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元子

2017-01-10 落叶 阅读 2013 故乡情 - 黄江琴

        豆腐元子又叫米元子,我已是好久没吃过那豆腐元子了,记得上次吃到它已过去三年多了,那味道自然比不上儿时那解放路门店卖的豆腐元子。总想找个机会再去尝尝,不知道那卖豆腐元子的大妈和她的小店还在么?
        记得好多年前常到解放路吃豆腐元子,印象中大妈的店十分洁净、卫生,前面放一条桌,有很多装佐料的罐和碗,左边一煤炉,炉上炖一烧开水的铝锅,身后些许盆碗和一大桶米元子。那时米元子一毛钱一碗 。大妈用那镶蓝边的瓷碗,一排放着好几个,每碗先打上佐料:有虾米、紫菜、大头菜、酱萝卜丁、胡萝卜丁、牛肉末、葱花、姜末、豌豆酱、食盐、酱油、麻油共一十二样。然后用捞笈子(漏勺)在桶内捞一勺豆腐元子,放在开水锅里烫一会,等到热透了就倒在放好佐料的碗里,再加点开水,顾客用调羹搅一下即食,那味道甚是好!香香的、辣辣的、嫩嫩的,再配上一个油香(面窝),吃的满头是汗。只是后来家搬到比较远的地方就再也没去过。


       据传, 唐朝诗人杜甫出川后来到沙市,其弟杜观也到沙市与他团聚,因生活拮据。哥俩便将石膏(固体生石灰)掺在米浆里,利用石膏(固体生石灰)的功用让加热后的米浆落水凝固成团状,制成米元子,加上各种调料配成小吃售卖。生意一开张就兴隆得不得了。后来,杜甫离开了沙市,可这道美食却流传下来。由于米元子起源于杜甫,大家便叫它为“杜甫元子”,时间长了,叫着叫着就叫成了“豆腐元子”。

        我小时候家里也做过这豆腐元子,记得每次母亲先将白萝卜皮掰下,又将胡萝卜切成丝,并晾干。白萝卜皮是要腌制一下的,腌好的白萝卜皮和大头菜切成丁,再备上虾米,紫菜,自家做的豌豆酱等。到晚上将大米倒入桶内浸泡,第二天泡好的大米用石磨点水磨成粉,磨好的稀米粉再放点固体生石灰倒入锅内煮,熟后,冷却,成浓稠糊状。母亲将一铁盒拿出,铁盒的一边有几排大拇指粗的孔眼,母亲将铁盒放在一个装有清水的木盆上用洗衣板撑着,一勺一勺的把米粉糊舀进铁盒里,待铁盒装满后,就用左手挤压着米粉糊,米粉糊从铁盒边部那些孔眼里钻出,母亲右手拿一把汤勺把它们刮到装有清水的木盆里,木盆里很快就落满了凝固成大拇指大小的团子,豆腐元子就成了。父亲、大姐二姐、哥和我围坐在大方桌边,母亲将那些放好佐料的碗,一一摆放在我们面前,又去那木盆里舀出豆腐元子来,放进锅里用开水加热后,往我们面前的碗里一碗一碗的添满。碗里,那元子像玉般颗颗晶莹,那汤像冬梅般一片火红,那细细的胡萝卜丝、那黑黑的紫菜。那白白的虾米,那绿绿的葱花……没吃呢,先就吞下了一口口水,心里早就急不可耐了。我们大口大口吃着,母亲一旁高声说:“还有,慢点吃”。我们犹如过年般的享用。母亲一边望着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照顾着我们。那时,我们还太小、不懂事,都不知喊上母亲和我们一起吃。我们吃好了,母亲总是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自己才去吃一点。逢到年节,家里弄点好吃的,母亲都是这样的。现在想来,真对不起母亲。记忆中母亲的豆腐元子那味道好极了,只是家贫没那牛肉末而已。

       我与c君相邀同去找寻原汁原味的豆腐元子。
        已是严冬了,我们冒着严寒从胜利街寻到梅台巷后到大寨巷,再寻到江汉南路。没见那豆腐元子铺。天气阴霾,风嗖嗖的迎面吹来,冷冷的。走到美佳华旁边一条小巷发现一家小吃店有豆腐元子卖,即要了两碗,店家在一塑料袋内倒出一些米元子放在锅内煮。我问店家,为什么元子放在袋里,店家答:“这是送来的货,都是机制的”。一会,店家将碗里打上佐料,再将煮好的豆腐元子倒入碗内,端上桌来,白白的元子,红红的汤,好看,只是感觉差点什么。c君大呼差油香(面窝),偏寻不见油香(面窝),店家说:“那油香(面窝)因做起来太麻烦,一般也没人肯做了”。此时,只是吃的没那时的感觉了。我慢慢品那豆腐元子,入口也还是那么嫩滑,只是感觉味道差一些,那辣味就不正宗。差在哪里呢?我看了一下店家的佐料,点点,共计七样,远不如记忆中的一十二样佐料,自然差了去。那时的豆腐元子,香辣顺滑,那豆瓣酱,那牛肉末,那大头菜末等......回味无穷。这般味道,我还是想去那解放路找寻记忆中的豆腐元子。

        次日,我约了h君来到解放路,街道有部分的建筑还是过去的,只是有的地方为新建街道让步,被拆迁了一部分。有的2000年左右改建成了楼房,又新建了沿江路。唯有那两条一宽一窄、铺着长长的石板的青莲巷和潘家巷还在,大多数老巷已经不复存在了。大妈开店的地方已不见踪迹。进到大妈以前住过的潘家巷找人询问,得知大妈已走多年,其女儿接班做了几年而没做了,真是遗憾。

        我们顺解放路向西走,来到十四中对面,发现有一石记米元子铺,店面不大,卖着米元子和炸油条、油饼,当即进到店里,要了两碗豆腐元子和油饼。与女老板攀谈得知,解放路现在只此一家,其豆腐元子是接婆婆的班做下来的,婆家姓石,所以招牌打的“石记米元子”。她接手已卖了快三十年了,其豆腐元子是自己加工而成,佐料一十二样,一样不少。端上来的豆腐元子确是原来那模样,白红相间,入口嫩嫩滑滑地,一阵辣味顺喉而下,我合着油饼慢慢地品着,吃到一半,浑身发热,已觉头上冒汗,那味,那感觉,确像当年那般,只是环境不太好,店内破烂。

        吃完出得店来,随手拍下这家小店的门脸,作个留念吧。几十年过去,在这里又寻到点旧时味道,不知再来时,是否还能看到这家石记,吃到这家传的好手艺。

阅读 2013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