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荣军刻纸《清明上河图》,以北宋画家张择端仅见的存世精品,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中华第一神品,国宝级文物《清明上河图》为样稿刻制而成,全图宽38厘米,长588.5厘米,由十二幅图组成,共刻制了840个各色人物,牛、骡、驴等牲畜六十多匹,车、轿二十多辆,大小船只二十八艘,树木一百七十余颗。房屋桥梁、城楼等各有特色,体现了宋代建筑的特征。作者用刻纸技法体现绘画艺术,具有线条飘逸、色块浓烈、玲珑剔透、刀工韵味、浮雕效果等独特艺术风格。该作品技术精湛,阴阳巧用,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宁静的乡村

《清明上河图》开篇之作,是汴京城外东南远郊农村。广漠的田野,河渠纵横。岸边老树杈枒,新芽未吐。薄雾轻笼,略显寒意,正是早春天气。小桥,歇脚店,凉棚,椅凳,短篱,茅舍,鸟窝等无不体现出乡村的宁静。一队驮着木炭的小毛驴,沿着河渠迎面而来。仿佛听到踢踏的蹄声和赶驴的吆喝声,清脆而响亮,冲破寂静,顿时使整个原野活跃了起来。画面由乡画到城,表现出与城相连接的乡村的辽阔、遥远,给人以很大的想象空间。

古老的柳林

柳树的主干满身树瘿,有的还空了心,古老而苍劲,主干上发出的新枝,细长而茂密,连成一片葱绿。陆泳“春来无处不春风,偏在湖桥柳色中。看得浅黄成嫩绿,始知造物有全功。”此诗颇与画中之意相同。画面表现了春季的到来,万物生发,欣欣向荣。

春意盎然的市郊

土墙,编篱,富家翁,客商,仆人,或肩或挑着行旅,奔马,扦满枝条的轿子,茅屋,柳荫下黄牛或卧或立,卸了架的石滚,柳枝后面的菜地,打水浇地,地里送粪等。画段从各种元素体现出汴京市郊由远郊到近郊,由略带寒意的早春到春意盎然的清明,由静到动,由序幕到点题,步步引人入胜。

繁忙的汴河

汴河是人工河流,自隋大业(605~618年)初疏通济渠,引黄河通淮,至唐改名广济。是当时南北交通的大动脉,是国家安全的系带,是赵家王朝的生命线。
拥挤的码头,重载的大船,吃劲的卸货,繁忙的餐馆,纸盒类货物摊,爬在船篷上聊天,沿河酒店喝酒等画面体现出热闹的汴河、繁荣的商业,同时通过出城路口上的纸马铺,与前面扫墓的队伍遥相呼应,再一次点醒题目是“清明节”。

忙禄的船舶

搬运工卸货,纤夫拉纤,船工篙将船往外推移,船老大则在船头指挥大声叫喊,舱内妇女带着小孩趴在窗口往外看,近岸边船夫正在往外掏水,大橹拨动的漩涡。把汴河的繁忙推向高潮,同时预示着更热闹的场面即将出场。

热闹的虹桥

虹桥横跨汴河的南北两岸,两头都连接着街道,南岸房屋店铺比较稠密。飞桥没有桥柱,不直接受激流冲击坚固耐用。桥由二十根巨木紧密排列而架设起来的,是一座不小的桥。
河面狭窄,水流湍急,一艘正待穿过桥洞,船舱里的妇女也趴住窗往外看,周围许多看热闹的人群。人们都在关心着这艘航船的安全,桥上桥下,人声水声,连成一片,使我们观画者也心情紧张起来,生动地体现出惊心动魄的场面。
桥面上众多商贩在桥的两侧搭起了竹棚,支起了遮阳伞,摆上了地摊。桥的两侧护栏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中心地带是过往行人的通道,南来北往,络绎不绝,百余人物熙熙攘攘,只见人头攒动。

繁荣的码头

紧罗密布的店铺环绕码头,紧挨着的各种货船停靠两岸码头,准备靠岸或准备离去的货船,店铺中拥挤的餐桌,正在上下船的人们,正展示出城外码头的繁荣。河心中两艘正在行进的载重船只,一艘前后各有六个船夫齐心协力地摇着橹,另一艘则由纤夫在岸上牵拉,两船一前一后缓缓向前行进,把我们的视线引向远方。

多样的生活层面

从码头进城是一条大街。脚店,酒楼,客人饮酒,伙计上菜,马夫休息,独轮车,毛驴帮套,一辆串车,装载货物,“饮子”幌子,大车修理店,大棕盖车车夫,肩挑盒子。“神课”、“看命”、“决疑”,衙署,士兵,僧人等,体现出热闹的氛围。同时体现出当时人们的生活层面是丰富多样的,画家顺手画出寺院、卦摊和与士兵有关的衙署,使观赏者在有意和无意中,触摸到这一方面的人们生活,可以说是忙中偷闲、神来之笔,显得非常自然。

美丽的护城河

护城河环绕城墙,护城河岸绿树成荫,护城河河水清澈,鱼儿欢游,护城桥栏干旁站满观看的人。城门口人来人往十分密集而有序。在城门口的当路中间,有一个老人匍匐在地,他正在向过往行人乞讨,一个骑马的官人,回过头来看了看,而毫无停下来给点小钱的意思。作者通过这几个乞丐表现出人生百态,人物虽然很小,但通过形态语言,把人的内心世界描绘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威武的城楼

城门楼高大而有气势,为单檐庑殿顶,檐下三层斗拱。所有的木结构部分,都被油漆成红色,显得华丽而气派。城楼有斜坡马道,可以骑马而上。城楼室内陈设着一面大鼓,内侧有人凭栏俯视街景。连接城门楼两侧的城墙是土筑的,城墙上长满了老树。
城楼将城划分为城里与城外,但画面安排了一支骆驼队伍正在走出城门,其首驼已探出了多半个身子快要出城,而尾驼仍留在城内。这种手法就像写意画一样,“意到笔不到”,“笔断意不断”。画家实际上只画了两匹半骆驼,而在观赏者脑海里,却是一支很壮大的骆驼队伍,并不因为城楼的遮掩而产生割断,而是人涌如潮,川流不息。

繁华的都市

入城以后给人以气象非凡的一种感受。紧挨着的店铺,高大而装饰豪华,人物与货物的密集与堆积,与城外的疏朗、闲适形成了强烈的对照。
“孙羊店”, “……斤六十口”,“杨大夫□□□”,“杨家应症□□”,“王家罗明匹帛铺”,“□□罗锦匹帛铺”,“刘家上色沉檀栋香”,“李家输卖上……”,“久住王员外家”,书法艺术品店,“解”字招牌…,商埔林立。
小贩、挑夫、士大夫,骑马护送家眷,轿中妇女掀开轿帘看热闹,僧人,士子,书童…,四方商贾、士人云集。
水井,取水,行人在问路,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张择端的高明

张择端在画面中安排了一小细节,看似平常却大有用意,令人深思,即一个人在问路。这个人右手提着食盒,肩上背着一个大包袱,一看他的这身打扮,就知道是个外地人,或者是乡下人,或许他是到汴京来投亲访友的。在这繁华热闹、纵横交错的街市中迷失了方向。上前向门卫问路,门卫们很热心,一边告诉他,一边用手指着方向。问路人便扭转头看着他要去寻找的地方。可是当我们也顺着他转头的方向望去时,只见两侧街树相合,朦胧一片,画卷却在这里突然而止。
前面的街市还要繁华热闹,路线也还要复杂,究竟是个什么样,只有观赏者自己去想象了。事情往往是这样,越是想看的东西,越不让你看,就越叫你放不下,越是去想它。所以《清明上河图》叫你过目难忘,留下一点遗憾和不满足,才具有更大的魅力。

走进民间刻纸艺术,宏扬中国传统文化。

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