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此文写就已二十余年耶,虽有瑕疵,但尚有可读之处。今粘贴于此,旨在让有意于茶文化者参考。


我国的饮茶历史源远流长,至清代,饮茶更是盛况空前。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睡前、晨兴,饭前、饭后,以及应酬、送礼,都离不开茶。文学是生活的反映,展现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兴衰史的清代文学巨著《红楼梦》,反映了清朝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的社会生活,自然也少不得饮茶。
据统计,一部《红楼梦》,共出现“茶”字459次。全书一百二十回,只有第二十回没有出现“茶”字。“茶”字出现最多的是第八回,一共出现了18次。其次是第二十四回,“醉金钢轻财尚侠义,痴女儿遗帕惹相思。”有16个“茶”字。
《红楼梦》中第一个饮茶的是湖州人贾化,即贾雨村。贾雨村于落泊之时,碰到了甄士隐,甄便“携了雨村,来到书房中,小童献茶(第一回)。”而《红楼梦》最后一个出来饮茶的人,竟然还是那个来自湖州的贾雨村。第一百二十回,作了道士的甄士隐邀贾雨村到草庵一叙,“雨村欣然领命,两人携手而行,小厮驱车随后,到了一座茅庵。士隐让进雨村坐下, 小童献上茶来。”
另外,作品主人公贾宝玉,其侍童原名茗烟,宝玉嫌“烟”字不好,改了叫焙茗(第二十四回)。用现在的话说,“焙茗”,也就是烘茶的意思。
在贾府,饮茶是相当普遍的一种习俗,不仅老太太、太太喝茶,老爷、公子、小姐喝茶,丫环、仆妇也喝茶。客人来了要敬茶,开家宴要敬茶,连祭祖宗这样的大典也少不了敬茶。黛玉进府,“说话时,已摆了茶果上来(第三回)。”忠顺亲王府长府官到贾府找“琪官”,贾政与其“彼此见了礼,归坐献茶(第三十三回)。”王太医看完贾母的病,到外书房,“说着,吃茶(第四十二回)。”宝玉下学回来,忙不迭地向潇湘馆跑,黛玉见了,微微一笑,因叫紫鹃:“把我的龙井茶给二爷沏一碗,二爷如今念书了,比不得头里(第八十二回)。”贾府劫后余生,贾政与甄应嘉见面,“便悲喜交集;因在制中,不便行礼,遂拉着手,叙了些阔别思念的话,然后分宾主坐下,献了茶(第一百十四回)。”贾母八旬大庆,边看戏边用餐。“少时,菜已四献,汤始一道,跟来各家的放了赏,大家便更衣复入园来,另献好茶(第七十一回)。”元妃省亲,先要“茶三献”,然后“降座,乐止,迎入侧室更衣,方备省亲车驾出园(第十八回)。”第五十三回,贾家祭祖,一道道传上的也是菜、饭、汤、点、酒、茶。贾母病逝前,“睁眼要茶喝,邢夫人便进了一杯参汤,贾母刚用嘴接着喝,便道:‘不要这个,倒一钟茶来我喝。’众人不敢违拗,即忙送上来。一口喝了,还要,又喝一口(第一百零九回)。”更有典型意义的还数第八回,宝玉来至梨香院中,已进薛姨妈屋里头,薛姨妈一把拉住,即令人“沏滚滚的茶来。”坐了一会,宝玉便去找宝钗。刚在炕沿上坐下,宝钗即令莺儿:“倒茶来。”吃酒前,“薛姨妈已摆了几样细巧茶食,留他们喝茶吃果子。”吃了酒饭以后,“又酽酽的喝了几碗茶。”宝玉回到自己房内,茜雪又“捧上茶来。’当时饮茶之普遍、之频繁,可见一斑。甚至黛玉房外,也听鹦鹉叫唤,学着说:“姑娘回来了,快倒茶来(第八十九回)!”
贾府的老爷公子、太太小姐们,还时常把茶席摆到野外,边煮边饮,别有一番雅趣。《红楼梦》写贾母等野外煮茶、饮茶,主要有两次。一次是因东边宁府花园内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具,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游玩,先茶后酒(第五回)。”另一次是史湘云请贾母等赏桂花,贾母等来到藕香榭,“只见栏杆外另放着两张竹案,一个上面设着杯箸酒具,一个上头设着茶洗茶盂,各色茶具。那边有两个丫头煽风炉煮茶,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呢,贾母欢喜道:‘这茶想得周到,且是地方,东西都干净’(第三十八回)。”
在清代,饮茶风气之盛,不仅象贾府这样的大户人家设有茶房,专事供茶供水,而且“满城茶坊酒铺(第八十三回)。”甚至儿女定亲也叫“定茶”。第二十五回,黛玉听凤姐说明日还有一事相求,一同叫人送些茶叶来,就笑道:“你们听听,只是吃了他一点子茶叶,就使唤起人来了。”凤姐笑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第一百十八回,王夫人接到甄家来信,“想起了还是前次给甄宝玉说了李绮,后来放定了茶,想来此时要娶过门。”
从《红楼梦》所描述的情况看,清朝中兴时期,不论是作为封建官僚大家族的贾府,还是寺庙、庵院中的和尚、尼姑,对所用的茶叶,茶具以及煮茶的饮水都是相当考究的。第四十一回,贾母见妙玉亲自献上茶来,脱口就说:“我不吃六安茶。”当妙玉告诉她这是“老君眉”时,贾母接着又问,“是什么水?”妙玉道:“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才接过吃了半盏。第八回,宝玉从薛姨妈家回来,接过茜雪递过的茶,吃了半盏,“忽又想起早晨的茶来,问茜雪道:‘早起沏了碗枫露茶,我说过那茶是三四次后才出色,这会子怎么又斟上这个茶来了?’茜雪道:‘我原留着来着,那会子李奶奶来了,喝了去了。 ’宝玉听了,将手中茶杯顺手往地上一摔,豁琅一声,打了个粉碎,泼了茜雪一裙子。又跳起来问茜雪道:‘他是你那门子的奶奶,你们这么孝敬他?不过是我小时候儿吃过他几日的奶罢了,如今惯得比祖宗还大,撵出去大家干净!’说完立刻便要去回贾母。”幸亏袭人苦苦劝住,否则,为了这碗“枫露茶”,不知要闹得怎样收场。
在贾府,所用的茶叶甚至还有外国进贡的。第二十五回,凤姐送给黛玉,宝玉、宝钗的新茶,就是暹罗国(今泰国)进贡的,而且数量还不少。
在《红楼梦》中,对茶具、茶叶、茶水最讲究的,还要推栊翠庵的带发尼姑妙玉。第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茗栊翠庵》,写到贾母带领众人来到栊翠庵,贾母指名要饮茶。这时,“妙玉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而众人也都是“一色的瓜皮青描金的官窑新磁盖碗。”
对贾母,妙玉虽不敢怠慢,但也不过是应酬而已,只用了“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还有“老君眉”、“旧年蠲的雨水”就应付了,而接待黛玉、宝钗她们的,才真是“奇珍古玩”!应付了贾母众人后,“那妙玉便把宝钗、黛王的衣襟一拉,二人随他出去。”宝玉是瞪着眼睛注意着的,也就悄悄的随后跟了来。“只见妙玉让宝黛二人在耳房内,自己向风炉上煽滚了水,另泡了一壶茶。”宝玉进来后,“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傍边有一耳,杯上镌着‘ ’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宇,是‘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斟了递与宝钗。另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珍篆字,镌着‘点犀 ’,妙玉斟了一 与黛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 当妙玉听得宝玉称赞自己的茶具时,更是欢喜十分,“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雕竹根的一个大盏出来。”“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的吃了,果觉轻清无比,赞赏不已。”连黛玉喝了茶也禁不住说了外行话,被妙玉取笑了一番。原来他们所饮之茶水,竟是五年前妙玉“收的梅花上的雪,一直埋在地下。”谁能想得到!
在清代贵族家庭中,茶具已经远远超出了饮茶的实用范围,被作为一种艺术品来布置,成为房间里不可缺少的摆设。第三回写黛玉初进荣国府,见过贾母等人之后,来到王夫人房间。房内的摆设,除了靠背,引枕、条褥,文王鼎等物之外,便是“茗碗唾壶之类”,“几上茗碗瓶花俱备”。到了东廊三间小正房内,“正面炕上横着一张炕桌,桌上堆着书籍茶具”。第五十三回写贾府元宵家宴,在贾母花厅之上,“摆了十来席酒,每席旁边设一几,几上设炉瓶三事,焚着御赐百合宫香,又有八寸来长、四五寸宽、二三寸高、点缀着山石的小盆景,俱是新鲜花卉;又有小洋漆茶盘放着旧窑十锦小茶杯。”整个布置极显其富贵,而于富贵中又显得高雅别致。
作为封建官僚大家族的贾府,对饮茶不仅有一定的规矩,而且从献茶,饮茶上都可以看出人与人之间严格的等级关系。林黛玉初进贾府,吃完饭后,“各有丫环用小茶盘捧上茶来。当日林如海教女以惜福养身,云;‘饭后务须饭粒咽完,过一时再吃茶,方不伤脾胃。’黛玉接过茶刚想饮用,却‘早见入又捧过漱盂来。’幸亏黛玉细心,聪明,早就‘步步留心’、‘时时在意’,“见了这样许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随的,少不得改了过来,也照样漱了口。然后盥手毕,又捧上茶,这方是吃的茶(第三回)。”
第二十四回写到小红因给宝玉递了一回茶,结果受到了秋纹、碧痕的严厉训斥,秋纹对着小红,“兜住便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到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到跟不上你?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看看,连递茶也有个配不配的问题。
再看第五十三回,荣宁二府行过庄严隆重的祭祀大典后,在尤氏上房,贾母坐在设着大红新绣云龙捧寿的靠背引椅大白狐皮坐褥上。“尤氏用茶盘亲自捧茶与贾母,蓉妻捧与众老祖母。然后尤氏又捧与邢夫人等,蓉妻又捧与众姐妹。凤姐、李纨等只在地下伺候。吃毕茶,邢夫人等忙先起身来,伏侍贾母。贾母吃了茶,与老妯娌闲话了两三句,便命看轿。”由此可见,献茶在封建贵族家庭中,表示着一种很高的敬意。而且,即便在贵族家庭人员内部,喝茶也是有着严格的等级关系的。
《红楼梦》也反映了清代寻常百姓人家的饮茶习俗。第十九回,袭人回家探亲,宝玉悄悄地寻了来。花自芳母子两个恐怕宝玉冷,又让他上炕,又忙倒好茶。袭人笑道:“你们不用白忙,我自然知道,不敢乱给他东西吃的。”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了来,铺在一个杌子上,扶着宝玉坐下,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放在宝玉怀里,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递与宝玉。第四十一回,刘姥姥随贾母等来到栊翠庵,接过贾母喝剩的半盏茶,“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就好’。”“引得贾母众人都笑了起来。”很显然,当时的穷苦百姓根本不会象贵族大家庭那样,把饮茶作为一种逸情雅趣,而往往只是为了解渴。茶叶泡得浓浓的,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才不管什么“牛饮”、“驴饮”。即使花自芳那样的小康人家,其所用的茶具,也是不敢乱给宝玉他们使用的。这一点,在第七十七回也可得到佐证。
当晴雯被王夫人逐出大观园后,病倒在姑舅哥哥的家里,生命垂危,宝玉偷着去看她,只见睛雯忙一把死攥住他的手,道:“阿弥陀佛,你来的很好,且把那茶倒半盏给我喝。渴了这半日,叫半个人也叫不着。”宝玉听说,忙拭泪问:“茶在哪里?”晴雯道:“那炉台上就是。”宝玉看时,虽有个黑吊子,却不象个茶壶。只得桌上去拿个碗,也大也粗,不象个茶碗,未到手内就先闻得油膻之气。宝玉只得拿了来,先拿些水洗了两次,后又用自己的绢子拭了,方提起茶壶斟了半碗。看时绛红颜色,也太不成茶。睛雯扶枕道:“快递我喝一口吧,这就是茶了,哪里比得咱们的茶!”宝玉听说,先自己尝了一口并无清香,只一味苦涩,略有茶意而已。尝毕,方递与睛雯。只见晴雯如得甘露一般,一气都灌了下去。宝玉心中暗道:“往常那样好茶,她尚有不如意处,今日这样看来,可知古人说的饱饫烹宰,饥餍糟糠,又道饭饱弄粥,可见都不错了。”
晴雯所饮之茶水、所用之茶具,正是清代普通百姓人家饮茶习俗之写照。


乾 隆曰:《石头记》是部反书。从书中看出反清复明。
毛泽东曰:《红楼梦》是部反映阶级压迫的书。从书中看出阶级斗争。
俞平伯曰:《红楼梦》是部淫书。从书中看出男盗女娼。
张西廷曰:《红楼梦》是部茶书。从书中看出从头到尾都在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