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2

曾经当过兵

不是一句轻松的笑谈

因为,那是一种特殊的经历

那是一种无法表达的情感

曾经当过兵

不是一段缥缈的梦幻

因为,那是一生难忘的体验

那是一种生命深处的眷恋

当兵,是荒漠是孤岛是雪山

当兵,是飞机是大炮是军舰

当兵,是吃苦是流汗是流血

当兵,是忘我是牺牲是奉献

当兵,是高温熔炉里的矿石

出炉成了当当作响的钢铁

当兵,是辽阔大海里的浪潮

一排排,卷起无比壮阔的巨澜

曾经当过兵

就是一种生命的机缘

曾经当过兵

就是一种永远的怀念

那是一段无愧无悔的岁月

那是一曲同生共死的和弦

不管你是富有还是清贫

不管你是士兵还是军官

无论何时何地

提起军营的日子

你都会精神振奋,青春再现

无论何时何地

说起当年的战友

你都会热血沸腾,心潮翻卷

艰苦的拉练

会使你周身舒坦

饭前的军歌

会让你浮想联翩

木板床上的整理内务

班务会上的积极发言

都会使你有久违的亲切感

夜间站哨的一声口令

病号饭时的一股温暖

都会是你渴望归队的回归线

(接兵连指导员赖荣兆〈前左1〉,时任机务中队指导员)

(接兵连排长陈明泉,时任通信一连报台台长)

(通信三连新兵短训班班长龚英堂,时任定向台定向员)

(无线电专业恩师王纪锁,时由空司下放在遵化基地锻炼)

你会永远记得接兵的首长

他把你领进军营

让你的面前一片开朗,地阔天宽

你会永远难忘同班的战友

在你身边开怀大笑,畅所欲言

你会永远记得清早出操的步伐

无论是雨天还是雪天

你会永远难忘紧急集合的军哨

忙乱中出错,军衣反穿

甚至,战友间曾有过的小小不快

也成了甜蜜的回忆
离开军营时,依然紧紧拥抱
流泪的刹那,尽释前嫌

(空军遵化基地近距导航台战友  1969)

( 同连队+同乡战友)

(空军遵化基地通信修理所战友   1970)

(空军平泉场站筹建组战友)

是的,光阴似箭

几年,十几年,几十年
当年的战友已远隔万水千山
是的,日月如梭
青年,中年,到老年
时光的流水冲不淡记忆的底片
军营的情景
越来越清地在脑海闪回
当年的战友
越来越多地在梦中出现
这是怎样一种不是亲情的亲情啊
这是怎样一种不是血缘的血缘
为保卫人民的幸福安康
为保卫祖国的岁岁平安
我们这些情同手足的兄弟
我们这些生死与共的伙伴
把生命中最壮丽的青春
留在了军营
把成长中最美好的时光
镌刻在心间

(七十年代)

(八十年代)

(脱下军装,我仍是个兵!九十年代后,兼任所在单位的人民武装部第一部长)

(同村同窗且同年入伍的部分战友九十年代北京相聚)

曾经当过兵

你就会一生引以为荣

曾经当过兵

你就会永远意志弥坚

江河湖海在你的血管里奔突

日月星辰在你的心灵中灿烂

没有什么可以使你屈服

艰难险阻铸就了你赤诚的肝胆

没有什么可以使你迷惘

军营岁月赠与了你钢铁的信念

让我们自豪地说

曾经当过兵,心与心相连

组成不穿军装的军团

让我们骄傲地说

曾经当过兵,手与手相牵

站在祖国建设的前沿

天南海北

我们还生活在一个战斗班

光阴荏苒

我们还置身于一个突击连

战场转换,初心不变

保卫祖国,责任永记心间

祖国啊,只要您一声号令

我们即刻箭步归队

赴汤蹈火,一往无前!


(全国各地空军部队的战友+同学)

(北京军区空军各部队的战友+同行)

(空军平泉场站通信营战友)

(与党校同学在井冈山)

(九八抗洪封堵长江决口处留影)

(与九八抗洪中曾并肩战斗的第一集团军第一师某部官兵合影)

(在朝鲜瞻仰志愿军英烈名录)

(在朝鲜向志愿军烈士纪念碑献花)

(我的战友我的军营——空军航空兵第24师纪念画册封面)

编后记: 

四十八年前的元月十六日,一纸《入伍通知书》,我荣幸地成为军中一员;三十年前的元月,我离别军营转入工业战线。回首那十八载风雨兼程,六千多日日夜夜,曾为军人,是我心中永远的眷恋。今编此作,表达一名老兵的往事感怀和坚定信念!



文                刘金忠

背景音乐    阎维文《曾经当过兵》

编辑            祥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