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的话

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难以想象,如果生命中失去了爱,哪怕只失去那么一点,这世界会变得有多孤独,冷漠?


爱,有夫妇相处相依的平淡如水,相濡以沫。有恋人间的卿卿我我,海誓山盟,甚至山崩地裂。

有父母孩子间的血脉相融,爱在生命的每一个眼神,微笑,在每一天的早晨和夜晚,爱与生命同在。



爱还有祖辈对隔代的慈暧,关切。

那些祖辈好些真的垂垂老矣。

生命也许只是倒计时,夕阳西落。

黑暗已经遮住了夕阳的光辉,只剩少许亮色还在努力挣扎。

即使如此,他(她)们依然愿意将仅有的光亮照拂在孩子身上。微弱的暖意和光亮,是温馨的人伦之美,是爱的颂歌。

上周末,接外孙女放课。说是下午两点,稍早些候那里了。学校我前段有篇介绍过,新开,校舍不错。校门和马路间还留不小的空地,形成一个广场。作安全缓冲带,不至学生一出校门即面临交通繁忙马路。


空地靠右手原先划出7~8个车位。结果也不停车,专留孩子们放班时做个临时停留地。

这里也成礼仪展示区,孩子们在这里列队,互相告别,和老师再见,尔后随父母家人回去。

稍早到,马路两侧车早己接成长龙。校门囗空地上,也聚集着等候的父母,祖辈。分别三三两两,或五六成群,细声交谈着,只等着自家的宝贝。听口音好些来自外省,北方居多。


人群里就见上图老人家,很勉强坐小行李车上。戴顶淡色拼花粗绒线帽,一付眼镜约莫读出老人家的社会身份,许年轻时是位机关干部?也或者是位桃李满园的教师?今番来,不知接孙子,孙女?还外孙或外孙女?心里突有所动,想顺手拍几张,不想,手机还没取出,老太太蹒跚别处去了。

于是只能作罢。

又过小段时,校门终于打开。

先一年级小朋友依班分批列队出。1,2,3,4,挨次在我前述车位上集合。续后我前有落笔。待孩子们纷纷礼毕,四散后与各自父母祖辈汇拢,刚刚那位长者,穿紫酱红滑雪衣的老太太,正我跟前。


如我图片所示,正费力将孙辈的书包往小拉车储物袋里塞。可不知怎么,横过来竖过去,几番三次,就是放不进去。那孩子则手提只塑料小箱,呆呆立一边。也难怪,毕竟才6岁过点。先前看老人行走都不便,也真是的。见外孙女班还没放,空着,赶紧几步上去帮忙。


书包好沉!真的好沉!有次为验证一下自家宝贝书包,明明好沉,电子屏只显示12斤,总感觉称出了问题。


那孩子书包有些大,换种说法,小拉车储物袋小了。所幸最后还是放了进去。自然有老人家感激。

也稍有几句对话。

笔者:奶奶您高寿?老者:快八十啦!嗯,快八十。见那神态,其实也能大致估摸出。心里一阵抽动。我不知这位小朋友家住何处?沿途需过几条车来车往,险象环生的马路?也不知这位奶奶是因孩子父母没空偶尔代次班呢?还是得天天如此?但愿是前者。

现如今,尤其城市,大多一户一个孩子。孩子成全家上下心肝宝贝。平日里的衣食冷暖,学习娱乐,除有父母呵护,关心外,更受祖辈疼爱,惦记。说我图片里老者,其实自顾不暇,早该颐养天年。也为解子女之困。一路抖抖嗦嗦,颤颤巍巍,勉为其难,真是难为了。

图里的小朋友,也许以后与外孙女会有交集。待那时,将这一幕让他重温一下,不知他会有何想?祝愿暂不知姓名的小朋友健康成长。别忘了祖辈点滴之恩。


记住那一幕,记住奶奶艰难的爱,也祝这位奶奶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