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皆手机原创


文/默 图/默 器材/华为G7

有些日子了,我想该去看看阿亮了。

开门的是阿亮的妻,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巴掌大的脸上挺着一个如同刀削般的鼻梁,使得眼睛更显深邃,藏着一丝忧郁。她正要出门买菜,自从阿亮病后,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全都落在她弱小的肩膀,阿亮总觉得有些愧疚。

进门便见阿亮坐在沙发上,是木质的。瘦的

只剩骨头的他坐着实在不舒服,虽然垫了个垫子。阿亮看上去呼吸很吃力,似乎想把插在鼻孔里的氧气管子中的氧吸个干净,胸口一起一伏很是明显。

他招呼我自己找张椅子坐下,说:“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我看了眼墙上的挂历,没等我回答他接着说:“四年了,四年前的今天我Q空间写下‘挺住’二字。”我点了点头,当然清楚他说的那天,那天他被确诊为晚期,且已转移了,还是我帮忙联系的医院。

“你知道吗?我那时哭了一宿又一宿,崩溃了,我的世界,这场景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狠狠地泪流满面,真爽。从此啊,宁静的日子打破了,生活彻底改变了。”
“这能不改变吗?不过你比我想象的还坚强,这些年不也就过来了吗?”

我算是了解阿亮的,他乐观,自信,还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他应该挺得住。

阿亮笑了笑:“我总不能整日哭哭啼啼吧,更不可能举手投降。这些年算是明白了,生活不过如此,生命不过如此。当我拼命去追求所谓的成功,成功了又怎样?而当我失败了,那又怎样?面对成功与失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是态度,是以一颗平和的心去对待生活,以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得失。我们在人生的大舞台不过是个戏子,镜头拉近了,你可以短暂露个脸,镜头拉高了,你便消失在茫茫人海,镜头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你尽管去演好属于自己的戏,生活不过如此。”

阿亮喝了口水继续说:“而生命也不过如此。每个人一出生便走向死亡,谁能计算出自己生命的长度,既然无法计算又何必伤神,我们要拓宽生命的宽度,活一天就要一天的精彩,就要去珍惜你拥有的现在。”

阿亮说得很认真,他扭头看了看窗外,“记得史铁生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四肢健全的时候,抱怨周围环境如何糟糕,突然瘫痪了。坐在轮椅上,怀念当初可以行走、可以奔跑的日子,才知道那时候多么阳光灿烂。
又过几年,坐也坐不踏实了,出现褥疮和其他问题,怀念前两年可以安稳坐着的时光,风清日朗。又过几年,得了尿毒症,这时觉得褥疮也还算好的。开始不断地透析了,一天当中没有痛苦的时间越来越少,才知道尿毒症初期也不是那么糟糕。
所以说,生命中永远有一个‘更’,为什么不去珍惜现在呢?”

阿亮断断续续说了许久,有时因为疼痛而停下,有时因为咳喘。我只是静静地听着,知道他此时需要一位听众,喜欢听一些他的故事与感悟。

几天的阴霾今天终于有了阳光,懒懒地落在墙上,阿亮盯着墙像是自言自语:“阳光赐予我们生命,而生命赐予我们的是什么呢?是新生、死亡还是痛苦、快乐,或是坚韧、脆弱...我不知道,但一定是有它的意义,我们不会白来一场。”

告别了阿亮,在路上我便想:难道鸟儿必要自焚才能成为凤凰,生命必要痛彻才能大悟吗?其实静心细想我们所过往的事,一切真的不过如此。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