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9

    2016年岁末,我和同事一行六人,去了向往已久的坝上。
之前,我对坝上没有太多的认识,只知道是河北与内蒙交界处的一片草原。因此,出发前我恶补了关于坝上的知识,不妨在此卖弄一下。坝上,特指由草原陡然升高而形成的地带,又因气候和植被的原因形成的草甸式草原。张家口以北100公里处到承德以北100公里处,统称坝上。而坝上又分为围场坝上(木兰围场)、丰宁坝上、张北坝上。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围场坝上,其风景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的乌兰布统乡,这里也是当年康熙皇帝亲征,击溃漠西噶尔丹叛军的地方。

12月23日,早上由金华乘G46高铁列車到达北京南,再转乘汽车到达位于金山岭长城脚下的小山村二道梁子已是晚上。金山岭长城在河北滦平县境內,系明朝爱国将领戚继光担任蓟镇总兵官时期(1567-1586)主持修筑,是万里长城的精华地段,素有“万里长城,金山独秀”之美誉,也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12月24日,天没亮我们就登上了长城,架好相機脚架等待日出,可惜太阳只露出半个头就躲进了厚厚的云层,到中午也没出来。中饭后直奔乌兰布统,吃到晚饭已經是八點了。

12月25日至27日,披星戴月奔驰在乌兰布统皑皑地雪,伫立在零下三十度的寒冬等待日出和日落,捕捉那一缕光影。相机电板因长时间在极低温度下而停止工作,不得不取下电板放进怀中温暖后再用。

奔馳的蒙古馬

牧羊晨曲

12月28日至29日,我们去了克什克腾旗,一睹了达里湖冬捕,参加了达日罕乌拉苏木传统的蒙古族集会。

达里湖冬捕,由於时间关系沒有等到拉网。

套馬的汉子

摔跤的勇士

蒙古族婦女

驼铃声声

冬日的坝上,在刺骨的寒風中我情不自禁地把镜头对准他們,是他們的勤奋和敬业激励着我不停地,拍!拍!拍!

在坝上,我已經不自覺得养成了早起的習慣,每天四點不到就会醒来,而在12月31日回程的日子醒得更早。早晨五點半准時从乌兰布統出发,赶到北京南站約下午二點半,G45高铁列車到金華是晚上十點半,赶上回到家中听迎接2017新年的钟声。
在回金的列車上我向同事吹嘘,是牛栏山二锅头支撑着我完成了此次坝上之行。屈指一算,大家共喝掉十六斤二鍋頭,而我则是餐餐必喝。

金秋坝上会更美,天高云淡,层林尽染,色彩斑斕。期待秋天再去坝上。