哪家店面也在应着景,远处依稀传来似曾熟悉的音乐声,好像是那首《雪人》的旋律,因为渐行渐远,听着也越来越模糊了。

  铁骨铮铮的冬,因雪而傲然妩媚。雪花,有一颗素雅的心,不描红妆,不思粉黛。喜欢下雪的日子,夕阳的余辉落在雪上,分外迷人。


散记于一六年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