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世》

《不负如来不负卿》

美人不是母胎生, 应是桃花树长成。
已恨桃花容易落, 落花比汝尚多情。
静时修止动修观, 历历情人挂目前。
若将此心以学道, 即生成佛有何难?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 玉树临风一少年。

那个女子,

满身都是洗不尽的春色,
眸子闪处,花花草草;
笑口开时,山山水水;
但那块发光的松石,
却折射着她一生的因缘,
她坐在自己深处避邪,
起来后再把那些误解她的人白白错过。
一挥手,
六尘境界到处都是她撒出的花种。

夕阳印证着雪山无我的智慧,

爱情与梵心同样白得耀眼,
离别后,晚风依然珍藏着她的誓言。
誓言中的青草早已枯黄,
没有什么远近之分,
世上最远的也远不过隔世之爱,
再近也近不过自己与自己相邻,
此时,远处隐隐传来琵琶声,
那是她弹的,
却不是为我弹的。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桩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

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仓央嘉措

最好不相见,

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
如此便可不相思。
——仓央嘉措

我行遍世间所有的路,

逆着时光行走,
只为今生与你邂逅。
——仓央嘉措

一眼望去,

浮世中的英雄个个落魄,
镜中的美女悄悄迟暮。
我为了死,
才一次又一次地活了下来,
而其他人却随处羞愧。
——仓央嘉措

我伸不出抚摸天空的双手,

那么便让我足踏莲花,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回归深海或者没入尘沙。
我可以微笑着告诉佛祖,
告诉你——我是凡尘最美的莲花。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婷婷袅袅东山月,羞羞答答佳人靥。


允我放轻狂,任心说短长。

秋波生古井,翠黛译风景。

渐渐染相思,垂垂怕别离

翠眉一抹萦怀想,红唇似火生惆怅。


若得并鸳鸯,省教想断肠。

亦如沧海里,得了连城翠。

解我此生忧,甘为汝作囚。

偶然回首桃花渡,肌肤香艳倾城顾。


袅袅似扶风,依稀三寸弓。

求欢辞落日,宝若绿松石。

随手了余情,转头旭日升。

偶然望到君颜色,似乎得了连城璧。


直恨夜漫漫,相思如隔山。

寂寥过半日,梦也无踪迹。

无力运朝阳,思君已断肠。

有情天作春风渡,相逢地合桃花路。


不用弄朱弦,花言谁耐烦?

但将诚义信,各向心头印。

黛印嵌均匀,相思寸寸深。

往来书素传情久,座中一暼心甜透。


玉面竞桃花,娇羞偏欲遮。

明眸偷觑了,笑靥倾城倒。

皓齿溢红云,无端勾我魂。

无情已被多情恼,多情又被无情挠。


不愿别倾城,更思学佛经。

可怜频露怯,不得两全法。

佛法致精诚,一生不负卿。

怕惊父母无言说,只将心语伊前发。


谁料话生风,和云四下疯。

先过情敌处,笑我倾心顾。

再贩瓦头霜,冰心冷断肠。

阿娇已远桃花落,清愁岂可闲池阁?


苦苦卜归期,求签问子规。

只言云水恶,杳若仙家鹤。

可恨梦娉婷,痴痴不负卿。

眼前无有新图画,声声叹息随风挂,


野马尚能驯,隔心人不臣。

空空神力气,白白付流水。

凝恨对斜阳,可怜悔断肠。

苍鹰一怒冲天去,羽毛零乱谁加护?


怒是胆边生,忧思不独行。

一来颜色暗,二把腰围减。

惊觉笑呵呵,人生能几何?

杜鹃漠地归来后,随风渐渐裁花柳。


花柳一时新,无边草木春。

春来相遇好,与共花中笑。

一笑最倾城,何曾负了卿

画图地上分星斗,满天认得清如透。


眨眼测平均,从无错一分。

娇躯虽抱惯,仍未得深浅。

叹息到真心,不知何所云。

此生赚尽缠绵意,同心都结姻缘外。


承宠受恩多,素无报几何。

来生如可待,再与君相拜。

窈窕一婵娟,临风一少年。

画眉阿姊形容好,正扶杨柳歌新调。


解语小鹦哥,暂时话莫多。

听她歌一曲,看否能倾国。

凡事讲周全,相逢总是缘。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喜欢。

仓央嘉措,门巴族,六世达赖喇嘛,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西藏历史上著名的诗人、政治人物。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被当时的西藏摄政王第巴·桑结嘉措认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同年在桑结嘉措的主持下在布达拉宫举行了坐床典礼。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被废,据传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的押解途中圆寂。


仓央嘉措,一个叱咤风云,掷地有声的名字。他的一生,是一册让人穷尽岁月亦不能读懂的经文。在荒芜的雪域,在寥廓的圣湖,在宽旷的神山,他沉静似水,静卧如佛。他的诗歌,如一颗明珠挂在天际,映照着凡间的众生,他的人生,被一缕清风绣在水面,打动了梦中的你我。多少人,不辞万里,跋山涉水,只为将他寻找。明知为此生无缘得见,却还要为一句美丽的诺言,痴心不改。只因他是俊雅的佛,是最美的情郎,是一生的珍惜。

仓央嘉措这个人间活佛,早已幻化为尘,只为与众生,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缘起缘灭,随遇而安。


也许只有过去, 也许只有在回忆里才能再见你。

红尘如泥,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相遇。

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匆匆别离。

也许我还是我,也许你还是你。

也许有一天,在乱世的红尘里,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

那时候,我答应你。

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

并且,再不也轻易说分离。

是梦,就该醒来,有爱,就该延续。缘起缘灭,看似久长,回首也只是匆匆。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我行遍世间所有的路,逆着时光行走,只为今生与你邂逅。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无法用言语形容,粗犷而忧伤。

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 ,我只喜欢在笛声中闻着野草的清香,沉默——苦不堪言 , 我喝水,替别人解渴。

早知辛苦相思篆,不如初始无相见。


一见便相知,哪堪言别离。

寻思相见日,似定三生石。

石上系相思,千年就一回。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 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见你独坐菩提树下, 静默不语 ,前世,今生,来世,一袭袈裟, 一缕梵唱, 一世别殇, 幽幽的 ,一切有了开始。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如此便可不至相恋。 第二最好是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假如真有来世,我愿生生世世为人,只做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哪怕一生贫困清苦,浪迹天涯,只要能爱恨歌哭,只要能心遂所愿。

欢迎关注新疆旅拍微信号xjy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